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193章 危机四伏

然而到了这佣兵团基地周边之后,巡逻压力就大了很多,两队人,每队有六人,不停的在基地内外转来转去,显得非常谨慎,整个佣兵基地内也相当的安静,气氛显得非常的紧张。
这一手刺杀真的是太漂亮了!听到花小楼的轻呼,徐云他们即便是看不到远处黑暗中发生的事情,也能知道这一切都搞定了。徐云松了一口气,马上下令前进。花小楼也第一时间通知公孙冷等他们,他们马上赶到。
“项叔,您好好休息。”三人纷纷告辞!
“项叔,看来您已经有办法了?”丁才一怔道。
钱风的开口虽然有些泼冷水,却也提出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刚才这地方都出现爆炸了,现在竟然能这么安静,老大,你觉得他们的情况能好吗?”
可想而知这次项叔把兵力收缩的有多么的厉害了。
“行了,你们都回去睡吧,我再考虑考虑。”项叔淡淡道。
这些佣兵每一个人都杀虐深重,每个人的手上都不知道有多少的血债,真的可以说是死不足惜。而他们走上这条路也就都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本来这就是卖命赚钱的买m.hetushu.com卖,死亡对于他们来说非常正常不过了,根本没什么好惋惜的。
“呵呵……不管怎么说,独眼都是华夏特战兵出身,你觉得这样的人,你对他动刑有什么效果吗?不会有效果的。”项叔道:“今天关他们一夜的水牢,让他们吃点苦头,明天我再想办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看看他的反应吧。”
丁才点点头,他们都很清楚,两条鳄鱼不至于让那种级别的高手丧命,但在水中一夜的两人也都耗尽了体力,再让鳄鱼骚扰一下的话,上岸之后就算有什么其他非分的想法,也没有那个力量去做了。
寒战只带了装有消声器的手枪和作战匕首,轻装上阵,在深夜里就像是影子一样潜入了敌方的阵营之中。虽然这时候项叔基地内的所有人都紧绷着一根弦,却还真没有人注意到有人潜入。
丁才点点头,姜还是老的辣,项叔考虑事情总是比他们更全面。
徐云耸了耸肩膀,估计他们的情况是好不了哪里去,但他内心仍然有一抹希望,希望他们一切安好啊。
一切来的都太突然了,对方狙击手刚和_图_书刚掏出手枪的刹那,公孙冷就已经将手中匕首挥舞过对方脖颈!一直抱着狙击枪瞄准看着的花小楼都忍不住轻呼一声漂亮!
一张好好的地图,已经让他拿着的红色水笔画的不成样子了。但项叔仍然无法推理出两个问题,第一,兮希霍亚族人到底是不是他们口中说的小女孩,还是另有他人。第二,珀伯玉到底是还在琴岛,还是又回到了苏杭,还是说有可能去了华夏任何一个地方。
在徐云他们赶到之前,公孙冷把尸体重新放回了聚集处,卸掉了枪中的子弹,还是把人摆放成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只是这人的身下,现在已经是一片血泊。
天六开口道:“项叔,如果您没办法相信他的话,那我们就动点私刑。说不定他会松口的,到时候说的话,有可能就是真的了。”
“你不懂,因为我们没办法确定还有多少人知道这个秘密,一旦有人快我们一步,只需要一步,我们就将遗憾终生!”项叔道:“而且这件事情一定要去华夏完成,在华夏多一天,就多一天的危险。秃鹫的死已经提醒我们了,整个世界上,华夏就m.hetushu.com是佣兵最大的禁地,我们敢去,华夏特警和特战人员就敢抓我们。”
丁才一直陪在项叔身边,他一点都不担心水牢里的两个人会闹出什么麻烦,他担心的是项叔自己会被这件事情折磨崩溃:“项叔,其实你想要的东西在哪里都不重要,我们实在无法判断出来的话,那就一个一个城市去找,早晚能排除掉。”
项叔在三人离开之后,目光仍然盯着那张地图。但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想到,刚才他的对话已经被刚刚潜入进来的寒战听的一清二楚,为了避免被察觉,在那三人离开的时候,寒战把自己整个人藏在黑暗之中,连呼吸都彻底的屏住了。
项叔正在他的房间里绞尽脑汁的思考着关于兮希霍亚族人和珀伯玉的事情,他的案桌上有一张华夏地图,琴岛,苏杭,地图上画着两个大大的红色圆圈,项叔时不时的会用红笔在琴岛位置画向苏杭位置,过一会儿又会在苏杭位置,画向琴岛位置。
徐云他们跟上之后,几人再次一起前进,让他们感到非常不可思议的是,这一路上他们唯一碰到的具有威胁的屏障就是这个狙击手了和*图*书,再也没有人阻止他们直接深入对方腹地之中。
徐云他们潜伏在外面,观察了好一阵之后才找到能够潜入进去的破绽,但是他们不可能全部进入,因为现在还没有办法确定林歌和文枭是不是真的在这个佣兵基地内。如果两人没有在这里,他们跟这佣兵团发生冲突的话,真的是毫无意义,只是消耗自己的体能和武器装备物资。
“这件事情,前期情报非常重要。我没办法彻底相信独眼……”项叔叹了一口气。
公孙冷太清楚这道危险的屏障对于他们来说有多么大的意义了,他必须要达成老大和兄弟们的期望!一瞬间,公孙冷就如同爆发了小宇宙,身影一闪就来到第二棵树下,而紧跟着,他甚至不给对方反应的时机,就再次闪到第三棵树木之后!
项叔的智商和情商都超高,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倘若林歌早一点知道这个人的脑子聪明成这个样子,也不至于因为言语上的冲突而导致他们两个人都被关入水牢之中了。
“人是否在是一个问题,人在这里处于什么情况也是一个问题。”徐云道:“如果他们能很好的融入在这里面,我们http://m.hetushu.com也需要从长计议。”
这话既安抚了三人看似冷静实则澎湃的内心世界,也给三人吃了一颗定心丸,让他们三个人更不会萌生反叛他的念头。
这两个问题几乎耗尽了项叔的所有精力,他真恨不得把这地图直接撕个粉碎!
项叔看了看丁才,又对另外一旁闭目养神的井供和天六道:“如果只是我,我拼一拼就拼一拼了,大不了一死,反正我也多活了几十年,早已经够本儿了。但是你们不一样,你们还年轻,我不想你们和我一样去赌命。”
“我先进去看一看。”寒战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人在,我们布置战术,如果人不在,我们不要打草惊蛇。”
这一下对方狙击手就晃了,对方距离他还有不足十米距离的地方,他甚至连瞄准的机会都没有!就在对方狙击手准备起身后退并且更换近身武器手枪的时候,公孙冷就好像摸清楚了对方的想法一样,直接脱离掩体,迅速冲上前来!
项叔摇摇头:“我晚上再琢磨琢磨,或许能有更好的办法。不过,你们也别让他们太轻松了,明天放他们两人出水牢之前,先让那两条鳄鱼和他们戏戏水,给他们点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