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199章 斗智斗勇

面对一个老狐狸的心理战,不上当的最好选择就是不去听他说些什么,徐云在黑暗中做了几个手势,众人纷纷明白了他的意思,直接以网状形式扩散开来。
项叔胸有成竹道:“你放心,朋友,我一定可以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
徐云超前的反应能力让他们占据了先机,但凡包抄过来的对方佣兵,都在黑暗中就被解决了!钱风蹲点的位置似乎特别好,已经有接连不断的五个人送上门儿来!
强大的火力压制之后,徐云和众人被逼迫退出了项叔的佣兵基地,而这时候项叔也下令停止了雷战的攻势,刚才那样的火力压制需要大量的军需物质保证,虽然项叔手里的军火算是很充足的,但若是这一战全部耗尽,他可不敢保证,明天会不会有其他想要坐收渔翁之利的家伙们来找他的麻烦。
噗——!
黑暗中,龙怒特战队的兄弟们已经不知道解决了对方多少个人了,这种守株待兔的偷袭真的是太爽了。
顿了一下,项叔又继续道:“现在我的人已经都放下了武器,随时欢迎你们来做客,你们可以全身武装,我不介意,真的不介意。我能理解你们现在所担心的hetushu.com事情。”
他拼尽全力的试图挣脱被封住的口鼻,寒战马上察觉出这家伙的实力跟之前碰到的人绝对不一样,他不敢轻易放松对这家伙的控制,没能一击毙命,寒战双手死死的控制住不让对方发出声音,而天六也双腿绞住寒战,双手死死的捂向寒战,他也怕寒战求助。
就算是高手之间的过招也是如此,一旦无法一招毙命,就会陷入瞬息万变的麻烦之中,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虽然今天他们来的目的就是这样,但直接说出来也真的是太过火的挑衅了啊。
让徐云等人万万没想到的是,项叔竟然咽下了这口气,面对林歌的挑衅,竟然没有愤怒,也没有向林歌开火:“朋友,我知道,对你的行为有违待客之道,但你也应该理解我们的处境,我必须步步为营,小心谨慎。”
林歌才不客气,打了一个滚离开众人身旁,这才扯开嗓子道:“你就别打独眼的主意了,他是不会和你合作的。老子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今天来就是要你的脑袋!你身边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若是不现在就缴械滚蛋,就全部跟着你死。”
带领佣兵http://m.hetushu.com前来包抄的天六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出了什么情况,他也非常迫切的想要尽快解决问题,然而越是着急就越是容易出事情。当寒战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一把将他嘴巴捂住,并且试图扭断他的脖颈时,天六才意识到出事儿了!
就在项叔一边和徐云沟通的时候,他也用几个简单的手势向手下三虎传达了什么命令,三人纷纷开始对剩下的佣兵布置任务。
这个策略显然是绝对正确的,当徐云让兄弟们扩散开,暗中潜伏之后,很快就有对方佣兵包抄上来,试图把他们整个都陷入一个包围圈。
“项叔,你的行为我能理解。”徐云开口回应道:“但我们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是你逼我们的。”
这些人都是在项叔手下三虎的安排下,突击包抄而来的,所以他们的行动非常快,谨慎程度就不够,一旦碰到突然出现的埋伏者,根本来不及反应。再说了,龙怒特战队的兄弟们出手都太迅猛了,身经百战的他们可不会给对方喊出声音的机会。
项叔一怔,除了文枭和林歌之外,终于又有人回应他了,对方至少是一个突击队的人:“朋友,我相和_图_书信你应该是他们的领导者,我很真诚的邀请你,有什么事情我们都可以坐下来一起谈一谈,如果可以利益共享,岂不是双赢?”
“你觉得这个利益是可以共享的吗?”徐云微微一笑:“我们在你的身上可没有看到要和我们共享的意思啊。是你想要独揽利益,我们才不得已出手救人的。”
文枭的背后一刀,解决了这场纠结的战斗。天六到死都瞪着眼睛,恐怕他永远都无法相信,他居然是死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一点都不英勇,一点都没有意义。
刚才徐云给众兄弟们的那个手势,就是让他们注意现在的情况,对方很有可能会对他们进行包围剿灭。所以徐云让他们分散开,扩大所处位置的圈子,一旦面对试图上前包围的敌方,杀无赦。
他会离开众人身旁,是怕他这一出声会中计,被对方的火力集中,那样会给众人带来危险,所以才远离众人开口挑衅。这种挑衅的话本身就是容易激起对方火气的,所以被人集火的可能性非常大。林歌喊完话之后就再次连续几个翻滚转移了地方。
这样的一个情况下两人谁都不占据优势,但谁也发不出声音来!这种局面就要看和*图*书谁更能坚持住了,坚持到最后的人一定是胜利者,毅力决定成败!
“误会,这一切都只是误会。”项叔仍然想尽一切办法的试图解释这一切:“我是个谨慎的人。”
这场无声的斗智中,徐云又胜了,这一次项叔的损失更严重,不仅仅丢了天六一个大将的命,更是直接让接近四十个兄弟就这样无声无息的送命了!
寒战的分析是正确的,项叔会这样不惜一切代价的火力压制,目的就是给自己争夺话语权,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没有人能说的清楚,项叔没办法判断对方到底有多少人,火力这么强大的压制让他手下兄弟死伤太多,硬抗的话不是长久之计。
在这黑暗的夜色中,徐云和项东两个人,一个年轻,一个年长,一个身边有八员精兵良将,一个坐拥好几十号武装佣兵,隔空两百米之远,正在斗智斗勇。
两人就这样互相束缚成一团,天六被控制是因为对方出其不意,寒战被控制是因为之前秒杀的那些佣兵太顺利了,突然出现一个实力超群的家伙,让他多少都有些反应不及时。
文枭看了看徐云和大家伙,解释道:“我为了得到他的信任,说想要和他合作,他对我半信m•hetushu.com半疑,既想利用,又不想分享最终会得到的利益。现在这么说,应该是想要在心理战上动手脚。”
“项叔,你未免想的太天真了一点吧?我现在带人进去,岂不是就进入了你的包围圈?”徐云呵呵一笑:“看来你是个特别喜欢看轻自己对手的人啊。”
火力对袭终于停止,项叔准备把这种消耗战转化为心理战,首先开口喊道:“独眼,我真的没想到你会出这样一手,原本我们是可以合作的,但这样的话,我们恐怕真的没办法好好合作了吧?”
作为一个兵团的绝对指挥者,他必须考虑到这所有的一切,他必须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运筹帷幄,胸有成竹,才能保证自己的长久不衰。而今天的失利,就是项叔的准备不足,所以他必须避免继续犯下同样的错误。
这时候如果徐云再被项叔引诱进去,那就等于是主动钻入一个瓮中,对方后面包抄的人把口一堵,徐云他们就会陷入一个前有狼后有虎的局面,这可就真的把自己逼入绝境之中了。
“如果是误会的话,我还是希望能听你解释一下的。”徐云笑着道:“可是这个解释如果太牵强的话,我恐怕真的不一定能够接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