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208章 大势已去

井供俯身捡起匕首,他突然啊的大吼一声,但是却并没有把匕首抹向自己的脖子,而是跌跌撞撞的冲向了寒战!
寒战将匕首拔出,顺手将血渍在衣服上擦拭干净,重新插入到刀削内,看看眼前这个为了护主而亡的汉子,真的会感到有些惋惜呢。其实这些人只是走错了路,如果没有走错路,放在华夏的部队里,那绝对是一条铁骨铮铮的硬汉子!
现在徐云这刚猛而蕴含爆发力的招式,让项叔意识到自己必须要求变,他没有躲避徐云的这一记膝撞,也没有以硬碰硬,他这个年纪的骨头肯定没有年轻人的更硬啊。
现在的局面对于项叔来说,或许真的是大势已去。
再次进击的林歌没有给对手任何机会,迅猛的速度和刁钻的出拳让丁才完全无法招架格挡,整个身体被轰飞出去,像是断线的风筝一般砸落在地上……
“是条汉子。”寒战无奈的摇摇头,惋惜道,说罢将自己手中的匕首扔给井供:“你自己做个了断吧。”
水牢门重重关下,林歌一脚踹向了那道含有机关的牢锁。水牢和鳄鱼池中间的铁栏隔断缓缓升起,两条早已经被炮火声吓的到处乱转的巨鳄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对象…和图书…更重要的是,这两条鳄鱼真的已经很久没吃过东西了。
“好啊,那我就成全你!”林歌的耐心也已经到了极限,他一直没有对丁才下杀手,就是因为看重这家伙也是条汉子,虽然林歌不喜欢他,但多少有些惺惺相惜的隐约感受。
“为了一个已经逃走的家伙拼命,至于吗?”寒战多少都有些不理解。
终于,在他身体猛一阵剧烈的抽搐之后,井供死不瞑目。
面对徐云这一手,项叔不得不变招,收回自己这一脚的同时,拳变掌刀,玄妙的砍向徐云后颈要害!徐云身体犹如一条泥鳅般翻转躲开,破竹之势的膝盖狠狠撞向项叔小腹。
“你都这样了,还要继续拦在我面前吗?”林歌虽然赢下了两个人的对抗,但却真的耗尽了几乎所有的体力,这个丁才真不是个好搞的家伙啊,一开始就受了伤,竟然一直硬撑到现在,还能一次又一次的站起来!简直就是疯了吧?
两人几招交手之后,再次气喘吁吁,越谨慎越紧张的对峙越是会让人心惊胆颤,体力的消耗也更为巨大。
一直到丁才死,林歌都敬重他是条汉子,任凭鳄鱼的撕扯,丁才愣是一声没坑!这样一条铁hetushu.com骨铮铮的华夏汉子,如果没有走上歧途,没有被项叔带到这样一个地方做这些事情,林歌还真下不去手呢。
两个人现在已经不是单纯的力量之争了,斗智斗勇,很多时候高手过招,真正的胜出者也并非是凭借力量,而是凭脑子。更加智慧的判断总能给人意想不到的收获。
一切都结束了,丁才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今天击垮他的这个人,绝对是他这一辈子碰上过最强大的对手,他输的心服口服。
林歌一把抓起丁才的衣领,直接将他拖到水牢旁边,二话不说将人扔了下去,丢下一句话便扭头走人了:“自求多福。”
另外一端,丁才已经被林歌耗尽了所有的体力,他现在还拦在林歌面前,完全是凭借自己的意志力。丁才虽然不欠项叔什么东西,但是这么多年以来,是项叔给了他人生的意义,是项叔给了他活下去的动力。
林歌缓缓走到丁才面前:“我说过,你把我关进水牢的,我就会把你对我做的一切都还给你。”
寒战一把扣住井供的手腕,反折回去,匕首噗嗤一声就刺穿了井供的心口窝,井供整个人颤抖了几下,口中鲜血汩汩冒出,他想要说什和*图*书么,却被不断吐出来的鲜血给打断了。
但现在他既然求死,林歌也只好成全他了!
丁才被废之后,井供已经丧失了最后的精神支柱,寒战的重拳就像是一颗颗的重磅炸弹,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胸口上!井供重重摔倒在地,一口脓血喷出,他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和寒战竞争的力量。
人的命天注定,很多事情都是命运的安排。
作为项叔手下第一员猛将的丁才已经被废,苦苦支撑的井供也没有了精神支柱!
今天如果不是发生这一切,明天葬身鳄腹的人就不是丁才而是林歌了。
说真的,面对一个值得自己尊重的对手,林歌真的有些下不去杀手。可是这件事情毕竟影响太大,知道秘密的人必须要铲除,不然会引发的后患是无穷无尽的,会造成的影响、损失和伤害将会是无法预计的。
就像是徐云,当年离开神龙大队之后,若是因为什么机缘而来到这个地方,恐怕也会变成这里的一类人吧?好在徐云的运气比较好,没那么倒霉,碰到的是阮清霜而不是项叔这类人。
丁才面无表情,颤抖的双腿拦在林歌的面前:“除非我死……”
曾经丁才一度以为自己只是一具行尸走肉,没有理和图书想,没有梦想,没有追求,没有人生目标。而项叔让他明白,不管一个人变成什么样子,都要有人生目标,要有追求,要有意义的活下去。
项叔早已经意料到徐云会出手,几乎同一时间做出反应,化解徐云杀招的同时还刁钻的踢出一脚,直接攻向徐云腰际!而徐云也没含糊手中匕首翻转,直接迎着项叔刁钻的一脚扎了上去!
其实这一切应了一个道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个水牢里,被丁才拿来喂鳄鱼的活人不下十个!而今天他会死在这里,那也是罪有应得了啊。
……
井供会以命相搏,为的就是报恩:“如果不是项叔,我这条命早在很多年前就扔掉了。我能活到现在,都是赚的……今天为项叔而死,我死而无憾。”
项叔用一招云手化解了徐云刚猛的招式,还借力用力的把徐云爆发出来的伤害值都反弹回来,让徐云自食其果。若不是徐云反应够快,及时收力卸力量,这一下恐怕还真是让他受伤不轻呢。
项叔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也不知道自己那些手下还能坚持多久,时间一秒一秒的耗下去,心中越来越是慌张的人显然是他。徐云一直都牢牢的控制着自己的优势,这让项http://www•hetushu•com叔真的无从下手。
两个人以刚对刚,这个方面寒战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倘若井供懂得一些以柔克刚的方法,相信现在倒在地上的恐怕就是寒战了。但是在这一场刚猛之争的对抗中,井供输的彻彻底底。
丁才已经无力反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闭上眼睛,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让人完全琢磨不透是什么意思。只有作为对手的林歌才能懂,丁才已经毫无还击之力,而且也真的对自己彻底的服气了。
为了以后身边的人不会遭到任何无缘无故的麻烦,不会受到无缘无故的伤害,林歌只能把这个值得尊重的对手彻底解决。
丁才在这里重新找到了自己的人生追求,他要扶持这个让他重新拥有了人生追求的男人成为佣兵之王!这就是丁才的人生目标,这就是丁才活下来的意义。
而如今,这一切的意义成败再此一举,如果他不能把这些人拦下来,那就意味着项叔将会变的一无所有。这对于丁才来说是绝对不可接受的,他的使命就是维护项叔,保证项叔的安全。
原本井供在面对寒战的时候就不占据优势,井供是个脾气暴躁直爽的人,所以他武修的一切都是刚猛的招式。恰恰寒战也是以刚猛而著称的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