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206章 正面交锋

用一句话来说项叔使的这套少林谭腿:手是两扇门,全凭腿打人,谭腿四只手,人怕鬼见愁。
两个人完全就是展开了一场腿神之争啊!谭腿的特点就在于动作精悍,和八卦太极不一样,它的爆发力强,速度快,而且以攻击人的膝盖以下位置下三路为主,目的就是让对手站不稳身体。
其实就单凭招式上来说,项叔是赚便宜的,因为少林谭腿是临溪潭腿结合罗汉拳而成,上三路的攻击也非常强悍,多以拳法中的劈、砸为主。
“就地伏法?哼,我犯了什么法了?”项叔不屑道:“我来到这个地方之后,就从未骚扰过华夏边境一次!你出境来对付我一个没有犯事儿的人,本身就是一种违反原则的行为。”
因为脚腕上勒住的绳索被项叔死死踩在地上,徐云下盘不稳,险些栽倒在地。好在徐云反应足够快,他很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如果不迅速把脚上绳索割断的话,项叔的下一击很可能就要他半条命!
就在徐云准备后退躲避开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脚下已经被人做了手脚,徐云虽然刚才割断了那绳索,但那绳索一端还仅仅的勒在自己脚踝上,和图书被割断的另一端却被项叔死死的踩在脚下!
而两人用的都是谭腿,拼的就是谁的反应更迅速了!
“你若没看出这个陷阱,早就在第一时间割断绳索了……”项叔对徐云真的是咬牙切齿了,他真的从未想到过这并不是徐云陷入了陷阱,而是徐云给他挖了的一个大陷阱。
就在项叔恍然大悟的这个时候,徐云已经掏出匕首一刀割断了吊起自己的那条陷阱绳。这一切都是徐云有意做的,当他意识到有险境的时候,当然可以避免,可徐云没有那么做。
项叔一旦开始了他的攻势就彻底停不下来了,先是出马一条鞭,紧跟着便是十字鬼扯钻!
“项叔,有些时候人活的糊涂一些反而轻松。”徐云道:“装傻充愣不也挺好的吗?至少不会觉得尴尬,现在你非要说破,让我当后辈的可怎么办?”
徐云很清楚的进行了判断,如果一直追下去的话,他追上项叔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两个人的速度非常接近。一旦项叔投奔到另外一个佣兵基地,得到其他人的救助的话,那他肯定是双拳难敌四手,必败无疑。
项叔果然没有让徐云失望,真的停m.hetushu.com下脚步回来要看徐云的笑话,却不知道这只是徐云上演的一出苦肉计,仅此而已。
紧跟着,徐云那勾挂连环机巧妙的一招就奔着项叔的要害去了!项叔的反应也不慢,一式风摆荷叶腿直接将徐云的突击给化解了!
这样一来,徐云想躲避都根本躲避不开!项叔这一招儿还真的是够狠的,一点都不给徐云留有余地和后路啊。
说到这腿上的功夫,谭腿绝对是一门绝学。徐云心中暗暗吃惊,想不到项叔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有两下子呢。
就在徐云身体失去平衡要倒下去的一刹那,徐云手中的匕首毫不客气的插到他的脚踝和那紧紧勒住脚踝的绳索之间。紧跟着,徐云手腕一抖,匕首就借助脚踝皮肉撑起的力量,直接把那铁棍山药粗细的绳索给割断了。
腿法对腿法,项叔当然不会承认自己会输给一个年轻人,他一招劈砸车轮势再次攻向徐云。然而徐云也没躲避,翻身盖打劈砸式的一招迎上前来!两人以腿对腿!谁也不愿意输给谁!
徐云很有幸在神龙大队的时候碰到过精武谭腿的一位继承人,两人奔着以切磋武艺的原则打了很多m.hetushu.com次,徐云也在不知不觉中学会了这套精武谭腿。他也没客气,抓住机会就弓步冲拳一条鞭,左右十字蹦脚尖!给了项叔非常有力的还击。
项叔找准时机出招,突然的斜踢撑抹拦,直接袭向徐云侧腰。徐云迅速做出反应,一招撑扎穿撩是弹腿,直接将项叔的招式破解!
“少跟老子提什么原则不原则的。”徐云切了一声:“为什么我就要讲究原则。你以为你没犯事儿?你逃到境外原本就是罪!现在逃到境外的贪官都会一个一个抓回来判,更别说你一个逃兵了,我抓你也是对的。”
项叔一听这个就瞪眼了:“逃兵?哼!我项东十八就去了部队,即便是离开部队来到东南亚之后,也没有一次会在打仗的时候当逃兵!别把这标签往我身上乱贴。”
徐云一看这阵势,这打过来的一拳,显然是来“拳”不善!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拳往往是蕴含着巨大的爆发力,这一点徐云太清楚了。因为他也是喜欢用拳头说话的人,他太了解拳风中蕴含着的力量了。
眼看着这一拳就轰在胸口了,徐云不得已只能双臂招架,这一拳正面轰在徐云双臂小骨上,那种剧痛www.hetushu.com和震麻的感觉真的让人感觉特别不舒服。就像是骨头全部都从中心爆裂开了一般,非常恐怖的一种疼痛感。
而徐云的精武谭腿就显得更纯粹的是一种腿法,除了一招儿掏心拳之外,几乎没有上三路的招数。
好在徐云也没吃亏,仆步双展连环踢化解了项叔的鸳鸯巧连环踢。
只可惜现在徐云没有心疼自己脚踝的功夫,项叔的攻击再次来袭!脱离了那脚踝绳索控制之后,虽然受了些皮肉之苦,但却也让徐云彻底躲过了项叔的一记少林十二路谭腿!
一套经过无数实战经验而改进的谭腿腿法在项叔腰下使得是风生水起,徐云躲开项叔两次突袭之后,也摆开了架势!好,既然要玩儿腿法,那好啊!
徐云苦笑着摇摇头:“我若是让你就地伏法,你觉得可能吗?”
“哈哈哈,项叔,这还真的不是我乱贴。”徐云仰天大笑道:“你说你没有一次打仗的时候当逃兵?那你刚才的行为不是逃走?而只是引我到这个地方来吗?哦……我明白了,这个性质不一样,对不对?”
“少废话了!”项叔被徐云揭穿了老脸,面子上实在挂不住了,愤怒的火气当然要全部发泄出来,他和_图_书这出手还真没给徐云反应的机会,先是暗中一脚踩住了还勒在徐云脚踝上的割断绳索,刚猛的重拳就迎着徐云胸口轰了出去!
现如今项叔已经困在徐云给他挖好的这个陷阱之中,除了把徐云解决掉之外,项叔别无他法!
所以徐云才选择了“愿者上钩”,被这陷阱绳索给勒住脚踝吊了起来,目的很简单,就是要项叔看看,他已经被吊起来了,没办追了,这样可以让项叔放松警惕性,让他不再选择夺路而逃。
当然,这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徐云的脚踝也流出了腥红的鲜血。
项叔想明白这一切的时候,已经为时过晚了,即便他现在转身就跑,也根本就来不及了,这和他之前逃跑出来的时候所占有的巨大优势有着天壤之别。而且就面对面对方一个人,他实力也不弱,若是还选择逃,自己心里也窝囊憋屈!
这谭腿除了少林十二式谭腿之外,还有精武谭腿!没错,就是霍元甲当年在精武体育会传授的那套腿法。
项叔冷笑一声:“少在我面前说这些风凉话了,徐云,你是什么人,你自己心里清楚……既然今天让你的小计谋得逞,那我也就不跟你耗着,想怎么解决,你说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