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188章 撕破脸

“我们这样下去,谁都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倒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项叔道:“这里是我的主场,所有的人都是我的人,你觉得你即便是有一个团队,又能在我的手中逃脱吗?”
“独眼,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么简单的道理不用我教你了。”项叔微微一笑:“你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让你的朋友出来,大家一起面对面的话,那就是朋友,倘若藏头露尾,那可就真的是鼠辈的行为了。”
当一切都挑明了之后,文枭也意识到真的没办法再装下去了,但他还留了一手:“项叔,我来找你,就是谈这件事情的,但是你一直没给我机会,我也不知道怎么样你才能相信我说的话,所以我才……”
“文枭啊文枭,我倒要看看你的嘴巴到底有多硬!”项叔的声音开始变得阴冷起来,他狠狠的甩了一下手,对众人下令:“搜!格杀勿论!!”
“你觉得可能吗?我一个人,来对你下手?”文枭无语的抬起双手道:“我独眼可真不觉得我自己有这个能耐!”
“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啊,都这时候了,还关心着我那重要的事情呢。”项叔咧嘴笑着道:“呵呵www.hetushu.com呵,我的事儿都是小事儿,根本不值一提,独眼老弟你的事儿才是大事儿啊。”
项叔说话的同时,已经有手下人前去确定,果然,里面的人已经昏迷着被抬了出来。
这个条件非常好,也非常具有威胁性,项叔笑了笑,摆手示意所有人都把枪给放下,对林歌笑道:“年轻人有魄力,但是冲动是魔鬼,这次算你走运。”
项叔又哈哈的笑了几声,他走到文枭身旁,用只能文枭自己听到的声音低声道:“独眼,你可真的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我不挑明,你就一直抱着侥幸心理,对吗?好,那我挑明,秃鹫邮箱里的秘密,我都知道了,我不仅仅知道你在不久之前还差点死了,变成了一个废人,我还知道你能这么迅速的恢复,完全都是因为有一块兮希霍亚族人长期佩戴的珀伯玉滋补了你!”
“我?”文枭一怔,一脸茫然道:“我没有什么事情啊。”
相反,其实文枭现在真的一点都不怪林歌。就项叔这包围式的回防速度,显然是早已准备,就算他们当时没有返回基地内,而是选择逃走,也http://www.hetushu•com会被项叔的人在半路上给拦截住,到时候恐怕直接就打起来了。
项叔淡淡道:“所以,除了你之外,你还有帮手。而且这家伙现在恐怕也在基地里,若不然的话,你应该早就逃走了吧?”
“独眼,你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棒的演说家。”项叔笑着拍了拍独眼的肩膀,虽然他就站在独眼身旁,他也一点都不担心独眼会对他动手,项叔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只可惜,你碰到的人是我,而我这个人,特别讨厌演说家。”
“项叔!!”文枭大喝一声:“你如果想知道这件事情更清楚的秘密,那就不要轻举妄动!不然我是不会帮你的!”
林歌心中一惊,这货不会是要交代吧?可就算他承认了有人存在,林歌也不敢相信自己出去之后不会被人给当场弄死啊。
厨房里的林歌听到这话,当时就摸出了匕首,心中骂了一声,这老混蛋也太狠了一点吧?格杀勿论?好!那老子也让你知道知道,老子也不是好惹的!老子今天杀一个够本,杀俩赚一个!看看到最后赔本儿的是他妈谁!
厨房里的林歌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和_图_书当这个叫项叔的家伙出现之后,他就知道今天在草地区的时候,带那么多人出来扫荡的就是这家伙,这声音太熟悉了。
“如果你和你的人,能有实力和我拼一下,你也不至于在我面前一直拖延时间。”项叔道:“现在是不是很后悔?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文枭咽下一口唾沫:“项叔,你已经开始怀疑我了,所以不论我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要杀要刮悉听尊便。我来是求合作的,若是项叔一意孤行,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面对步步紧逼的项叔,文枭脑子里根本想不到什么理由继续伪装下去:“多谢项叔关心,我没事儿。只是……项叔您不是出去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吗,怎么突然回来了?没耽误了重要的事情吧?”
林歌这带刺儿的话直指项叔,一瞬间,所有佣兵手中的武器都瞄准了林歌,只要项叔一声令下,就算林歌是神仙,也会被子弹瞬间打碎!
“算了吧,你就别继续伪装下去了。”项叔冷笑一声,继续压低声音道:“独眼,虽然我不是多么了解你的性格,但是我很清楚兮希霍亚族人和珀伯玉的秘密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绝对www.hetushu.com的力量,意味着绝对的统治!这种秘密是不会有人愿意分享的,你来找我,只是因为担心我知道了这个秘密,想要对我下手而已。”
一听这话,林歌也不干了,反正早晚都要被抓住,老子硬汉一条不能落得一个鼠辈的名号吧!
文枭苦笑:“可惜真的没有人,只有我自己。”
项叔身后,丁才,井供,天六这三大高手已经都对文枭形成了一个包围圈的站位,项叔耸了耸肩膀:“独眼老弟,该知道的,你恐怕也都想明白了。通讯信号监控室里的人现在是不是已经被你打昏了呢?”
“项叔,我不明白您再说什么。”不到最后一刻,文枭都不会随便承认什么,除非项叔先松口,若不然他必须装傻装到最后一刻,他没办法断定项叔是不是在试探他,是不是再诈他!
哐当!林歌一脚就把厨房的门给踹开了!他冷笑一声:“说谁是鼠辈呢?老子只不过是有点饿了,来你这里吃点夜宵。真他娘的小气,吃点夜宵也要动用这么多人对付我?哼,我看你才是无胆的鼠辈吧?”
林歌一脸不屑,轻哼一声。
项叔摇摇头:“你知道我不会杀你的,因为我还有事情需要搞www.hetushu.com明白。但是……和你一起的人,我恐怕就不会放过了,除非你现在就让他出来,我们还有可能坐下一起说几句话,说不定我会改变主意的。”
虽然这一点就连文枭自己都觉得是天方夜谭,但他仍然对此抱有希望,因为这是唯一的希望,他没有其他的办法。
“慢!”文枭终于扛不住了,项叔的命令已经下达,那可真的是格杀勿论的命令啊。他不敢拿着林歌的命来做赌注,如果林歌出了什么意外,他就没脸去面对徐云了。
这一刻,文枭剩下的只有苦笑。
嘶——!林歌倒抽一口寒气,如果这事儿最后因为自己搞砸了,那他哪里还有脸去面对徐云啊。该死的!林歌恼怒自己啊,如果重新做选择,他一定选择听文枭的,说不定现在他们就已经脱离重围逃了出去。恐怕文枭现在已经恨死他了吧?
那样他们的结果仍然跟现在没什么区别,都是凶多吉少。甚至都没有现在这样对话的机会。至少现在文枭希望用自己来拖延时间,让林歌想到能逃出去的好办法。
而且他能这么快回来,显然是给他们设了一个圈套。原本他们是不需要跳入这个险境的,但是却因为他的任性而把文枭也给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