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133章 包场

“墓区取得的一些证物已经被带走去做鉴定和封存了,我觉得你应该去看看,说不定能有怎么发现呢。”张元军突然道:“况且这里已经没什么能研究的了,留下来也毫无意义啊。”
当公墓消停下来之后,秃鹫知道自己可以动手了。其实在警察出现之后,他就没有轻举妄动,他没有逃窜,而是做了最好的隐蔽,只要把这个果果和仇妍两个人看好,就算有警察,也不会找到这水库来的。
“多……多少……”水库管理者一怔,平日里一晚上都能收个三千五千的吧,今天这家伙要包场?那不行,那要坑他一次:“起码八千!”
两个感受到“被秒”的刑警虽然心中不服气,但面对徐云的强大实力,也只能是不得不服,再委屈也没办法啊。很多时候,这力量就代表了话语权,若是刚才是徐云被他们制服,现在他们就不至于这么委屈了。
秃鹫把果果和仇妍全部捆在车里,用胶带封住她们的嘴:“你们最好配合我一点,千万不要让我恼羞成怒,那样对谁都没有好处。明白了吗?”
……
http://www.hetushu•com“我们能配合的一定会配合,可是这地方真的没有找到任何线索,也没有找到任何有可能是犯罪嫌疑人丢下的东西。”张元军道:“作案分子很狡猾,现场很混乱,几乎没有什么有效证据。”
张元军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那显然是有人冲着墓地里的东西来的啊!墓地里的骨灰盒是空的,说明冯明国根本没有埋在这里,而这里被刨开,那埋得到底是什么东西?!
“要多少。”秃鹫根本没理会他说的其他的东西:“多少钱,我包了。”
说话间,秃鹫拿起这水库管理者的茶杯,在手中直接咔嚓捏碎,就见手指在手心搓动,那破碎的白瓷片直接就被碾成了粉末!这可不是魔术表演啊!水库管理者很清楚自己这杯子绝对不是道具,他自己也绝对不是托儿。
“坐这辆车来的人是冯明国的亲孙女,清明节她来这里,你觉得她能有什么动机呢?”徐云淡淡道:“其他的就不用我多说了吧?车上的人,没什么可值得怀疑的,而是有人袭击了车上的人,和_图_书明白吗?”
“今天晚上,水库不要来人钓鱼了,我想一个人在这里钓鱼。”秃鹫非常直接,一句话就说明了来意。
“当然没问题。”张元军点点头,他敢断定这个徐云有事情瞒着他们,因为他太在意墓区里的东西了,或许这里面真的是有什么宝贝呢,不然怎么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珀伯玉呢?这是问题的关键之处,也是徐云来这里第一个要找的东西。刚才一路走到墓区的路上,徐云已经看到了手机里林歌发来的信息,有关于文枭分析的对方的一切东西,徐云都看的仔仔细细。
徐云皱了皱眉头,难道说珀伯玉已经被带回警局的鉴定科了?不管有没有,徐云都要亲自去确定:“能帮我给你们杜局打个电话吧,让他务必命令人把所有这地方带回去的东西都看好!”
“墓地里的东西非常重要。如果你们发现了什么东西,那一定要告诉我。”徐云道:“找不到墓地里的东西,调查什么都没有意义。”
“哎呀,这么大水库,就为你一个人儿啊?你啥级别的大领导啊?”水库管理者http://www.hetushu.com不屑道:“水库又不是你家的,你说咋样就咋样,它是属于我们这地方的,是我们说了算。一个垂钓者一夜三十块钱,一晚上有上百号人呢,你不让来了,那这钱你出啊?”
“现场都发现了什么东西没有。”徐云道:“张队,我需要你能给我一切这地方发现的东西。这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
冯明国墓碑处的现场已经被调查取证过了,所以很难保持最初的样子,但徐云的目标明确,第一个要看的便是冯明国墓碑内的东西,空荡荡的骨灰盒让徐云的心里似乎也被什么东西掏空了一样,他有些头疼,因为珀伯玉已经不见了。
倘若心里觉得不舒服,那也怪不得别人,要怪也只能是怪自己没本事,一点招儿都没有,只能跟在徐云和队长张元军屁股后面一同前往那墓地区。虽然这心里不是滋味,但工作要求却让他们不得不乖乖跟在后面,而且还要全面配合,这挫败感是相当强烈的。
公墓区这一天都没消停下来,现在所有人终于离开了,守墓人对着一群墓碑念叨了半天,说什么和-图-书打扰他们休息了,让他们不要见怪,这都不是故意之类的话。看上去有些神神叨叨的。
珀伯玉没有顺利找到,徐云尽可能的深呼吸,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他知道自己不能把目光锁定在墓区,他需要寻找,把自己的搜寻范围扩大。
“我们来的时候就这样了,肯定是有人来挖了这个墓地。而你的车在这里,那你车上的人……和这个地方发生的事情就存在很大的联系。”张元军皱了皱眉头:“是什么人开你车来的,和冯明国的墓碑又有什么联系,是不是也麻烦你告诉我们一下,不要让我们瞎猜,这对我们破案也有帮助吧?坐那辆车来的人,到底有什么动机呢?”
显然,这现场的混乱代表了一场恶战。徐云皱了皱眉头:“那,这墓地是谁动的?”
果果也不能开口说话,只能点头。现在就算让她们跑,她也没地方跑啊,仇妍的伤势那么严重,现在只不过是止血了而已,跑也根本跑不了多远的。她需要静养。现在能和秃鹫斗智斗勇的就只有果果了。
随着天色又开始暗下来,白天垂钓的人们纷纷准备收拾东西http://m•hetushu.com回家,而喜欢夜钓的人也有提早来占据最佳位置的了。
“我保证不会有人打扰你。”见钱眼开的他一把收起那百元大钞,心里美到天上去了,水库是他们村镇的公共财产,一晚上收多少钱都是基本有数儿的,他只要交五千,那就很不错了,剩下的就都是他的了吗!
秃鹫二话不说拿出钱来,他来到华夏也换了不少的现金,都是一捆一捆的百元大钞,直接一捆扔过去:“这是一万,不用找了。但是如果有人影响到我,我保证你不会有好结果。”
如果说作案现场很狼狈,说明这个秃鹫并没有得到他想要得到的东西,也就说明果果仍然是安全的。这些推论的确是没问题,可是问题来了,如果这推论是正确的,那徐云首先要找到的就是珀伯玉。只有证明了珀伯玉不在对方手中,这些推论才有意义。如果连珀伯玉在什么地方都不清楚,那这些推论就毫无根基了。
秃鹫把两人捆好之后,直接去找水库管理人,这时候水库管理人正在准备收取晚上来垂钓者的管理费,秃鹫突然出现还真挺吓人的,毕竟他一看就不太像是华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