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195章 强大的对手

面对徐云的话,强制性的完成任务会让他们心里非常不舒服。现在徐云能承诺站在他们的一边,这事情就简单多了。
钱风却不那么认为:“不管这个项叔多厉害,他已经知道了不应该知道的秘密,我们都不会放过他,我们一边端窝一边营救,一石二鸟,一举多得,这不是挺好的吗?”
众人纷纷一怔,搞了半天他们现在要对付的这个人还差点成了他们的前辈啊。
钱风马上道:“老大,只要他不反抗,我们绝对面子给足。毕竟大家以前也都是兄弟,谁都不想撕破脸。只要他不撕破脸,我们真的不想动手。就怕他逃,到时候我们也真没办法。”
对啊!众人纷纷一拍大腿,这身边就有一个开锁专家啊!人家祖上那可都是牛人,别说这些锁了,就算是古墓里面那些带着重重机关的锁,花小楼的祖上都能轻松搞定。
现在这种情况就真的是他发挥自己才能的时候了,一根头发丝,一根细铁棒,都是花小楼能随手拿来就用的“钥匙”。
在徐云从燕京出发之前,万狂啸还真的给他提到过项叔这个人呢。万狂啸跟徐云说过让他最小心的一个人,便是这位项叔。
和_图_书“他敢逃,我就帮你们抓人。”徐云承诺。
“然后他因为他犯下的错误而承担责任被关押到了监狱。”徐云继续道:“可惜的是他在监狱的时候并没有好好反思,而是花尽心机研究透彻了监狱的构造,然后上演了一部比美剧越狱还要早的越狱行为。最终都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逃出去了……”
当寒战退出佣兵基地之后,徐云和众多兄弟才算是舒舒服服的松了一口气。而且寒战的表情也清楚的告诉他们,他这一次潜入很有收获。
“我见到林歌和文枭了,两人都被关在了水牢里。”寒战道:“具体情况我也没来得及问,但根据我听到的一些话语来看,破解那邮箱秘密的人就是那个叫项叔的佣兵领导者,而文枭在这里并没有得到他们的信任。”
“所以这个人绝对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对付,他很有可能是我们将要面对的最可怕的一个佣兵团对手。”徐云道:“他越狱之后,国家安排了很多人对他进行追捕和全国范围的通缉,但他仍然逃出了边境,成为了东南亚地区的佣兵王者,不管这地方多么厉害的佣兵王还是多么有势力的大毒枭,和图书甚至是这个地方某些国家的领导者,见到他都要毕恭毕敬的叫一声项叔。”
“老东西挺牛逼的。”钱风摩拳擦掌道:“老大,你说咱要是端了他的窝儿,咱是不是就能震惊一下这东南亚啊?”
“他一个人逃离影子侦查大队,然后潜入到神龙大队,就是要给所有人证明他的能力。”徐云道:“他的能力的确得到证实,这样的身手的确是当时百年不遇的天才。可是就因为他的这种举动,也彻底激怒了上层。一个军人做出这些行为,一点组织性和纪律性都没有,他更不可能成为特战队员了。”
作为正儿八经的传人,花小楼当然不能辱没了祖宗们留下来的手艺啊,只是现在的任务里,需要面对的锁都太科技化了,搞起来太浪费时间,特战队更喜欢用爆破的形式,所以逐渐遗忘了花小楼的开锁手艺。
寒战点点头:“现在有这样一个情况,他们关押的水牢有机关,牢锁如果被外力破坏,水牢内的一扇铁栏就会打开,而铁栏的另一侧是两条巨鳄。除非用钥匙打开,机关才不会触发。而那唯一的钥匙就在这个佣兵团领导者项叔的身上。”
众人哗然,和_图_书这家伙也太厉害了吧。
徐云点点头:“的确,我们没办法一个一个的调查,所以我们才需要救出林歌和文枭。文枭毕竟曾经在这个地区生活那么多年,以他对这里的了解,他必然知道一些重要的事情,我们需要他的帮助。”
“你们是不是都忘了哥们儿什么身份了?”花小楼突然轻咳一声:“从我出生记事儿开始,我就不知道什么锁是我打不开的,我这手艺可是祖传的,你们可别小看啊。”
“可这东西不好调查吧?”公孙冷道:“老大,这佣兵团有上百人的感觉,我们不可能一个一个的身份调查。”
“此人叫项东,总队很早之前就认识这个人。”徐云淡淡道:“当年他是鼎鼎大名的影子侦查大队的尖刀兵,但他一心想要成为神龙大队的特战队员。因为他的野心过大,而且性格并不符合一个合格特战队员的要求,所以虽然他实力恐怖,甚至远超很多特战队员,可神龙大队仍然没有收下他。”
“寒战说的没错。我们要小心谨慎,现在的第一任务是救人。”徐云道:“我们必须知己知彼才能保证自己的胜利,而现在我们除了知道这个项东的能力之外m.hetushu.com,他手下的所有情况我们都不清楚。一个人能成就大业,肯定不只是凭借自己的力量,他手下必然有将才,我们需要清楚具体情况,才能做出最完美的作战计划。”
“老大,有你这句话,我们心里就有底儿了。”大家伙的心态都是一样的,都希望能够得到徐云的支持。
“然后呢?”钱风都听的入迷了。
“这是首长的意思。”寒战解释道:“老大,我希望你能理解首长的想法。”
“老大,还有一个问题。文枭现在到底可信不可信。”钱风道:“我们不满着你,就我们几个来之前,可是接到过和你不同的一个任务……”
“老大,刚才你都把这项叔说的那么牛逼了,水牢钥匙在他的手里,我们怎么可能偷到。”白松光皱了皱眉头:“这个路直接就给我们切断了啊。”
有了徐云的这句话,他们心里就有底儿多了。其实这事儿这群兄弟一直没说,就是心里有所顾忌,就怕到时候他们抓文枭的时候,徐云会不站在他们的战线上,若是那样的话,他们可就真的是没办法下手了。
徐云一怔,但他很快就想明白了:“事成之后,你们要抓捕文枭,对吗?”
徐云微和图书微一笑:“我是个有原则的人。而且我相信文枭不会让我失望的,他会配合你们的。他也真的需要回去接受他应该得到惩罚,悔过他应该悔过的事情。现在我们先不说这个,先研究一下如何救人。”
“嗯,我懂。”徐云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们已经接到命令了,自然会把事情完成。我不会干预你们,但如果你们相信我的话,事成之后,我会说服文枭主动跟你们回去。如果他配合,就别把气氛搞那么僵,就当给我一个面子。”
寒战有些泼冷水道:“先别想的那么遥远,现在我们面对的对手有多恐怖你已经知道了,我们如何把人救出来是第一任务,其他的事情还是从长计议吧。”
“那就要先去偷了钥匙才能救他们?”钱风一怔:“这难度似乎是有点大啊,能成为这么多佣兵的头目,这个项叔不简单啊。谁知道这家伙的资料,他什么身份啊?”
“两个人没事儿就好。”徐云悬在嗓子眼的一颗心也终于算是落了下来,只要他们两个人没事儿,其他的什么事儿都不叫事儿,不管知道这秘密的人是谁,徐云都不可能放过,这压根就是一个没有值得商量的问题:“准备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