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153章 内贼

当所有人到齐之后,徐云就回避了,杜玉峰把这事儿提出来之后,众人纷纷面面相觑!都惊呆了。
“若是觉得自己要面子,好,都出去,一个一个进来。我一个一个审!”杜玉峰怒道:“我就不相信我还审不出来了!告诉你们,我也是一步一步查案子走上来的,不是无用之才!都给我出去,张元军,你第一个受审!留下吧。”
看起来守墓人特别懊恼,他无奈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长叹一声:“你说你们大半夜不睡觉来给我找什么麻烦啊,我真是对你们这些夜猫子无语了,黑灯瞎火的不害怕啊?!啊!”
“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徐云道,他带果果离开,现在珀伯玉找不到,只有一种可能,当时在现场处理这件事情的所有警方人员都有嫌疑。珀伯玉可没有脚,如果不是有人拿了,是不可能平白无故找不到的。
“我们不是那意思。只是那东西对我们太重要了,所以孩子才会口无遮拦。”徐云有些抱歉,因为守墓人的反应完全没有可疑之处,根本没有让他们怀疑的地方。
“都……都不用啊。”张元军道:“兄弟们家庭成分m.hetushu.com都还算可以,不会做这种事情的……真的……”
“杜局长,都是我的人,我也真的都了解,但真的没有人有这个嫌疑啊,自家兄弟都不是那种人。”张元军苦笑道。
“多少钱都没问题?”守墓人一怔:“我说你俩是什么意思啊?我不是那种人,我从小学就拾金不昧,那首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的儿歌就是根据我的故事改编的,你们可不能乱说这种话!”
“我不管是谁拿了,马上告诉我,现在一切还来得及,我念及旧情,不定你的罪,自己自觉写辞职就好了!”杜玉峰这话也够严重的了。
守墓人怔了一下:“这我还真不知道,别说手感怎么样了,我见都没见到过啊。你们若是丢了东西,那去找警察啊,这地方出事儿之后都是警察保护的现场,我也没再过去过,现在不是还没……等等,你们刚才是不是偷偷去墓地了?哎呀,你们这么做就不怕警察找你们麻烦啊,我……唉,人家警察领导走的时候还特意跟我说,千万注意不要让人随便去那地方呢。”
杜玉峰这可是第一次中枪啊,而且是hetushu.com穿透性的枪伤,伤口里面残留的弹片取出之后,医院给他迅速做了消炎和抗病毒的处理,一旦伤口发炎那可就真的是遭罪了。
虽然受了伤,但杜玉峰的心里到还不算是多么的难过,因为这案子结了,若是那混蛋东西跑了的话那才真的麻烦呢。
“我记忆里是看到过一块玉呢……难道没有在证物室里?”一个年轻的刑警道,他真的见到了,只是看到有人收拾,他就没有再理会,这种东西肯定会进入证物室的。
守墓人唉的叹了一口气:“孩子,这话真的是不能乱说。如果说我见到了你们说的那块玉,我也不可能把玉给你们的,真的,我会交给警察手里面,那东西是谁的,我可不敢说,警察才能断定,知道了不?”
“我也不想乱说话,可毕竟是那么重要的东西找不到了。”徐云道:“我不是想要追究什么,我只是想,如果可以的话,谁拿走的,给我拿回来。我甚至可以出高价买都没有问题。”
所有人一下就都怔住了。
杜玉峰听了这话,冷笑一声,看来这事儿还真的是存在了啊:“到底是谁!摸摸自己衣服上的国徽,问问自和*图*书己对得起这东西吗?!什么东西都敢拿是吧?知道证物是什么吗!知道性质的恶劣程度吗?!别说是一块玉,就算是一颗纽扣,只要这东西是案发现场的证物,就绝对不能归为己有!这是一个警察应该明白的最基本的道理!还用得着我说吗?”
杜玉峰一怔,不明白徐云这话是什么意思:“没有啊,去破案的都是刑警队专业人员啊。怎么了?”
杜玉峰无奈的摇摇头:“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但是徐云既然把话说出来了,那肯定说明有他的道理,你知道吗,那玉价值七位数,这可不是个小数目……队里的兄弟们,谁家近期需要用钱的?”
杜玉峰心里犹如一团乱麻,这事儿可真是够让他心烦的,他马上拨通了张元军的电话,让他带上所有去公墓的人员都立马到病房来集合!
徐云和果果返回的路上,果果的心情很忐忑,她自认为最安全的办法现在居然出了这么大的问题,这可让她如何承受。好在徐云一直在安慰她,告诉她事情一定会解决的。让她千万不要着急。
这话当真是太有道理了啊,如果不是那种人正不怕影子歪的主儿,谁敢m•hetushu•com做守墓这份工作啊,这玩意儿恶有恶报啊,做点亏心事儿还和那么多骨灰儿邻居睡一起,心再大的人也伤不起啊。
张元军一脸苦笑,唉。
“不好意思,半夜打扰,只是想找您打听一件事情。”徐云道:“出事儿的墓地上,是否见到过一块玉佩,大致有她的拳头那么大小,油脂光泽,对着强光看过去有些微透明之色,看上去挺重,其实并没有多沉。”
“警方找到的证物里面没有一块玉,而那块玉就在墓穴中。”徐云道:“一定有人拿了那块玉。”
“懂行的人看到那块玉,至少能估出七位数以上的价格。”徐云道:“我不怪会有邪念的人,我也不是乱说话,我真的承诺,把玉还给我,我愿意给他比他能卖出去的价格更高的价格!就当是感谢他了。”
回到市区之后,徐云顾不上考虑杜玉峰是刚做了取弹手术正在休息,直接去了杜玉峰的病房中。
“你这更不能乱说了,那岂不是诈骗了啊!”杜玉峰连忙摇头:“你别着急,既然你怀疑,我一定会帮你查,相信我,如果是我的人拿的,我一定给你找出来,谁干的这么丢人的事情,我直接开除,决不姑息www.hetushu.com!”
就在杜玉峰心中庆幸的时候,徐云就出现了,没等杜玉峰开口问,徐云就直接开门见山:“去公墓现场的有多少警方人员,有没有临时工什么的?”
“大伯,你真的没见到那么一块玉吗?”果果神情紧张道:“那东西对我特别特别的重要,那墓地是我爷爷的,那块玉是我爷爷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了,如果您拾到了,请务必还给我,您要多少钱都没问题。”
杜玉峰听闻此言,大吃一惊:“徐云,这话可不能乱说,我们可都是警察啊,如果自己的手都不干净,那还怎么做警察啊?这话可不能乱说,会影响我们苏杭警方的名誉啊。”
所有人都出去之后,杜玉峰叹息道:“都是你的人,你最了解,谁最有嫌疑?”
在杜玉峰这一顿怒吼下,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吭声的,全部都面面相觑,因为他们互相之间都了解啊,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人呢?要知道偷拿证物一旦被发现,若是查不出到底是谁,他们整个刑警队的人恐怕都会被牵连的!
都才刚刚散场能准备回家休息一会儿的兄弟们不得不再次起身,纷纷在第一时间内赶到医院的病房中。谁都不知道这又发生了什么大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