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八季 怒龙惊天

第0113章 相互之间的信任

“谢谢你的理由,很充沛。”易文阳道:“我给你我的信任,充分的信任。眼罩你可以不用带了。”
虽然文枭那边得到了易文阳和他两个兄弟的信任,但小心谨慎的易文阳还是在文枭上车之后给了他一个眼罩,完全不透光的那种眼罩。
很多时候事情根本不是表面上想看到的那么简单,易文阳和其他两人不一样,在其他两人都彻底信任的了文枭,而且也认为大哥也信任了文枭的时候,易文阳仍然对文枭不断的进行着各种各样的试探。
易文光是彻底松了一口气,文枭这么难搞的一个角色,在老大面前仍然是很轻松的就被搞定了,老大不愧是老大啊!连文枭都服服帖帖的!
“我不会只是利用你的!”易文阳也真没想到文枭的反应会有这么大,他肯定知道文枭有所顾忌,任何人都会有所顾忌,但最终都会选择妥协,因为有利益的诱惑,可文枭面对这么大的诱惑,却毅然决然的拒绝了。
“文枭,这不是信任和不信任的问题。这是规矩。”易文阳道:“你刚融入我们,至少给我们一点接受你的时间。还是先不要知道太清楚的东西更好一点。”
“文枭,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一个特别有www•hetushu.com意思的问题。”易文光道:“其实我们之间相互更神秘,反而更有意思,难道不是吗?你对于我们来说很神秘,所以……让我们也保留一点我们的神秘,这样才公平。”
“你是跟我开玩笑呢吧?我刚融入你们?是我求你们了?”文枭当时就不屑的笑了:“我叫你一声大老板,你就真的把我当你的下人?我们是合作关系,是你请我来,难道不是吗?如果不是的话,我真觉得我没有必要继续留下来了。”
他真的不想这样做,但是他却不得不这么做,这不是信不信任的问题,这是他们之间相互试探的一种方式。文枭如果不去做他的这份试探,易文阳是不会对他继续拥有信任的。
不然他今天就算是下了车,易文阳也定然会想尽一切办法对付他,绝对不会轻易的让他离开。
这俩人在一起,不管是让谁去听谁的话,看起来都是那么的不可能。真的是怎么看都觉得不可能。
看着眼看就要破裂的关系,易文光有些紧张,他再次替文枭开口了:“大哥,虽然这是原则上的事情,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吧?咱们也的确应该站在文枭的角度上考虑一下问题,如果我们m.hetushu.com处于他的这个现状,我们也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的。”
然而当汽车发动的那一刻,他便恍然大悟,易文阳说“我给你我的信任,充分的信任”,其实也是在等待文枭给予他一个同样“充分的信任”,如果文枭的信任无法达到易文阳的预计,恐怕他们之间的谈判或者是合作,都会变成虚无缥缈的东西。一切都会彻底的消失。
文枭完全没有听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当然是利用我。就像你说的,我们没有一次合作之前,你不可能一切都相信我。同样的道理,我也送给你,我也不可能什么事情都相信你。毕竟你不是好人,做的也不是好事儿,我没理由那么信任你吧?”
在众人都还吃惊易文阳的决定时,他已经下令了:“开车。”
文枭无语的摇了摇头,心道这也真的是有些太操蛋了吧?第一次完成任务之前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任何事情啊,那就是说他一点证据都找不到,也根本不知道他们真正的窝点在什么位置。
“大哥,我觉得既然文枭已经是我们自己人了,有些形式就没有必要了吧?”易文光站在了文枭的方面考虑问题:“我看……这就算了吧,早晚他都会知道地方的。”m•hetushu.com
“不可以啊!”易文光都慌了。
易文阳没说话,他在等待文枭的承受极限,在这件问题上,他真的不想松口,他真的觉得自己面对这件事情上是必须有自己的原则。
虽然自己肯定不可能知道他们的基地在什么地方,可文枭能感觉到易文阳那种真实存在的信任终于露了出来。相比较自己错失这样一个机会,文枭觉得还是值得了。
易文阳呼的松了一口气:“文枭,我真的没想到你会这么坚持。给我一个理由,能说服我的理由。”
真的要完成一次任务才行?那他文枭岂不是真的要帮助聚才集团的人完成犯罪事实啊。那他就等于是直接参与到了犯罪之中,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当然文枭也意识到了这是有意而为之,他也就不在那么绞尽脑汁的去记路了,听天由命吧。车到山前必有路,他一定有他自己解决问题的机会和方法。文枭很清楚,他现在需要的是耐心,绝对的耐心。
文枭说的也没错,易文阳对他的信任只是表面现象,在文枭从未一次成功的完成他们的交易任务之前,他都不可能对文枭存在真正意义上的信任。
文枭合格了,当他戴上眼罩的那一瞬间,易文阳才是真正的和-图-书信任了他。
汽车一路上不断的绕着圈子,这显然也是易文阳的意思。文枭被蒙住眼睛之后,一直都在试图用方向感去感受自己所经过的方向和路程,但因为司机不断的拐弯,文枭很快就迷糊了。
“没有理由,这事情原本就应该你说了算,只不过我不能接受你的说法而已。就这么简单,不需要理由。”文枭道:“如果你一定要一个理由的话。那是我不想合作了,因为我心里没有了信任。我现在可以走了吧?”
文枭看到这东西的反应当然是拒绝的:“如果你们对我没有绝对信任,那我对你们也没有必要绝对信任。我是不可能带这东西的。”
“每个第一次完成任务之前的人,都不会知道基地的位置,这是聚才集团能一直安全到现在最重要的原因。”易文阳也是比较坚持自己的原则的:“文枭,真的不是我不信任你,只是我不能破这个规矩,在你把这次送货的任务完成之前,我都不可能让你知道基地在什么地方。”
“对你来说这是小事儿,对我来说并不是。”文枭道:“我也知道这对聚才集团来说也不是小事儿。所以在这种我们谁都无法让步的情况下,我只能选择退出。”
这突如其来的改变让车内变得沉默hetushu.com,文枭真的没有在刚才的话里听出“信任”。反而听出了一丝“杀机”。易文阳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文枭不得而解。
“算了,我不玩儿了。”文枭绝对不能让犯罪事实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我突然就不感兴趣了。”
文枭突然拿起了眼罩,对易文阳笑了笑:“我要的只是一个充分的信任。既然你给了我,我也给你我对你充分的信任。”
易文光大致了解了文枭的脾气,绝对不是那种可以任人摆布的人,他很有自己的主意,也很有自控能力,面对一些让他头疼或者是进退两难的决定,他一定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方式。
“我求你俩了,这都是小事儿。不至于。”易文光见两人都不说话,彻底愁疯了快要。
而这是最后的试探,一个人如果连这点都放不下的话,是根本不可能有胆量出去帮他完成交易。这是对胆量的一个考验,也是对信任的终极考验。
易文光是两方面的说好话,就怕这事儿一拍而散了,他太了解他大哥了,是一个对自己认识的事情态度很坚决的一个人。而文枭显然也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
这是人之常情,更何况做他们这一高危犯罪行业的人,若是没点谨慎的话,恐怕还真的坚持不了多少年就会挂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