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202章 自助选对手

至于另外的伤者,或许对付起来就轻松一些,但这种节骨眼儿上却也绝对不能大意,都是舔着血在战场上活下来的人,受伤太正常了。若是想要把这些人完全忽视,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钱风对花小楼和公孙冷招了招手:“剩下那十个人,咱们就别挑了,剩下的人还不少呢,看谁抢到手的人头多呗?”
只是简单的三个字,包含的内容林歌心中一清二楚。他知道,徐云嗅到了危险的味道,嗅到了对手的恐怖,如若不然的话,徐云绝对不会多此一举的提醒他。
徐云有些哭笑不得,这些家伙,竟然开始挑起了人,态度真的有那么认真吗?这些家伙啊……徐云相信他们的态度绝对是认真的,这样的表现也只不过是迷惑对方而已。
“那还说什么,上吧?”曲世义咧嘴露出一口白牙,率先冲入了敌方的阵营之中。
除了黑狗带走的十个人之外,项叔的所有部下都在基地,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经历过无数的战争洗礼过的,每一个人都是跟死神打过很多次照面的。就是这样一个精兵良将的佣兵队伍,居然被九个人给打垮了。
“不作死就不会死,自作孽不和图书可活。”钱风就喜欢说风凉话,看着对方脸色越来越难堪,他心里就越来越舒服。
一个高手对于力量的贪婪,就犹如一个官员对于权力的贪婪,犹如一个商人对金钱的贪婪,犹如一个学霸对成绩的贪婪,犹如一个色鬼对女人的贪婪,这是无法控制的一种贪婪。
将近一百人的队伍,现在居然只剩下了不到二十人。项叔心中的苦滋味可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啊。那么多年的积蓄,那么多年的积蓄……就在这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了。
最后面出现的是文枭,他今天真的是绝对的功臣,如果不是他引爆了项叔他们的军火库,等到他们的物质耗尽之后,他们就会被项叔的人直接给打成骰子。那时候可肯定是一点脾气都没有,总不能盯着子弹硬冲吧?
项叔这边的人也已经站了出来,丁才和井供这两个强点是绝对不能轻视的,而另外有十个人也都是绝对精英中的精英,从一开始徐云他们的偷袭,到后来的硬仗,这些人都一直没有受伤,就凭借这一点来说,也真的是体现了这十个人的个人能力和团队能力。
双方都没有了子弹,肉hetushu.com搏战既然已经开始,那徐云他们也没必要隐藏自己的人数了,他第一个带头起身走向前来,紧跟在他身后的是林歌和钱风,马上,寒战和公孙冷也在两侧跟上,随后花小楼以及曲世义和白松光也纷纷起身走向前来。
九个人,项叔仔细观察着他们走出来的位置,再也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了。九个人,仅仅就这么九个人,竟然把他苦心经营了接近二十年的佣兵团给打成了这样子。
项叔也试图打听过丁才的情况,可是丁才对自己的过往却只字不提。后来项叔对他信任之后,也就不多过问了,毕竟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段不愿意提起的事情。如果你尊重他的话,就永远不要提起这件事情来。
说着,寒战伸手指向了项叔身旁另一侧的井供,文枭说过,项叔手下有三个猛人,而其中一个,已经被他和文枭联手起来,无声的干掉了。剩下的两个人显然一定是项叔的左膀右臂。
一个还没得到珀伯玉就已经丧心病狂的人,徐云想都不用想,就敢肯定,如果让项东得到兮希霍亚族人和珀伯玉的话,估计都不需要别人干预,他就会被自己这种疯狂而把自www.hetushu.com己给击垮。
“是啊,如果拼实力,我们还真不是你这一团人的对手。”徐云耸肩,一点都不否认:“只可惜,是你自己耍的小聪明害了你自己。跟我们可没有关系。如果你的人不玩儿包抄,也就不至于被我们逐一击破,全部解决掉了。”
毕竟对方都是训练有素的佣兵,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三教九流啊,轻敌就是一个字:死。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水平了。”丁才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至于他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追随项叔,没有人知道,但就在他这一身气质上来看,那也绝对不是一个吃素的主儿,他身上的一切状态看来,他绝对是一个拥有丰富经验的华夏特种战队的成员。
但真的控制住的人,才能成就真正的成功。克制对权力贪婪的官员,往往能走的更高,克制对金钱贪婪的商人,往往能赚的更多,克制对成绩贪婪的学霸,往往能成就大才。
“再多也要应付啊。”白松光也笑了笑:“怎么也要给老大排除一切困难,让他无忧无虑的去对付姓项的啊。”
林歌和丁才两个人之间的火药味似乎瞬间就被点燃了,徐云皱了皱眉头,和-图-书提醒林歌道:“小心点。”
“哦,对了,忘了跟你们说。你们另外一个好朋友好像被我不小心给……”寒战其实是个低调的人,他会说出这么挑衅的话,也是为了玩儿心理战,先把对方激怒,对他们来说绝对是好事儿。
曲世义和白松光耸了耸肩膀:“看到没,他们已经把健全的都挑走了,那意思就是让我们俩人打扫残局。受伤那些哥们儿可能只是运气不好,咱们也不能小瞧啊?人数不少呢……”
“哥们儿,我看你长得挺有意思呢,来陪我活动活动筋骨怎么样?”林歌现在真的浑身不爽,他指着把自己关入水牢的丁才,挑衅道:“刚才那水真的挺冷,我想让你也去凉快凉快。”
“华夏的特战队员,果然不一般。”项叔苦笑着:“但今天,我也要让你们知道,在这样的生存压力下,我手下的兵,也没有弱者!你们能做到这一步,只不过是凭借着自己的小聪明和运气而已……拼实力,你们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寒战也在徐云身后走了上来,作为龙怒特战队里这些兄弟中最冷静老成的一个人,他知道这种时候他应该帮兄弟们分担,挑一个硬骨头来啃:“既然www.hetushu.com如此,那我也挑一个对手了,就你吧……我看你好欺负。”
有了曲世义的带头,众人也纷纷冲向了自己的对手。
井供脸上横肉抽搐一下,他的脾气并不好,也从未有人敢说过他好欺负,今天,这个家伙是第一个敢这么说话的人。
一个高手,只有学会对力量的克制,才能成就真正的强者。这一点徐云做的真的非常好,而这也绝对是徐云从很小的时候,身上就体现出来的一种素质。他也会对力量有贪婪的欲望,但他更懂得如何去控制。
“算我一个。”文枭开始还默不作声,现在也站了出来。
徐云和项叔两人都没有动,这时候的定力是对对手的一种冲击,项叔这个年龄的人,有这种定力不难想象。而徐云还年轻,会有这种定力让项叔多少都感到有些吃惊。
“哥,你放心。”林歌点点头,他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他很清楚自己需要做些什么,这种时候,比的可能不是实力,而是耐心。
说真的,徐云觉得这类人真的非常可笑,就像之前的文枭,会为了得到力量而把灵魂出卖给自己的心魔。这都是多么不正常的一种表现。但又有多少人无法控制住自己对这种力量的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