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194章 夜深人静

抱着观察的心态,寒战开始寻找水牢处,当他察觉到目标点的时候,多少都感到一些吃惊,因为他确定了水牢位置之后,却发现那地方竟然没有人把守。整个基地那么多深夜巡逻者,都没有到水牢这边巡查的意思。
林歌哭笑不得:“寒战哥,你快去和我哥商量商量,想想办法把我们给弄出去,这臭味已经熏了我一宿了,我都快忍不住吐了。”
自然环境中的鳄鱼或许还没有这里的鳄鱼口臭,因为自然环境中有一种叫燕千鸟的小鸟,那是一种体型非常小的小鸟,有着细长的嘴巴,是给鳄鱼清理嘴巴的鸟,也被叫做牙签鸟,也有人叫鳄鸟。
一股子鳄鱼的恶臭味道钻入寒战的嗅觉之中,寒战相当震惊啊,这家伙居然用鳄鱼给他看管水牢,怪不得不需要人来看守,鳄鱼可比人要警惕多了。
“文枭,你说这话有什么意义吗?这就跟说这锁没有钥匙有什么区别吗?”林歌道:“那老狐狸随身携带着钥匙,我们谁有那本事在他身上把钥匙给拿下来?肯定会惊扰他好不好!”
就在这时候,远处的脚步声已经传来。
“钥匙就在佣兵团的领导者项叔身上。”寒战道:http://www•hetushu•com“我敢肯定,他一定会随身携带这把钥匙。”
寒战悄悄的观察了一下,他真的是佩服设计这水牢的人啊,把关人的水牢和关鳄鱼的水牢用铁栏格挡开,或许只需要手指轻轻触动机关,就能让那两条口臭的鳄鱼饱餐一顿。
所以大家才都会喜欢用水牢来关押人质或者俘虏,既能缓慢的消耗被关押者的体能,又能保证被关押者的安全,绝对是他们的首选。
说到寒战的潜伏能力也真的是非常厉害呢,他都已经来到水牢旁边了,水牢里的林歌和文枭却仍然一点察觉都没有呢。
得到这条消息之后,寒战并没有着急离开,既然已经潜入进来,那就先找到水牢位置再出去,不然一会儿就算是进来展开救援,也还需要重新寻找水牢点,到时候人多,目标暴露可能性更大,倒不如他自己寻找来的安全。
寒战在黑暗中微微一笑:“文枭,你做事还是那么谨慎小心啊。连我的声音都不敢确定了吗?我知道你们在这里,是我潜入进来听到的。你若还不相信我是黑龙,我可以给你讲几件只有你和我知道的糗事。”
文枭毕竟多hetushu.com年没听到过寒战的声音,所以想要确定一下,现在听到寒战这么说,他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呢。
“我是先进来探路的,老大和兄弟们都在外面。”寒战继续压低声音道:“你们随时做好准备。”
为了引起两人注意又不惊扰到那两条鳄鱼,寒战顺手捡起一粒药片大小的石头,噗通丢入水中。
“不等接应你自己也出不去啊。”林歌跟上一句:“你就跟我一样,好好养精蓄锐吧。”
寒战退出基地的路程也是极为小心翼翼的,一旦被发现,那可是前功尽弃了。基地外面的徐云等人都在耐心的等待寒战回来,只要基地内没有发生什么异响,就说明寒战没有暴露目标。
这种感觉真的让人感到非常不爽,非常可怕。
“若是惊扰了那老狐狸,他肯定会把鳄鱼放给我们玩一玩,就连我现在的体力我都不敢保证自己能和那么大的畜生玩儿多久,你觉得你能坚持多久?”林歌道:“咱俩出不去就给鳄鱼咬个半死。出去也是半个废人了。”
寒战皱了皱眉头:“这锁只有一把钥匙?钥匙在哪?”
“我只是想确定一下。”文枭道,他突然想到有事情要提醒寒战和_图_书:“我们没那么容易救出去,这个水牢的锁跟水下铁栏有机关相互联系,除了唯一的钥匙打开,任何外力破坏,都会使得水下铁栏打开,鳄鱼会直接游过来。”
现在两人身体都异常冰冷,若不是非凡的身体素质和适应环境的能力,恐怕早就承受不住这种折磨了。
这情况还真让寒战有点摸不着头脑,然而越是这样,寒战知道就越是要小心,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有诈。等到第二波巡逻队经过之后,寒战才出动,他的身影一直都潜伏在黑暗之中,等他来到水牢旁边的时候,就意识到为何这里根本没有人看守了。
在这片地区生活的家伙们似乎都特别喜欢水牢,好像自己的地盘没有这样一个地方关押人质和俘虏,那就不成一个真正的营地似的。其实这样非常正常,普通的牢笼很难关押住有冲击力和威胁力的人,而且也无法消耗被关押者的体力跟能量。
“巡逻队来了,我现在就离开,你们千万等我们来。”寒战说完不等两人回应就匆忙离开,身影再次陷入到黑暗之中,完全没有人察觉到他的出现和存在,他就像是一道深夜里的鬼魅,来无影去无踪。
“你怎么知道我们m.hetushu•com关在这里。”文枭仍然提出了自己内心的疑惑。
“这意思是说,人鳄同笼?”寒战倒抽一口寒气:“想不到设计这个水牢的人比我想象中的更变态,还有机关呢。”
虽然这声音极为微妙,但还是瞬间让水牢中的两人警觉了起来!文枭目不转睛的看着黑暗处,人影的轮廓已经非常清楚了,林歌也不再浮在水面上睡觉了,他可不想死在睡梦之中。
这绝对是减少了鳄鱼患有口腔疾病的好朋友。然而离开了自然环境的鳄鱼可就没那么好运气了,燕千鸟可没那胆子来到一个充满人类的圈子里帮着那两条水牢里的鳄鱼剔牙,所以这两条鳄鱼的口臭要比自然环境里面的鳄鱼臭的多。
等到项叔手下三虎散去之后,寒战才开始继续悄悄潜行,按照他的经验来分析,他不难判断出水牢的大致位置,现在要担心的是水牢处有多少人把守,他应该如何避免。
鳄鱼一吃东西,牙缝里就嵌进了肉屑残渣,慢慢地腐败生蛆,燕千鸟在鳄鱼稀稀落落的牙齿中间走来走去,剔牙齿,捉蛆虫,侍侯得鳄鱼舒舒服服,即便是鳄鱼睡着了,只要燕千鸟到它的嘴边,用翅膀拍打几下,鳄鱼都会自动张开大hetushu.com嘴,让小鸟飞进嘴去。
“我,黑龙。”寒战用几乎让人听不到的声音开口道:“你们不需要回答我,只需要知道我们马上就会救你们出去。”
寒战安慰林歌道:“你放心,天无绝人之路,我们肯定有办法解决问题的。你们千万不要着急,放平心态,我们马上就会过来救你们。”
这个地方又不可能做地牢,土地结构的特殊性这让个地方做地牢的话很可能发生塌陷,万一是比较重要又不能让他死掉的人质关在地牢,一个塌陷发生,这人可能就被活埋了,结果不言而喻。
“我们会的,一定等你们的接应再行动。”文枭认真道。
林歌也在旁边肯定道:“寒战哥的声音多特殊,这你都怀疑?”
林歌真想兴奋的来个花样游泳!这也太速度了吧?!云哥不愧是云哥,这效率完全超出他们的想象啊!文枭也激动的有些不知所措,太不可思议了。一切变化发生的太快了。
深夜里,佣兵基地内安静的有些恐怖,除了巡逻者的脚步声之外,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响,好像所有人都睡着了,但却又好像所有人都在刻意隐藏着自己的呼吸,等待着猎物的出现。
文枭也知道啊,可这是事实,那是唯一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