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126章 有线索了

徐云看了眼陈巍:“陈局,还要麻烦你一件事儿,跟我去医院东侧那边的那家连锁宾馆去,让他们配合公务把酒店前几天的监控录像调出给我们看一下。”
这种透明胶布样式的监听设备能无线监听到五百米内的距离发生的事情!徐云深呼一口气,看来这事情还真的是有人从中作梗!但这个人到底是谁,徐云完全没有头绪!
既然事情这样重要,那陈巍也自然是不敢掉以轻心了,他马上通知了那两个家伙,然后让那两个家伙用最快的速度来找他报到,他亲自带两人去见徐云。
陈巍点点头,他知道徐云对这件事情已经有了线索。
“不,这些都是真的。”徐云点了点头:“你们仔细想一想那个人的长相,告诉我。”
“老大,你现在让我死,我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但我死要死的清白。”文枭道:“我文枭若是做半点对不起你炎龙徐云的事情,我不得好死,永世不得超生,生生世世都轮回当畜生!如果你怀疑我,直接动手,我死了就没什么好值得怀疑的了。”
这话徐云相信,对方一定是不简单的高手,两个年轻刑警还真的不可能是对方的http://m.hetushu.com对手。所以他说碰到了像做梦一样的事情,这话是实话。
徐云一怔,文枭面无表情,坦然淡定,一点都没有心虚的表现,他真的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了……难道说,文枭跟这件事情也没有任何的关系……那么,到底是什么人跟这事情有关系呢?
这时候徐云也把之前病房发生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莫问天说文枭身上的昏睡针被人动过,而文枭却对所有事情都一无所知。这所有的事情都联系到一起的话,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那天有人进入文枭病房,意味着那天有人在病房里面做了手脚!
“陈局……我说,我说。”高个子的刑警先开口了:“但我真的只是模模糊糊的意识,没办法确定啊。那天晚上我真的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徐云看到陈巍跟着一起来,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问了一句:“陈局,我想知道一些事情,但因为时间太紧迫,我不得不做的过分一些。”
这个病房里面只有文枭,可事情又似乎跟文枭没有关系……那么,事情就只有一种可能了,病房里面已经被监视或者监听了!只有这一种可和-图-书能!徐云瞬间觉得脊骨都发出刺骨的寒冷,难道他们的一切都发生在别人的眼皮底下!
文枭使劲儿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可仍然是一点都想不起来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他真的完全忘记了那天晚上的事情,就像是自己一直都在昏迷中一样。
“一点都没印象他长什么样子,记忆里就只有一个连帽衣,遮盖着脸。”两人异口同声道。
“肯定有。”徐云拿着手中那块透明带式的监听设备道:“不然这个东西怎么会出现在你的床下。”
徐云把那快透明贴膜撕下来,走到窗户旁边把那块透明的胶膜对着阳光下仔细的看了看,贴膜里面隐隐约约密密麻麻的线路就微妙的显露出了原型!这是一块高科技监听设备!
大致有了端睿之后,徐云迅速拨通了陈巍的电话,让陈巍在离开琴岛赶往苏杭之前,先把那天的两个刑警给他找来。
陈巍是聪明人,也大致能推断出徐云为什么要找那两个人,显然是那天晚上的事情,极有可能和今天几百公里之外苏杭发生的事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不!问题一定是出在这个房间里。徐云在外面的时间里http://www.hetushu•com,只有在文枭的病房里面提起过果果和仇妍去苏杭的事情,而莫问天第一次提起珀伯玉和兮希霍亚族人,也是在这个病房里面!
最终,徐云的目光落在了这病房护理床板侧下方的一块透明贴膜上。一瞬间,徐云感觉自己的脑仁有些刺痛,为什么自己那么不小心呢!为什么自己那么大意呢!
对,现在还有线索,五百米……五百米之内的距离里,似乎只有一家连锁宾馆,如果有人要对他们进行监听,势必会找这样一个地方!徐云很快就把事情整理出了头绪,他看着一脸茫然的文枭,还是相信他跟这件事情绝对没有关系。
文枭完全不知道徐云在说些什么啊,他听得一头雾水,要知道自从他进入这医院内之后,就再也没有踏出过病房半步!他怎么可能做任何其他的事情呢。
徐云一点都不稀奇文枭会忘掉自己眼前发生过的一切事情:“既然对方连这种东西都有,那他也一定会准备点让你忘记某些事情的东西,不然他怎么敢如此放心大胆的把这监听的东西贴在你的床下。”
“嗯嗯,反正,后来他好像走过来,然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和*图*书得了。”矮个子的刑警接话道,他也很惊讶:“然后,我们就被您叫醒了,我真不知道那是真的还是梦境。”
紧跟着,徐云就出手了,简单的空手擒拿,短短的数秒钟之内就把两个身手矫健的刑警给拿下了,都是反关节的控制!只要徐云稍一个用力,就能让这俩家伙断胳膊断腿,直接残废。
两个刑警惊讶的看着陈巍,本以为陈巍会出言帮他们,可却没想到陈巍也瞪眼道:“那天我就觉得你们两个有些吞吐。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如果你们有什么隐瞒的,让我查出来的话,就永远给我滚出警界!警界不要你们这种耻辱!”
“那天晚上你们两个到底有没有印象看到什么人。”徐云道:“我只问这一次,如果你们说没有,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即便是陈局在这里,他也帮不上你们。我也可以挑明了告诉你们,就算我今天把你们两个人在这里废了,你们也没办法把我怎么样。听明白了没有?我没有时间,别浪费你们自己的口水。”
徐云把两人松开了,陈巍也一脸茫然的看着徐云:“他们说的这……是不是太不靠谱了?”
文枭也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块高http://m.hetushu.com科技监听设备:“老大,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难道真的有人来过我的房间……拔过那根莫问天扎在我耳后的银针?”
徐云很清楚,文枭不可能给他提供到任何线索,因为他一定被人动过手脚,彻底的忘记了所有的一切。但有人一定能提供线索!就是那天夜里值夜班的两个刑警。
徐云突然站起身,环顾病房的每一个有可能存在问题的死角,可是一切看上去都是如此的正常啊。根本没有任何地方有动过手脚的迹象。但徐云仍然可以肯定有问题,他搜索着病房里面任何有可能存在问题的地方。
“可我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莫问天不是说,只要有人动了我耳后那银针,我就会苏醒吗?”文枭睁大眼睛,他真的完全不记得发生过什么,看来秃鹫那能让他健忘的办法还是很有效的。
“对,他穿着黑色连帽衣,我们想要问他是做什么的……然后他不听……”高个子的刑警很惊讶同事和他记忆中那模糊的事情是一样的。
矮个子刑警也点头道:“陈局,我们真的不敢说慌了,但那晚上……真的就像做梦一样,我只是隐约的记得有一个人在半夜出现了。”
陈巍点点头默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