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116章 祭祖

“一开始,我会怨恨仇妍姐,因为我从小就把她当作是我的亲姐姐,您也把他当作是您的另外一个亲孙女。可在这么危难的时候,她却舍我而去。”果果道:“当时我好恨,真的好恨。可是我很快就明白了,仇妍姐不可能舍得舍我而去。她离开我,是因为她怕连累我,当时她已经受伤了,直到后来相见,我才知道她当时的伤是多么的严重。”
很快,途径了几个大户人家的墓地之后,果果和仇妍终于再次来到冯家的墓地园子前。仇妍皱了皱眉头,即便是无神论的她,也觉得有些阴森的感觉,但她什么都没说,害怕惊到了果果。
雨后的公墓里,到处都散发着泥土的芬芳,虽然这种味道只有酸不溜秋的文人才会把它形容的如此美妙,可果果在某一个瞬间,还真的有些喜欢上了这种味道了呢,不是故作文酸,只是每个人心中都会认为故乡的土地最有魅力。
“仇妍姐姐带我跑出来之后,我们俩就像是无头苍蝇一般呢,那么多人对我们的追杀让仇妍姐几乎一整个星期都没能合眼。”hetushu.com果果轻抚着墓碑上的刻字,虽然地下什么都没有,可她相信爷爷的灵魂就在此地:“后来她把我丢在了一个垃圾场旁边呢,呵呵……当我醒来发现只有我孤身一人的时候,我真的好害怕。”
“只是路过,莫要怪罪,只是路过,莫要怪罪。”果果一边念叨一边走,那样子可爱至极,就算是真有阴魂不散的小鬼,看到她这么可爱的姑娘,估计也不好意思出来吓人了吧。
……
在公墓离开之后,仇妍便和果果去了苏杭一家非常有名的鱼馆,这里是果果以前特别喜欢的一家饭店,只是出事儿以后一次都没有来过,现在有了这个机会,仇妍当然不会错过。
果果当然也是无神论者,可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这种场合下也的确有些让人感觉害怕,换做谁家的孩子估计早都哭的没魂没胆儿了,果果还能一边道歉一边自己大步往前走,已经很不容易了。
自从冯家发生变故以来,果果还真的没有消停下来,她也真的没有机会来到这里述一述心中的那些苦水和欢乐和图书
“她已经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却还把我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故意留下明显的线索把追杀我们的人引走。”果果突然抬头,笑看着仇妍:“就这样,我身边的一切危机都解除了,而她却在各种危险的夹缝中生存下来。一直到她找到我,她都不敢露面和我相见,因为她害怕,害怕又会把麻烦和危险带到我的身边。”
仇妍无奈的笑着跟在果果后面,她是绝对的无神论者,所以根本没有一丁点感觉,就算让她在这墓地住一夜,她都眉头不会皱一下的。
对于一个武装佣兵的领导者来说,死人绝对是晦气的东西,战争之后,他都会尽可能的远离什么死人啊,坟墓啊,因为这些东西的晦气会带给他不好的运气。这也算是一种武装佣兵所迷信的东西吧。
深夜的公墓是那样的安静,本来就地处山区偏僻的地方,入夜之后连汽车发动机的嗡鸣声都变成了一种奢求。如此安静的情况下,秃鹫很难进行跟踪潜行,他想到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比他们更早一步的到达!
祭拜之后便hetushu•com吃喝玩乐,这让秃鹫都迷茫了,难道这真的只是一个引蛇出洞调虎离山的小计谋?难道这真的只是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谎言?是的,或许真的是谎言……
不!秃鹫迅速让自己清醒过来,就算是谎言,那他也要亲手揭穿才肯相信!天降大任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秃鹫怪自己想得太多,他告诉自己要有耐心,一定要有耐心,只有足够的耐心才能让他得到机会。
仇妍的眼眶忍不住红了,她当时真的是迫不得已,但凡她还有一点办法,都不会把果果一个人仍在那地方不管不问的。好在这个世界上,善良的人总会运气不错,果果碰到了她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人,阮清霜。
果果的心情还真是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刚才还沉寂在伤痛里的她,又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起了徐云,徐云给她的生活里带来的,除了欢乐就是欢乐,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妙。
仇妍一边想,一边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工兵铲,虽然这墓地里面夜深人静,挖开坟墓的工程还是要尽可能的安静小心,不要惊扰到那些“http://m•hetushu•com邻居”们的休息啊。
果果和仇妍不紧不慢的走在通往冯家墓地的石阶上,偌大的公墓里可不只是冯家一家的墓地在此,什么张三李四钱二麻子的目的都在这公墓之中,想想两边都是墓碑,还真的挺吓人的呢,就算下面埋得都是骨灰盒,那也阴风阵阵的感觉。
“仇妍姐,其实并不是你把麻烦和危险带到我身边的。而是我把麻烦和危险带给你的,因为我,你才那么陷入生命危险之中。”果果道,她又回头看向墓碑:“但一切不愉快的经历都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很好,仇妍姐也很好。因为我给你这命不好的小老头找了一个靠谱的儿子。有我徐云老爸,一切都好起来了。”
但秃鹫没办法,他不能放弃任何一丁点的机会,或许只是一个刹那的走神,他就可能和那宝贝珀伯玉擦肩而过。别说这里是墓地,就算是尸坑,他也会一直守着。
“果果,你说这些干嘛,冯千岁他老人家不喜欢听这些,你说些高兴的事情吧。”仇妍怕自己失控,不忍再听下去了。
就这样,果果和仇妍在阴晴不定的天气http://www.hetushu.com下,整整在公墓里度过了三个小时。虽然临走的时候果果都意犹未尽,可那潜伏了三个小时的秃鹫真的快要崩溃了!三个小时啊,他都呆在一个墓地之中。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果果的这些话让老天也跟着有些动容,原本放晴的天气又开始变得多云阴沉了起来。
然而等到深夜时分,秃鹫就证明了自己的坚持是正确的。当午夜时分,仇妍和果果再次驱车赶往公墓的时候,秃鹫就意识到这珀伯玉必然跟公墓有关!哈哈哈,皇天不负有心人!
“爷爷,您可能还不知道我最近发生了好多好多的事情。我一直想跟您讲一讲,可却一直都没有机会。”
一下午,秃鹫真的是一丁点的收获都没有,他就像是一个无头苍蝇,一脑子的金星,他疯狂的等待着每一个机会。可果果和仇妍却丝毫没有来这里做正事儿的迹象。
毕竟这大半夜的墓地不会有什么变数存在,仇妍尽量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想必自己真的也有些太紧张了。拿到珀伯玉之后,她决定马不停蹄的就离开苏杭,早一分钟赶到琴岛,就早一分钟脱离危险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