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131章 说翻脸就翻脸

杜局长的心态是这样的,工作上的事情和花花世界一样,何必当真的?当真的话那就输了啊。为官有权不过这么十几年的时间,若是这十几年里还操心劳肺的,自己这一辈子图个什么劲儿啊?
“这个还真没有,那个公墓是我们苏杭最高档次的墓区了,风水好,去就必须走国道。过了一个水库之后才有小路能走,不过那小路还不如走大路畅通,走大路能更快一些。”杜玉峰解释道:“我给你指的路,保证是最效率的一条路。”
徐云摆摆手:“谢谢,我不会。”
“杜局长这就是讲笑话了。”徐云只顾着赶路,只能敷衍他一句。
看到杜局长亲自来了,所有人都上前打招呼,并且汇报工作。
“谁知道什么人,身份暂时搞不清楚,可能是上面的人。”杜玉峰道:“是琴岛警方的陈巍陈局长说的,他对这个案件有帮助,让我们协助他。而他的身份也很特殊……”
徐云也很诧异,这也太突然了点吧?刚才还要给自己让烟,现在就突然要动手,这没头没脑的www.hetushu.com人竟然也能当刑警队的人?开玩笑呢吧!
徐云点点头,示意他随便:“杜局,有没有近路?”
其实关于交通安全法的问题上,不仅仅要加大对机动车辆违章的惩罚力度,也要增加非机动车辆违章的惩罚和行人违反交通规则的法律惩罚。比如说你走路闯红灯被抓住,那也要进去吃一星期牢饭,比如那老年代步电动车只要上机动车道就直接扣车当场销毁!惩罚力度虽然不大,却绝对能避免非机动车和行人对交通隐患的忽视。
“兄弟,那么远路赶过来查案子,辛苦了啊。”张元军走到徐云面前的时候,徐云正在观察车门上的血迹,他能根据手指的纤细长度判断出这血是仇妍的,张元军递上一支烟,试图打个招呼。
徐云可不相信陈巍会说那些没用的废话:“既然陈局都说了,那我的情况杜局长也就都了解了。”
甭管他是什么人,张元军都看不起这些靠着父母吃喝玩乐炫耀富有的家伙,想必这年轻人也没什么能耐。
和-图-书这么说就是还没女朋友?那我给你介绍一个吧,绝对是好女孩,长得漂亮,家境殷实,还是公务员,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杜玉峰呵呵一笑:“小徐,你在哪个部门工作?”
“杜局,谢谢带路。”徐云也没有挽留他的意思,扔下一句话就直接奔着现场去了,他们停车的地方,距离那辆仇妍开来的别克商务只有那么几十米的距离。
张元军点点头:“那就协助他呗。杜局,我看这小子有点太张扬了,不然这样,实在不行的话,咱就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年轻人做事儿要低调,要懂得尊敬。”
“有,有车,杜局什么时候走,我马上送您回去。”马上有人上前道。
张元军马上安排人送杜玉峰离开了现场,随后他盯着这辆黑色的卡宴看了好半天,什么级别的小青年能混上这种车啊,也不是军牌啊,私人买得起的恐怕就只能是富二代了吧?
“给我把他拿下!”张元军突然就翻脸了,直接命令众人对徐云动手。
“别瞎搞。”杜玉峰道:“m.hetushu.com怎么说这也是上面的人,适当的让他知道如何做人就可以了。快点,找辆车把我给送回去,我回去还有个会议要参加呢。”
徐云可不傻,当然听得出来杜玉峰是套他话呢,他也懒得揭穿他,随便敷衍一句:“我干个体的。”
杜玉峰已经上车离开,而张元军却连这年轻人叫什么都不知道,他大步的走向徐云那边,想要问问他的具体情况,毕竟这案件也不是他说插手就能随随便便插手的。
徐云不再言语,继续开车往目的地赶去,国道上的车多人多,行人对交通法和交通规则的不重视,往往造成国道上很严重的交通隐患,所以徐云在国道开车一直都很小心。
“我叫张元军,刑警队的。你……”
干个体的?杜玉峰一下就懵了,开什么国际玩笑呢。琴岛警局的一把手会让一个干个体的来协助他破案?不,应该是说,让他协助一个干个体的年轻人破案。
徐云没有再理会杜玉峰的话茬,这个杜玉峰和陈巍之间的差距太大了,面对这么棘手的问题,杜局和-图-书长是一点都没着急的意思,浑浑噩噩的,他的心态徐云非常明白,反正事儿不出在他身上,糊弄过去就算了,何必那么认真呢。
“徐云。”徐云答道。
“嗯……是啊,都了解。”杜玉峰虽然一头雾水,啥也不知道,但却也不得不接着话茬往下聊:“你这么年轻有为的青年真不多了,我是太看好你了。”
杜玉峰显然对这里的事情没有太大的兴趣,他摆摆手,指着徐云道:“这是琴岛警方派来协助你们调查这个案件的人,你们必须全力配合,其他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对了,有没有空余的车,把我送回去,我还有重要的事情处理。”
“小徐,哈哈,我这么叫你,你不会介意吧?”杜玉峰试探性的问道。
杜玉峰在车上想试图和徐云套套近乎,询问一下他的具体情况,毕竟和一个具体身份都不了解的人一起工作会让他感到很有压力。只是在陈巍一方面提供说辞上,杜玉峰没办法断定徐云的具体情况。
就在徐云一说名字,张元军和其他人都一下怔住了,已经有人开口惊呼和*图*书出来:“我说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这……这人……”
“哈哈哈哈,小徐啊,你可真会开玩笑。”杜玉峰咧嘴笑了笑:“行了,你不说我也明白了,工作性质,需要保密,哈哈哈,其实我们都是一个战线的同事,没必要保密的,我刚才给陈局通话的时候,他都说过了。”
杜玉峰有一句没一句的唠着,徐云只是用点头和嗯来回应他,很快杜玉峰就觉得无趣了。好在终于到了公墓区,停车之后,杜玉峰就对现场调查的刑警们打了个招呼。
杜玉峰看徐云不说话,也沉默了一阵子,过了人多的路口之后,他又试探性的开口了:“小徐啊,你今年多大了?有女朋友了没?呵呵呵,我看你小伙子一表人才的,肯定不少女孩追吧。”
杜玉峰很不爽,但徐云现在也看不到他不爽的表情了,杜玉峰身旁刑警队长张元军一眼就看出了杜局长的不痛快:“杜局,这小青年是什么人啊?”
或许是因为徐云一路上的爱搭不理,让杜玉峰有些恼怒,所以他来到公墓之后,甚至连现场都不想去,就准备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