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119章 藏身之处

夜钓的人里也同样存在真正的爱好者和伪钓迷,可有一点是共通的,他们钓鱼都是为了放松身心陶醉情,无忧无虑,胜似神仙的那种感觉。
或许在仇妍做出这个决定的刹那,她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根本不可能是面前那个人的对手,她那么做只是要给果果争取到足够的时间而已。
很快,守墓人放弃了对这件事情的追查,嘴里不爽的骂骂咧咧了几句,然后便打着手电,提心吊胆的离开了。虽然这守墓人最基本的心态就是要不怕什么妖魔鬼怪,但这大半夜的墓地真是有点动静的话,他还是真的有些心有余悸呢。
秃鹫的嗅觉是灵敏的,他的判断也是相当准确的,当然不管怎么样,他都会先来到汽车旁边做一个确定。在他没有看到兮希霍亚族小女孩之后,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小路上进行追踪搜索。
而且果果也不敢去车里取手机,她没办法断定秃鹫是否还有同党就潜伏在她们的汽车旁边等待她的出现,一旦有这种可能性,果果去取手机就等同于是自投罗网。而这墓地附近,果果也没有可以求救和*图*书的人。
所以垂钓者的心思,无一例外,都在这随着水波浮动的鱼漂上呢,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一个小女孩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的蹲坐在了他们支撑好的一排钓杆上。
仇妍倒了,在漆黑的墓地中,即便是守墓人因为异响的声音出来巡查,但也碍于胆量上的原因没有走到这个位置,手电根本照射不到倒在血泊中的仇妍,一块块的墓碑在灯光下忽闪而过。
反正果果觉得这事儿挺残忍,所以就连冯千岁那样一个钓鱼高手,出去钓鱼都不会带上果果的。果果也从来没有任何一次蹲在鱼竿前面。
或许果果还很小,跑起来没有速度,但在神龙大队的这段时间里,她拥有了超于常人的耐力,她可以一直跑,一直跑!踉跄的逃出墓地之后,果果没敢上大路,如果自己出现在大路上,目标实在太明显了。
尽管有时一夜下来,或站或坐,或行走于水库河畔,或与鱼儿角力发狠,也累的腰酸背疼,四肢疲乏,但心灵的轻松和宁静,是什么也换不来的。
说起来这钓鱼其实挺残忍的,人类和-图-书的娱乐项目有些时候还真的是建立在其他物种的痛苦之上。设想若是有一天,天上真的会掉下各种各样的美味馅饼和糕点,当你一口咬下去,一个钩子勾破了你的嘴,直接给你拎起来……那是啥感觉啊?
显然,眼前那一排排的钓鱼竿,就是果果一个很好的选择!果果脱掉自己的鞋子,远远的扔向路面的另外一端,然后悄悄的走向一个下坡,来到这水库周边一群垂钓爱好者的身旁。
而这片大水库旁的路面可以说是一览无余,只要跟上来,就可以断定这附近根本没有藏身的地方,这样对方不会做过多的滞留,会短时间内追击上来,果果知道自己在速度上有劣势,所以她必须机智一点,用一个其他的办法来化解她现在所处于的劣势地位。
归根结底,果果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她无法确定对方人数的原因,若是果果能肯定对方只有一个人,说不定她还真敢反其道而行之呢。
就算是守墓人,内心世界也不可能是完全无畏的。好在这公墓应该不会有什么盗墓贼,不会有现代人把什么金银www•hetushu•com珠宝和值钱的玩意儿扔进骨灰盒的。所以守墓人看到没有声响了之后,也就全当是自己听错了,不会过多的去追究什么。
……
秃鹫对果果的追击仍然在继续,果果一路闷头没命的跑,很快就到了一个在苏杭地区也算是稍微有点名气的水库,这水库以野生鱼种而闻名,水质干净没有污染,所以水库里的鱼也相当鲜美。
奔袭出来十多里路的果果虽然还没有感到什么身体的不适,以她这段时间的体力和耐力训练,再跑十几里路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有一点果果需要考虑到,刚才走的小路上比较曲折,追她的人会停下脚步去她有可能藏身的地方寻找她的存在。
或者说,只要果果面前这支撑好的海竿的铃铛不作响,果果在这里蹲着一夜,估计都没有人会注意到她的存在。钓鱼的人,眼中的世界就只有那鱼漂和自己放空的心灵。
纪晓岚有一首一字诗,写道:一篙一橹一叶舟,一丈长竿一寸钩。一拍一呼复一笑,一人独占一江秋。
就这样,果果虽然没有速度上的优势,却凭借着耐力不和-图-书断的逃向远处。而秃鹫虽然速度远高于果果,却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有可能隐藏起来的角落,搜索每一寸土地的秃鹫,给了果果足够的时间去逃的更远。
在这气温回暖的日子里,自然少不了太多太多的垂钓爱好者来夜钓,水库周圈的水面上,都隐隐约约浮漂着夜钓所用的夜光鱼漂,每个垂钓爱好者也都安静的盯着自己鱼竿前的夜光鱼漂,每当有鱼漂嗖的被吞进时,他们会漂亮的再同一时间来一个反拽,让那些贪食的鱼儿直接上钩。
果果没有办法判断仇妍和秃鹫之间的实力差距,所以她能做的就只是跑,这种时候她没有办法依赖任何人,琴岛到苏杭怎么也有几百公里的路程,她即便通知了徐云,徐云也无法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这绝对是对钓鱼人忘情垂纶的生动写照。钓鱼,并不止是为了有鱼的结果,获与不获全然是身外之物。钓山钓水是一种淡薄宁静超然物外的意境。钓鱼爱好者其实更喜欢置于大自然之中,独自品味一份静谧,一种舒畅,一缕淡然,去品悟出山水之间的怡情所在,而那些为了鱼而和*图*书钓鱼的人,大部分并非是真正的垂钓爱好者,只是自认为自己是而已。
果果做出这样一个选择是明智的,扬长避短,继续逃下去,她不可能拜托追击者,万一对方不是一个人,她更不敢确定自己是否还能逃出这样一段路程。而且她在这里稍作等待,还有一个念想,就是对仇妍的期望。
资深的钓鱼爱好者在这种水库钓野生鱼的时候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啪啪啪的甩上一排海竿,全部都扣在支架上,鱼竿上的铃铛只要一响起,那就说明是有大鱼上钩了!所以一个人坐拥十几个钓竿面前都是正常事儿。
倘若真的有人能帮她,那恐怕就只有她们冯家墓地周围躺在墓碑之下的“邻居”了,显然这更是天方夜谭。果果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所以她现在不能相信任何人,她能相信的只有自己,她要一个人隐蔽起来,一直到徐云找到她。
如果最终的胜利者是仇妍,她来寻找她的话,也不用浪费太大的力气。显然这个奢想让果果自己都不太敢相信,倘若仇妍真的有把握在实力上于对方抗争的话,她就不会让自己逃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