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156章 终于找到珀伯玉

几分钟之后,张德义在内屋的保险柜里取出了一个宝贝:“老板,您看看这个。极品南阳玉,一比一百雕刻的九龙玉璧,我这宝贝是不是可以拿得出手了?这玩意儿可是一个朋友放在我这里代买的,价格真的是不菲啊。”
土豪说话肯定不能生气啊,开门做生意的,笑脸迎人,这是最基本的道理了,张德义笑眯眯道:“老板,您一看就不是简单人啊,我店里的玉您要是还看不上的话,那其他玉器店您真的就别去逛了,肯定浪费您眼神儿。”
徐云拿起珀伯玉,心境马上感到一股暖流,这绝对做不了假了:“什么故事?怎么个离奇?”
最后那人硬要取回,张德义还不得不打电话召集了一群兄弟给那家伙放倒了,直接拖去后面仓库捆上了,那家伙身手够好的啊,他好几个兄弟都吃不少亏,就为这张德义也不能轻饶他,先给他扔仓库里捆着,让兄弟们狠打一顿出出气,等到中午饭点儿的时候他再去收拾他。
张德义竖了竖大拇指,再次返回内屋,但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手里端着一个金灿灿的小盒子:“这里面的玉若是还不适合您胃口hetushu.com,那可真就恕我无能为力了,您就去别家转转吧。”
千万,百万……张德义心里都乐开了花,不管怎么说,他收的这块玉最少也已经翻一倍了,而且这家伙又是有钱人,他凭借自己的忽悠技能,一定也能让他再多给出几倍价格来!
“东西不在乎大小,玉品不在乎名气。”徐云道:“最好是手持把玩,我就喜欢那种。”
“老板,我让你感受它的质感,你就算不要,咱以后也交个朋友。这玉来的可不容易啊,故事离奇着呢。”张德义见徐云是真心喜欢这块玉,也就把盒子递了过去。
“拿!尽管拿!我就怕你的东西镇不住店呢。”徐云道:“最好直接给我也镇住。”
“嗯,这还真有点。”徐云伸手过去。
徐云一瞪眼:“我都说了,七位数以下的东西我不看,既然我看上了,我自然知道这东西能值多少钱。但你若是不让我感受感受这玉的质地,我怎么给你开价?万一值千万的东西,我给你开个百万,你能接受吗?”
徐云上下打量着这尊关二爷,真不错,就连他不怎么懂玉的人都看得出来,http://m.hetushu.com这东西是好东西:“这还不错啊,行呀老板,店里还真有点好东西呢。”
“哎呦,呵呵呵,老板,您看我这脑子,我是误解您刚才的话了。”张德义道:“在我眼里外面这些货都是不错的玉玩了,可在您这个层次上,这些东西还真是入不了您的法眼,我的错,我的错!”
“老板,我也是懂行的人,你就别拿些乱七八糟不值钱的东西糊弄我了。”徐云道:“有没有什么新鲜玩意儿,早点拿出来给我看看,我若看得上眼儿,我们就坐下聊聊。只要东西好,我够喜欢,价钱什么的都不是问题。”
“哈哈哈,您那么大一老板,那么有钱,还能在乎我这么点吗。真是开玩笑了。”张德义干笑两声:“说真的,这真是我镇店之宝,若不是今天看老板您和我有缘分,我肯定都不能拿出来呢。说真的,我还真是舍不得卖。”
张德义对徐云已经开始稍微表现出了一丝不耐烦的情绪:“不要大名气的玉,还是手持件儿,品质还不能差。呵呵,你若真这么说,我还真有这么一件,但我就怕你给不起价格啊。老板,你就说说你www.hetushu.com能接受多少价位的吧。”
“我这人喜欢新鲜,就算这玉不是什么知名玉,也没人叫得出名字来,只要够极品,我就喜欢。”徐云淡淡道,珀伯玉稀有的几乎灭绝了,一般人根本辨别不出那是什么玉,但懂行的却能知道一定是好玉。
张德义脸色有点不好看,这家伙是真土豪还是装呢?知道是贵的东西,好的东西就不敢开价了啊:“那您到底想要什么样子的玉玩儿?”
“百万以下的就别给我看了。”徐云不屑一顾道。
“老板,这怎么样。”张德义有些洋洋得意道。
张德义微微一怔:“老板,您这品味够独特的啊。这样,您稍等,我给你拿一件好东西您瞅瞅。”
张德义打开盒子之后,徐云眼睛一下就亮了,珀伯玉!这就是果果那块珀伯玉!
“老板,您真是火眼金睛。”张德义道:“能给估个什么价?”
“不菲?”徐云不屑的晃着手中的车钥匙:“就这东西,真不稀奇,我还有个比这大的,一比七十五雕刻的九龙玉璧呢。你这九龙玉璧,也就我这么一辆车钱罢了。不够档次……”
“这玉啊,是我一个朋友在前几年的和图书时候去玉龙雪山的时候发现的,发现它的时候……”张德义刚要编故事,突然就愣住了,他看到徐云直接把那珀伯玉放进了口袋中:“等会儿,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咱价格可还没谈好呢吧?!”
徐云一边沿着展柜看玉,一边自言自语着:“和田玉,岫玉,南阳玉,蓝田玉,密县玉……呵呵,这些玉我都有,而且还都是名家雕刻的珍品。你这里的这些嘛……我说实话,你也别生气,我还真看不上眼儿。”
“老板对它有兴趣?”张德义看到了徐云的反应之后,心中一阵畅爽,也一阵不安,这块玉是好玉,但他完全不知道这玉是什么玉,他豪赌的出五十万买下的,还没找高人去辨别呢,现在居然就有人看上了?
徐云两手一摊:“什么价格?”
要知道就在一个小时之前,把玉卖给他的那个家伙还来想要赎回,他不肯,对方甚至愿意多出十万,也要把这东西赎回!越是这样,张德义越觉得这东西是宝贝啊,他肯定不能还回去啊。
张德义却一下把盒子拿开:“老板,你也看了我不少宝贝了,这次多少都先给我个价吧,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诚心要和图书啊?呵呵呵,你也知道,我虽然是小本买卖,但这东西也都是宝贝呢。”
“哎呦,瘪犊子玩意儿,和我来这一套是吧!”张德义当时就急眼了,五十万直接让人当面装兜里,让谁谁都急啊:“开辆豪车就出来玩这招儿啊,把玉给我拿出来,我给你个机会!别逼我动手!”
“那可真的是太抬举我了。”徐云道:“既然老板舍不得卖,那我也就不横刀夺爱了。我也不是混社会的,请一尊二爷回去,怕是也让二爷寂寞难耐啊。”
张德义这次是真拼了,拿出了一个高约五十厘米,整块和田雕刻的武胜关公!这玉质玲珑剔透,这雕功栩栩如生,绝对是雕刻大师名家出手的东西。这东西可珍贵的很啊,没有五百万张德义是绝对不会出手的。
哎呦喂,今天是真的碰上土大款了吧?!张德义一边惭愧的说自己没见识,一边心里乐开了花:“老板,您太有品位了!我再给您看一眼,这您若是还看不上眼儿,那我这店可白开了,我可是去拿我的镇店之宝了啊。”
“你的东西,值多少,当然还是你开价了。”徐云微微一笑:“我可不好说,我甚至不想花钱就把这东西拿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