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207章 万万没想到

两人再次同时爆发,项叔不在留有任何后手!恐怖的爆发力跟刚才的他简直就是判若两人。然而徐云却并没有被惊讶到。
“我的信息还是太闭塞了,在我的印象里,你们这批小毛孩子才只不过刚刚初窥门径而已……万万没想到,真的是万万没想到……你们居然都已经有了这么强大恐怖的实力。”项叔这时候心中真的有些哭笑不得!
徐云竖了竖大拇指:“真没想到项叔隐居在这么个深山老林里,还能对外面的事情有所了解呢,佩服,真的佩服。”
这个年轻人比他年轻的时候可怕太多了,真的是可怕太多了,他像徐云这个年纪的时候,也只不过是刚刚突破了超级高手的瓶颈而已!而现在徐云的实力已经和他一个地玄境高手不相上下了!
项叔已经连连后退了七、八步!他从未想过自己会被一个年纪轻轻的青年逼到这个地步!都是腿法,他引以为傲的腿法,竟然无法占据主导地位!甚至在十几招过后,他已经开始落入了下风!
越是陷入劣势的项叔便越是着急,越是着急的项叔便越是无法跟徐云相抗争。两人就这样一直耗了二十多分和-图-书钟,别说项叔这个年纪的人了,就连徐云都开始气喘吁吁。
这一切都是有可能存在的情况,所以徐云必须小心谨慎,任何一点都不能放松警惕。
越是碰到实力高强的人,徐云内心那种战胜对手的欲望就越是强烈!当欲望强烈了,徐云就会变成遇强则强的人!强烈的求胜欲望让徐云发挥了比平日里要更疯狂的力量和速度,所以才会把在招数和控制力上都比徐云要稍强的项叔逼到这个地步。
徐云刚才已经意识到项叔并没有拿出全力来,既然这老狐狸要试探他,那徐云也没有使出全力,他就使出仅仅压制项叔一层的力量和他周旋了二十多分钟,让项叔心里彻底认为他就这个水平了。
徐云额头上的汗珠直接流到下巴,一滴一滴的落在东南亚丛林的土地上,这绝对是他碰到过拳脚上最厉害的一个角色!项叔对古武的研究绝对不是一般年轻人能做到的。
这到底是怎么了,项叔接连败退的过程中,他已经开始对自己产生了严重的怀疑,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脑子里面一片空白!甚至面对徐云最简单的出击,他也开始和-图-书采取了躲避的方式,甚至连最基本的还击都没有了。
项叔这么多年的沉淀和积累,他对于招数和招数之间的控制远比徐云要娴熟的多,总能在最适合的时候化解徐云的杀招。但是徐云却占了刚猛的优势,就像之前说过的,徐云的心态不一样,他有种特别的冲动。
“年纪轻轻有这么深的城府,你是万狂啸和王逸带出来的兵吧?”项叔已经猜测出了徐云的身份:“如果我猜的不错,你是神龙大队的人。这些年里,神龙大队里虽然出过不少年少有为的小子,可是只有一个最嚣张……炎龙,我说的这个人就是你,对吗?”
“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只能继续不尊老了!”徐云话音刚落,整个人就犹如爆射的箭矢,直接袭向项叔面门!
项叔警惕的看着徐云:“不愧是万狂啸训出来的兵,最基本的尊老爱幼都不懂……”
当一个对手习惯了只用百分之五十功力的他之后,他只要发全力,就能把对手打一个措手不及!高手对决之间,这种措手不及往往就是致命的伤害!
双拳相交,两人的鞭腿几乎同时抽向半空之中!
徐云笑而不语m.hetushu•com,他的气息也基本上调息稳定了。
徐云嘴角微扬,做好了随时应战的准备。
只是现在徐云的感觉同样也不好受,麻痛随着腿部传遍全身,真没想到这老狐狸全面释放之后居然有这么恐怖的力量!这老狐狸比徐云想象中的还要难对付。
为什么?因为他就是想要看看这个徐云到底能有多大的能耐!然而二十分钟过去了,徐云也没能击垮只用了五层功力的他!这对项叔来说,绝对是一种莫大的自信和鼓励!
然而项叔并不上当,他有条不紊的调整着自己呼吸,很快就让气息平稳下来:“看不出来,这些年华夏真的培养出来不少年轻有为的人才啊,小子,你叫什么?能告诉我吗?”
徐云也仰头笑了起来:“哈哈哈,项叔真会说笑,我不是爱喝酒的人,也不在乎那点纸钱。如果你喜欢的话,还是每逢清明的时候我烧给你吧。”
都说老狐狸不好对付,这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刚才项叔在和徐云的对抗中,虽然看似落入下风,但是他一直都压制着自己的实力,不客气的说,他只用了不到五成的实力!
“年轻人,有点意思……”项叔http://www.hetushu.com强忍着瘸痛,脸上挤出一抹微笑来。
“这么说来,今天你很有自信让我躺在这里了?”项叔的气息已经调理平顺,他的眼睛眯起一条线,声音也变得阴冷很多:“那我们可就真的要来点真功夫了。”
所以才会有现在项叔全力爆发的一腿!显然,这一下项叔彻底暴露了自己的实力,给了徐云一个可以精准判断的机会。
理论上来说,徐云会稍处下风,毕竟华夏的拳脚功夫讲究一个沉淀和积累,一个人再有天赋,如果没有日积月累的苦练,没有能受得了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的心,那也绝对成不了高手。
徐云也嘿嘿一笑,一边俯身揉着自己疼痛的腿部,一边对项叔道:“不是我有意思,是你有意思啊……我这点意思,在你面前,那只不过是小意思而已。”
虽然徐云占据了上风,但是他还真的不敢大意,毕竟项叔能在东南亚立足这么多年肯定有不简单的能耐,徐云不敢确定他是不是故意放的“烟雾弹”,让自己误以为他已经不是对手,放松对他的警惕。
这一次碰撞,原本认为自己可以完胜对手的项叔彻底惊呆了,巨大的麻痛在腿部传上来的时hetushu.com候,他意识到刚才不只是他自己没有出全力,徐云也没有出全力!
但是他却如此的年轻,他的路还有很长很长!这一点实在是太恐怖了,真的是太恐怖了!
“说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项叔见徐云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微微一笑道:“今天在这里,不管是我还是你,总会有一个人要倒下,如果倒下的人是我,至少让我知道我是栽在谁的手里,如果倒下的人是你,我也好每逢清明给你敬杯酒,烧点纸钱……我这个人,一向都欣赏你这种年少有为的小子……呵呵呵。”
这样的徐云根本不给项叔任何反击的机会,他完全找不到徐云的漏洞,完全找不到徐云的破绽,根本无法一击毙命,无法将他现在的劣势推翻过来!
“项叔,咱就甭那么多废话了,鹿死谁手,今天必须要分出个高下。”徐云可以肯定项叔的体能不如他,现在项叔似乎是想要拖延时间,为自己争取喘息的机会,这个机会徐云当然不会给他。
“项叔,想不到你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还有这么好的体力,佩服。”徐云一边尽可能的调息自己的呼吸,一边试图分散项叔的注意力,让项叔无法迅速调理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