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159章 返程

众人简单的收拾了宾馆里的东西,然后便赶往了琴岛,琴岛还有那么多担心他们的亲人,还有一个需要珀伯玉才能保住一身武修功夫的文枭呢。
“当刑警的可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你还想因公殉职啊。”徐云呵呵一笑:“我呢,也不缺这点,也不着急用钱。你呢,就缺这点,着急救命。孰轻孰重,我不用多说你也清楚。”
“这些就都是你说了算了,哈哈哈。”徐云大笑几声。
“这事儿可不要再追究了。”徐云道:“张队长是个好警察,你若把他给开除了,那可绝对是你的损失。”
“和你一样怎么就没出息了?”徐云道:“张队长,你做刑警多久了?抓到过多少坏人?这些人如果没被你抓住,会犯下多少恶来,给多少人带来痛苦和灾难,给多少人带来严重的个人财产损失?”
“我给你写欠条。”张元军拿过钱之后,咬牙道:“就算我张元军死了,我儿子也一定会把这笔钱还上的。”
两人一路驱车赶回市局,就在马上到地方的时候,徐云突然打http://m.hetushu.com开转向灯,并且往窗外招了招手,示意张元军跟他一起靠边停车。
其实这些都不用他们担心了,张元军早就已经打理好了,以后这地方,他一定会常来的,虽然这地方和徐云没什么关系,但是却因为这件事情,他因祸得福,他这辈子都会到这里来抚慰自己的愧疚。
张元军一脸苦涩的笑着摇摇头,在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弹出一支递给徐云,徐云摆手示意不用,他便直接塞进自己的嘴巴里,点着之后拼命的吧嗒吧嗒狠抽两口,火光没命的燃烧着烟丝,飘出一团白雾。
这一袋子钱少说也有八十到一百万,做手术足够了!张元军就这样站在徐云的面前,沉思了好一阵子,终于他做出了决定,伸手接过了这笔钱。只是因为他真的太需要这笔钱来救命了,没有其他的原因。
“堂堂刑警队队长,竟然能让几个地痞流氓给打成这样,你也真是混的够可以啊。”徐云停下车走出来,笑眯眯道:“就你现在这情况,我看还是不要http://www.hetushu.com回局里了,让人看到会影响形象。一会儿我给杜局长说一声,你直接回家吧。”
徐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扯远了,可能最近雾霾太严重吧,又好几天看不见蓝天了:“钱的事情你别放在心上,老人的病情更重要。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有机会琴岛见,我做东。”
“可是这……”张元军愣住了。
……
张元军不说话了,他一直都没觉得这有什么,因为他是一名华夏刑警!他就应该做这些事情,那是他的职责,是他的义务!
杜玉峰不好意思的摇摇头:“惭愧啊惭愧。”
“杜局长,我懂。”徐云道:“谁这一辈子还没几次糊涂的事情啊。若是我碰到这样唯一的能救自己亲妈的机会,我也肯定会下手的。呵呵……以后你也多给你的人发点奖金,做刑警不容易啊,尤其是一个敢承担责任的刑警。”
返程的路途总是让人心旷神怡,只是开车走了一半的时候,果果才突然想起来,也不知道现在她家公墓是不是已经被修复好了?还http://m.hetushu.com是说没人管没人问了呢?
徐云拍了拍张元军的肩膀:“已经拿到手的东西就不要想那些没有发生的可怕事情了。”说完,徐云突然打开后备箱,在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纸提袋,直接递到张元军面前。
劝走了张元军,徐云便到市局交了一份工作报告,完事儿便又赶到医院去和杜玉峰当面做了个道别,珀伯玉的事情解决了,徐云就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担心事了。
很多时候,人做事总会有一个念头,邪善之间若是不能把握好,只会让人后悔终生。
“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还。”张元军道。
“一定!”张元军两眼泛着泪光,激动不已,这个救命恩人,他姓张的全家都要铭记在心!
“每一个人,每一个工作岗位,对于这个社会,都有他存在的意义。没有什么出息不出息的,并非所有大老板所做的事情就是有本事的,搞化工的大老板有钱吧?搞水泥的大老板有钱吧?搞煤炭的大老板,搞房地产的大老板,都有钱吧?但他们做的事情还都污染环境呢。”徐云和-图-书道:“我反而觉得环卫工人更伟大一些。如果有一天,当人们出门都只能带着防毒面罩的时候,在那个年代,环卫工人的工资绝对要比那些大老板还要高……因为他们做的事情更有意义。”
“不追究了。”杜玉峰道:“但是他这队长是一定要撤,多少也要给他一个批评教育,若不然他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
张元军一怔,低头看了一眼,透过纸提袋口看到了一捆一捆整整齐齐的艳红钞票,当时张元军就懵了。他从未想过徐云说的那番话是真的,而徐云居然真的言而有信的拿出了这么多钱给他。
徐云点点头:“那这样吧,以后你儿子若是有出息,当了大老板,就连本带利的多还我一倍。若是和你一样,心甘情愿做一个为国家付出一切,赚的钱也只够小康水平的话,那这钱我就不要了。怎么样?敢不敢赌?”
张元军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可万一他以后真和我一样没什么出息,那岂不是……”
杜玉峰得知徐云找到了东西,心里也松了一口气:“都是张元军和*图*书一时糊涂。他平日里真的不是这种人的。”
“你是怕你儿子真成大老板要多还我一倍啊?真小气。”徐云摇头道。
“我这样的人还在乎什么形象。”张元军心里仍然非常愧欠,对徐云的愧欠让他坐立不安:“今天若不是你,我还真不知道会被那几个人修理成什么样呢。挨几拳到也没啥关系,若是这玉拿不回来,我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离开医院之后,徐云带好了珀伯玉赶去和果果他们会和,仇妍的伤势恢复的很快,那些灵药加上她的体质,让她和他们一起赶回琴岛已不成问题。而寒战这次来就是保护果果,自然是要寸步不离。
“这里面的钱应该足够你拿去给你母亲治病了。”徐云微微一笑:“我也祝她老人家身体健康,早日康复。呵呵,若是不够呢,你也上班那么多年,就自己垫上点。若是有剩余的话,那就留着给老人家买点补品补补身体。”
张元军也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听到这番话之后直接就两行热泪滚落下来,他真的不敢相信徐云的以德报怨,这让他那份愧疚都无地自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