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170章 忠义

文枭对项叔这话也只能是半信半疑:“项叔,这么大的事儿,难道您真的就没有听说过?那您在华夏的眼线就真的有点太废物了,我看有必要给换两个。”
“项叔,黑狗是个忠义的人,如果我真的要另起炉灶,我相信他真的会帮我。”文枭突然开口帮巴顿圆场:“只是我现在真的没有那份心思,所以黑狗仍然只会忠心与您。”
文枭就怕巴顿会表露出什么,所以一直都是紧缩着眉头。
项叔说完这句话之后,也一直都在观察巴顿的反应,如果他忠于的不是他而是独眼,他一定会有所反应。好在这个结果让他满意,巴顿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怎么,回到华夏之后又觉得手痒了?”项叔道:“独眼,你若是想要回来另起炉灶的话,我绝对第一个支持你!你放心,不管是你想要地盘,还是想要人手,项叔这里都有!”
“项叔,我这次能活着回来,真的是九死一生,在这里除了您之外,我也找不到第二个能让我信任的人了。”文枭道:“我就是来这里求条活路,找个避风港,避避风头。”
“独眼,哎呀呀呀,真是好久不见啊和_图_书,你小子不声不响的就跑了,真是我们佣兵组织的一大损失啊。”项叔微笑着走向前来,就像是对待一个许久不见的晚辈一般的关心,伸手捏了捏文枭的肩膀:“可以啊,身体结实的很,怎么说退出就退出呢。”
对于项叔这种睁眼说瞎话的行为,巴顿仍然一言不发,他不知道项叔是故意骗文枭,还是再试探自己。巴顿的内心挣扎了很久,还是决定闭口不言,他知道一旦他说错了什么,不但自身难保,说不定还会连累文枭呢。
“如果独眼要另起炉灶,你就去帮他。”项叔道:“你们之间的关系我很清楚,君子不夺人所爱,就喜欢成全他人之美。你跟我的时间虽然不久,但你这个人我了解,是个讲究的汉子。”
“秃鹫死在华夏了?!”项叔一脸震惊道。
项叔点点头,顺着文枭的话道:“是啊,我觉得也很有必要了。这么大的事儿,我居然能一点消息都没得到!养了一群吃白饭的东西,哼。”
“这说的是什么话啊,谁不知道你独眼是一匹黑马呀!”项叔道:“我现在还能有口饭吃,那也是要谢谢你给http://m.hetushu•com我面子,若是你小子想上位,把我拉下马还是非常轻松的事情呢吧?哈哈哈,是你给我面子,我虽然人老了,但不糊涂啊。”
两个人说的都是些恭维话,但却也都让对方心里丝毫不会感到反感。毕竟他们说的也都算是实话,只不过是稍微的夸张了那么一点而已,并没有违背事实。
巴顿拼命的点点头,他心里很清楚,还是文枭对他好,其他人都是胡扯的!即便是项叔平日里对他真的很不错,那也是不会把他当朋友看待,只会把他当作手中的一颗棋子来对待。因为他有用,有巨大的杀伤性,所以项叔才会对他好。
当然,关于巴顿的立场问题,项叔心里也很清楚,不管巴顿的表面做的有多么的充足,他都很清楚,在他和文枭之间的选择上,巴顿会在最关键的时刻毫不犹豫的选择文枭。
巴顿沉默了,他不知道这个问题他要如何回答。
说罢,项叔对巴顿招了招手:“黑狗,过来!”
“独眼,你回来不是为了另起炉灶,那是为了什么大事儿?”项叔笑着转移了话题:“难道说我这老头子还有和_图_书什么其他的事情上可以帮助到你吗?”
巴顿一言不发的站在原地,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也不敢乱开口说话,生怕一句话说不对,就会引来大麻烦。
巴顿心里的一根弦儿迅速蹦了起来,他径直走到项叔身旁,低声道:“项叔,您吩咐。”
巴顿看到文枭的表情之后,马上一脸严肃的对项叔道:“项叔,我已忠于您,您就别开我的玩笑话了。”
这个禁忌文枭也明白,所以他看到巴顿的时候也只是轻描淡写的,一个眼神便带过了,他也不希望自己的老部下会因为自己的存在而得罪了项叔,毕竟现在他是项叔的人,跟他一丁点关系都没有,这点自知之明若是没有,他就白混佣兵圈了。
面对项叔的试探,文枭早就做好了应对的准备:“秃鹫死在华夏了,不知道项叔您有没有听说过?”
项叔笑而不语,他再揣着文枭这句话的意思,但是想了半天仍然不明白文枭什么意思:“华夏没有你的活路了?独眼,这你可就开玩笑了吧,难不成你在大陆惹上了什么大麻烦?”
文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项叔,说出来不怕您笑话,就我这点水平,www.hetushu.com真觉得自己不适合吃这碗饭了。以前做过什么对不住项叔的事情吗,还望项叔多多谅解。千万别跟我这小辈一般见识。”
这句话还是文枭告诉巴顿的,所以这一刻巴顿选择了沉默,他相信文枭能判断出项叔这番话的真伪,不管怎么样,不管他表面上看上去是否属于项叔的人,在他的内心深处,他仍然是站在文枭那边的。
“黑狗,跟项叔好好混,项叔不会亏待你的。”文枭淡淡道。
“项叔这是笑话我呢。”文枭哈哈大笑几声:“有您在,我哪敢造次,当年能在这圈子里混口饭吃,也都是项叔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我一条活路走,我独眼虽然愚钝,但是这点事情还是看的出来呢。多谢项叔栽培了。”
一句话两种说法,倘若不是文枭先表明了自己不可能再另起炉灶,那让项叔感觉黑狗会帮他的话,恐怕项叔就不会有心情笑出来了。
“哎呀,哈哈哈哈,黑狗这是要认真了。”项叔哈哈大笑几声,回手拍了拍巴顿的肩膀:“你这样的人才,我还真舍不得把你送人啊。只不过……你原本就是独眼的人,倘若独眼要回来另起炉灶,你真能眼睁睁和-图-书看着不管不顾?”
站在项叔身旁的巴顿微微一怔,他有些担心,因为项叔明明知道秃鹫已经死了,可现在还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这显然是一种欺骗。但碍于自己的身份立场问题,巴顿什么都不能说,只能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
对于这个答案,项叔还是非常满意的,他点点头:“是啊,我也相信黑狗是忠义之人,如果他连你都不帮的话,我还真的不敢重用他了呢。哈哈哈哈,我就喜欢这种重情重义的人!讲究!”
有些时候,沉默是金。
所以,只要文枭在,项叔就绝对不能重用巴顿参与任何这件秘密中的事情,一旦让他参与,他一定是坏事儿的那个人。
当文枭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巴顿差点就激动的冲上来,但碍于项叔在场,他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冲动。毕竟他已经改随项叔,若是再把文枭当作自己的主子一样来对待,势必会让项叔的心里感觉到不爽,这绝对是佣兵圈子里非常严重的禁忌。
巴顿一听这话,眼睛都发亮了,当他兴奋的看向文枭的时候,却在文枭的眼神中看出了不安,很快,巴顿就意识到这有可能只是一句套话而已,雇佣兵最怕的就是不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