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176章 心理战的鸿门宴

说着,项叔激动的站起身来:“事实证明,我是可以的!!我就是适合放在这个位置上的人!是那些人有眼无珠的看不到我的优点!打压我!让我没有用武之地!”
文枭笑着放下手中的酒杯:“我也一样不喜欢利用我的人,项叔,看来我们真的是投缘啊!”
文枭一怔,虽然项叔这说法似乎有些夸张,但是也真的反映了某一段时期荒唐的历史现状。
“我当然考不上大学。在我人生最灰暗的时候,突然有了一个机会,部队来招兵。”项叔道:“我当时就发誓要做一个好兵。事实证明我适合当兵,自从新兵训练开始,我就什么都拔尖儿,在新兵训练结束之后,空军大队的人就看上了我,给我做了身体素质的测试,然后把我带去了空军大队。”
“但是我不想就这样毁了我的前程。”项叔道:“我为了证明我有能力成为一个真正的特战队员,我逃离空军大队,独身一人潜入特战大队,就因为这件事情……我被部队开除了,而且还面临一个五年的监禁。”
项叔想要拿文枭最薄弱的心理环节作为突破口,走到文枭内心最深处,只有这样,他才能搞清楚文枭这次www.hetushu.com在华夏发生了什么,才能断定秃鹫电子邮箱里面那视频讲的究竟是不是真实的。
想要试探文枭其实很简单,项叔当然不会表面上和文枭撕破脸,也不会让自己手下三虎去做这个恶人的。刚才巨人克拉克就已经表现出了对文枭的不友善,现在这个恶人自然是由他来做最合适不过了。
“独眼,以后项叔这地方就是你的家。”项叔把酒一饮而尽:“有些人会背叛你,但是项叔不是那种人,项叔知道什么叫义气,我的兄弟也都知道我这个人的脾气,我把你当兄弟,就绝对不会出卖你。当然,我也不喜欢我的兄弟利用我,那会让我很失望的。”
“荒唐的不仅如此,我也从小开始磨茧子,可是当我到年龄的时候国家恢复高考,凭借的是知识和实力。”项叔哈哈笑了笑:“可我什么都不会,我懂事的时候,就开始磨茧子,除了磨茧子,我什么都不会。”
文枭沉默着,那是他这辈子最不想要回忆的一段经历,他揉了揉太阳穴,对项叔微微一笑:“项叔,其实有些事情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人生真的会充满太多的误会了。和*图*书
说到这里,项叔无奈的摇了摇头:“我真的没想到自己会沦落到那一步。当时若不是有人窝藏了我,我恐怕还会被抓回去再关十几年。当我看到那通缉令之后,我就有了潜逃出来的想法。既然华夏不留我,我就要成立我自己的特战部队!”
“因为您是人才,他们当然不会放人。”文枭皱了皱眉头。
想到这里,项叔就不得不更加小心应对这件事情了,他得知秃鹫那段秘密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他要看看文枭的伤势到底恢复的怎么样了。如果真的有那么惊人的恢复自愈力,那项叔便会百分之百的相信珀伯玉的存在。
说罢,项叔长叹一口气:“我记得很清楚,当年我已经二十九,五年,如果监禁五年的话,我就三十四了。我真的没那么多时间浪费我的大好年华。我用了三年时间研究清楚了监狱的构造,趁着雨夜越狱成功。”
项叔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他对文枭没有了信任,因为文枭变了,之前的文枭对待他先提起的这种事情充满了仇恨,然而现在的这个文枭却一直在试图谅解过去发生的一切。
文枭咧嘴一笑:“我这样一个废人,哪还有什和-图-书么可利用的价值啊,哈哈哈……”
项叔笑着端起酒杯:“是啊,人生充满了太多的误会,有些事情的确是可以一笑而过。但有些事情,过不去那可就是真的过不去了啊。心态不一样的人,结果也就不一样啊。”
这种变化可不仅仅体现了一个人的心理问题,也体现了一个人的立场问题。文枭的立场发生了改变,所以他才会站在对立面的立场去考虑问题,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讲,说明文枭成为对立方的人了。
项叔淡淡笑了笑,端起酒杯:“我很久之前,听一个大师讲过一番话,听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废物。只要把他放对了位置,他势必会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会成为所有人都羡慕追崇的偶像,只要位置对了。”
“项叔,部队有部队的规矩,有部队的原则,有些事情怪不得部队。”文枭道:“他们那么做,有他们的理由。”
文枭端起酒杯大笑几声:“名人就是名人,说话都是那样的有水平。都厉害的很啊。看来项叔是找对了自己的位置,所以才拥有了今天的这番成就啊。”
这顿饭虽然看似平静,但却是项叔的一桌鸿门宴,而这鸿门宴不是舞剑www•hetushu•com的威胁,而是精神上的威胁和打压。
“我被空军大队培养成了空中的特种兵,我不仅仅会开飞机,我的其他项目一点都不比侦查大队和特战大队的人差事儿!”项叔道:“我想去真正的特战队,我不想开飞机了。可是空军大队不放人。”
“是啊,每个人都有适合他的。我记得很清楚,在我很小的时候,华夏建国初期,那时候高考是挑选人,我记得非常清楚,一个大我十几岁的老哥,因为手面上的茧子足够厚,被选中了,推荐去上大学,因为他茧子厚,就证明他有坚毅的心。”项叔似乎很怀念他的童年:“那时候之后,所有想上大学的人,每天什么都不做,就是用双手去摩擦土地,为了更厚实的茧子。”
“哈哈哈,若是说到借用的话,那拿破仑这话也是借用了李白在《将进酒》中的那句。”项叔道:“天生我材必有用。”
文枭惊讶的看着项叔,想不到项叔的故事还挺曲折的。
“那个大师恐怕是借用了拿破仑的话。”文枭咧嘴一笑:“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废物,只不过没有放对位置。”
“糊涂?”项叔道:“我看你就是那一瞬间才清醒了吧?你就是一直被人和-图-书洗脑着,当你突然清醒了之后,你就会被视作威胁,然后就会有命令要除掉你,你不跑出来就绝对没有好下场,难道不是吗?”
“理由?我呸。”项叔道:“独眼,关于你的故事,我也听说过一些。你是特战队员,你为什么背叛?你心里怎么想的?”
“项叔,我敬您,再次感谢您的招待。”文枭也不想纠结在这个话题上,说多了对他而言,真的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还不如早点结束这顿饭,早点让他一个人回去休息,他也能想想办法和林歌取得上联系。
“那时候的确太荒唐了。”文枭道。
“我只是一时糊涂。”文枭不想再提起这件事情来。
“我成了全国通缉的通缉犯。”项叔道:“然而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我只是想成为一个特战队员而已,而我也用我的实力和能力证明了,我有这个能力成为一个合格的特战队员!但为什么很多人却把我当作是恐怖者?”
文枭一怔,他真的没想到项叔居然也是个军人。
“嗯。是投缘。”项叔道:“独眼,你还年轻,很容易被人利用,仔细想想自己现在是不是正在被什么人利用着呢?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啊,尤其是最亲近的人,最可能利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