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204章 全面占据上风

井供也是心知肚明的人,所以他也很清楚丁才现在的现状,如果就这样被对方逼下去,丁才一定会陷入到万劫不复的情况下,一旦丁才惨败的话,他们的气势就会受到严重的损伤。
眼看着又有一个佣兵被钱风用匕首刺穿了喉咙,项叔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大势已去!
更要命的是,项叔为了稳定军心还必须强撑着,一点慌张都不能表示出来!因为对方那个带头的家伙还一动未动呢!就这定力上,项叔的年纪原本就大,绝对不能输给一个年轻人啊!
而项叔连一秒钟都没有犹豫,一个转身就逃走了!徐云怎么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选择了逃!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一个身份到这一步的中年男人,居然会选择逃走?!
闪开井供的致命一招之后,寒战也毫不客气的进行还击,只见寒战手腕一番,锋利的刀尖就直接横起刺出!犹如爆射而出的箭矢,直接刺向井供的心口窝!
剩下这个还没出手的年轻人看上去就更不好惹了,项叔现在已经无心恋战了。
“那你就太小看我了。”项叔深呼一口气:“丁才,井供,我要给你们一个任务,今天,带领剩下的所有人http://www•hetushu•com,必须把他们给我拦下!!”
项叔拔腿就跑,徐云也拔腿就追!
倘若寒战反应迟疑那么半秒的功夫,现在怕是已经血流成河躺在地上了!井供双手的食指上,不知何时已经带上了“指刀”,指刀就像是一个指套,直接套在手指上的,前端锋利的刀刃可以随时随地的伤人,非常危险的一种近身武器。
然而当井供刚认为自己有机会了的时候,寒战就再次袭来!搞的井供也是措手不及,根本就没有机会去帮丁才解围。
丁才就像突然打了鸡血,疯狂的吼了一声,直接冲向了林歌,大有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老子跟你拼了!!”
“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井供是个急性子的人,寒战这一拦,井供第一时间就出手了,双手变幻莫测犹如鹰爪,直接抓向寒战颈口!
“你觉得你这种谎言对于我这个岁数的人来说,能有什么意义吗?”项叔冷笑一声:“你如果会放过我,就不会如此大动干戈了。这次你们来,就是奔着斩草除根的想法呢!”
看得出来,井供手指上的功夫绝对了得,比东瀛大片里面m.hetushu•com素有金手指名誉的加藤老湿还厉害呢!加藤老湿玩儿的是中指和食指的二指禅功夫,井供玩儿的是食指,一指禅啊!
“如果你要选择逃走,那你这些手下可就真的都白死了。”徐云当然看得出项叔心里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而且我也不可能放你离开。你年事已高,我也不想欺负老弱病残,不如我们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一谈,你若能放下屠刀,说不定我会给你一条生路。”
什么时候应该保留一丝善心,什么时候应该考虑到是否留下对手一条命,寒战心里很清楚。而现在他面对的这个人,绝对不能留给他任何一丁点喘息的机会,一旦对方抓住机会,就会毫不犹豫的将你一口咬死的!
井供的反应也不慢,被寒战一刀逼的连连后退,虽然这一下没能让寒战占了便宜,但是他却距离丁才的距离越来越远了!现在丁才已经被林歌连续的强攻逼迫的后撤了好多步了。
击垮眼前的对手,再去帮助丁才搞定他的对手!只有这样,井供才能把颓势一把拉回来!现在的局面已经非常非常的混乱了,已经到了悬崖边上!
“老大!小心!这鬼地方的和*图*书危险太多!”文枭看到这一幕,高声提醒道,若不是他身边被三个不怕死的家伙团团围住,他一定脱身跟着徐云追上去。
“是!!”这一群疯狂的佣兵就像是敢死队一样,早已经做好了面对死亡的准备!
到时候项叔就不得不出手了,这可是他们佣兵团多少年都没有出现过的情况!井供的自尊心绝对不准许这种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当年若不是项叔的救命之恩,他早已经不知道死在这片丛林的哪个角落了,今天就是他井供必须报恩的时候!
寒战连连后退躲避井供疯狂的攻击,面对这种搏命的对抗,他必须先冷静下来。现在的情况对他们是有利的,即便是拖延时间,那也没有问题。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想要过去帮他,就要踩着我的尸体。”寒战手指灵活的转动着手中匕首,心情轻松的玩儿着花样儿,而对面的井供却铁青着脸色,彻底的气疯了。
面对这种人,寒战要做的就是在被他咬死之前,先咬死他!
没错,他已经大势已去。现如今的局面非常清楚不过了,虽然对方只有九个人,但实力上却绝对占据了上风。丁才和井供一对一只能苦苦支撑,其他人m.hetushu.com合力而为围都不是其他六人的对手。
徐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既然被看穿了,那客气话我也就不说了。我只想问一问,你觉得你还跑的掉吗?”
擦!徐云心中怒骂一声,还真是他娘的高看他了呢,早知道项叔就这点水平,刚才就不跟他废话了,直接就抄家伙动手了。
唯一他以为绝对不会输掉的丁才却在一开始就落入了下风!这一切都把井供逼到了绝境,他太清楚现在他自己的重要性了,如果他输掉了和面前这家伙的对抗,那就意味着他们的全面落败!
看看现状吧,钱风和花小楼他们已经强势压制他们手下其余的十个精兵,曲世义和白松光在面对那些受伤者也丝毫不留情面,完全占据了上风,几乎没给那些受伤的佣兵任何喘息的机会。
想到这里,井供不得不准备上前帮忙,他必须帮丁才渡过难关!
这样下去丁才输定了!
然而还没等井供走出第二步呢,寒战的身影就拦在了他的面前,横起的左臂直接挡住了井供的去路,寒战一本正经的开口道:“你的对手好像是我,想帮他,除非你踏着我的尸体走过去。”
“来啊!”井供连续十多招都没有给寒战造hetushu.com成任何伤害,他有些恼羞成怒了,狠狠的骂了一声:“懦夫!!”
看到寒战被逼开,井供再次试图到丁才旁边给与丁才帮助。因为就在刚才,林歌又一记鞭腿狠狠的砸在了丁才的肩部,丁才只能用三五步踉跄的步伐才能缓一口气,已经成为了两人对抗中的一个常态。
逼到极限的井供疯狂的用指刀刺向寒战!指刀的寒光在深夜里就像是下起的流星雨,密密麻麻的攻向寒战的每一处要害!
不过两人的出手之后,对手的差距太大了,加藤让对手流的是水,而井供让人流的是血啊。所以井供的实力那必须是远甩加藤二十八条街道以上呐,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人。
寒战可不敢轻敌,他上前阻拦井供的时候还真没想到过这家伙居然出手这么狠毒。现在看来,这些佣兵圈子里面呆久的人,出手真的是远远比他们要狠的多,远远要比他们毒的多。
林歌可不会傻到跟他同归于尽,现在他已经全面占据了上风,他一个侧身躲开丁才的全力一击,回头嘲弄道:“你这条贱命还配跟我拼吗?”
所以这种时候井供是必须给丁才提供帮助的人,除了他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给丁才足够的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