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八季 怒龙惊天

第0147章 接头

在海上的生活属于每一天都晃晃荡荡的,一般人还真是不适应。
黑鸦迎着徐云的目光,咧嘴漏出一口白牙:“相比这位就是徐总了吧?”
“能卖出这个价格的东西,肯定有这个东西的价值。”徐云笑了笑:“黑鸦兄,现在你肯定了我的东西,是不是也应该开船了?我们可是承担着很大的风险呢。”
负责开商船的都是申江安排的人,船上都是警方的人,徐云迅速前往船长室给大家打了招呼:“路上辛苦了,不过接下来这两天等待的时间或许会更辛苦,多坚持一下。”
“这话的确有道理。”徐云微微一笑,“但有防人之心的应该是我们。你是中间人,我们伤害你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了?”
徐云眯起眼睛:“你的意思是……这买卖谈不成了?”
小型游艇上有四个人,马上围上来两个,对林歌做了简单的搜身,林歌也很配合的举着双臂,没有任何的反抗。
最后一个下来的是徐云,他登船没等对方搜身就开口了:“黑鸦!大家都是合作伙伴,没必要搞这一和_图_书些东西吧。我们都不怀疑你会杀人越货,你难道还要怀疑我们带武器?”
“正是鄙人。”黑鸦道:“真没想到徐总是如此的年轻有为……佩服佩服。”
“不。徐总误会了。”黑鸦道:“你们都是第一次跟我接触,所以不知道我的规矩。我黑鸦的信誉,你们都知道。我的规矩就是对你们双方都负责。我必须亲眼看到货,确保这东西不是假的,才会带你们去见买家。”
黑鸦脸上挂着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徐总是不是有些太直接了,买家的事情不用操心。人家钱都给你们付了一半,现在应该担心的是他们。”
“没错。”徐云点点头:“黑鸦?”
木盒打开的刹那,徐云看到黑鸦的眼睛都闪光了,宝贝就是宝贝,能让这些“专业”的家伙都如此惊叹。
“不敢当。”徐云摇摇头,直接切入主题:“买家联系好了吧。”
文枭把木盒重新关上:“怎么样,看够了吧?”
黑鸦点点头,笑道:“徐总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还真没和图书考虑到这些问题。看样子以后我就不需要那么麻烦了?哈哈哈……谢徐总提点。”
黑鸦微微一怔,回过神儿来,这东西怎么可能看得够,再让他欣赏一夜都没问题:“哈哈哈,果然是极品。”
当黑鸦的目光再次看向木箱的时候,徐云就知道了他的意思。
一些跟随前来执行任务的警方人员也都是选拔出的优秀干警,毕竟徐云他们最快恐怕也需要两天时间才能去搞定赶回来,说不定还要更久呢。他们必须等待徐云他们圆满完成任务。
因为这次驾驶的商船太大,所以他才亲自出马,驾驭这样的商船对他来说绝对是小菜,只不过很久没有在海上待那么久,确实稍微有些不适应。
但为了配合徐云他们的工作,这些警方的兄弟们也都豁出去了,有困难必须要克服。
文枭和徐云互相对视一眼,文枭才打开了木盒。
黑鸦一脸茫然:“我也不知道啊,但若是不这样,我心里就一点底儿都没有。徐总身边有高手,我身边的人有防身的武器,真的闹出什么www•hetushu.com不愉快,大家怕是两败俱伤。当大家都有所顾忌的时候,合作或许就会更安全。”
“别那么多废话。早点交易,以免夜长梦多。”文枭道。
黑鸦上下打量了一下文枭:“你就是文枭吧,易总对你可是非常欣赏……看样子,为了黄金佛头,他可是高价雇佣你来保护这宝贝的吧?”
“你不会以为我带个空盒来找你们吧。”文枭皱了皱眉头:“这东西是我们和买家的交易,你们中间人没有权利碰它吧。”
黑鸦点点头:“当然,我们现在就走。回到东瀛之后我会安排你们到安全的地方,等到和买家谈妥交易地点以后,你们就亲手交易。一切就都完美结束!”
徐云仍然坚持没让两人收身,目光盯着这个很有艺术气息的家伙,看来他就是黑鸦了,长相一点都不黑啊。
“徐总开玩笑了,我这船上可没有狸猫。”黑鸦其实很期待看一看这黄金佛头,那么高价值的东西他也相当感兴趣。
“明知道是高手,搜身又有什么意义?”徐云反问。
“放心吧,云帅,我们没和*图*书问题。”这个称呼是负责开船的王老哥给徐云起的,他是南洋舰队退下来的驱逐舰驾驶员,因为一些伤病,才被安排到申江海警方面工作。
汪洋上的夜晚远不如城市的灯火辉煌,不远处一艘小型游艇上有节奏的闪烁着强光。徐云知道这是在对接信号,按照易文阳之前交代好的,徐云拿出强光手电,对着不远处的那艘小型游艇三短一长,两短两长的给与了信号。
很快,那艘小型游艇靠近了商船,林歌第一个沿商船的绳梯爬下去,直接跳到那艘小型游艇上。
小型游艇接到信号之后,迅速的靠近徐云他的商船。
黑鸦点点头:“没错,是要早点交易,以免夜长梦多。但是我作为一个中间人,带你们去见买家之前,必须保证你们带来的东西是买家要的东西。如果我看不到木盒里的东西,我是不会开船的。”
“准备干活了。”徐云让文枭把黄金佛头带上,让林歌准备第一个下船登上对方游艇。
紧跟着文枭也带着黄金佛头登上了小型游艇,那两个对林歌搜身的人也走上前来,文枭警和_图_书惕的把木盒抱在怀里,不善的看了两人一眼。但两人还是对文枭做了搜身的工作。
黑鸦根本不需要去触碰,借着船上的灯光,他可以非常肯定这东西的色泽是真实的,绝非伪装做旧。即便是海上的海腥味道挺重,他也能闻到这黄金佛头上那种地底下埋藏太久而发出的独有味道。
徐云点点头,爽快道:“好,这的确是负责。但我也先声明,这东西你只能看,必须有我们来保管。不然我会担心狸猫换太子的故事在这里发生。”
“哈哈哈……”一声爽笑在船内传来,一个三十五六左右的男子走到游艇的小甲板上,他的长发在脑后扎起一个小辫子,身穿亚麻质地的长袖衣衫,看上去挺有艺术气息的。
海路的漫长几乎把林歌的耐心全部磨平了,他终于等到了徐云的一句话:“到地方了。”
说话间,黑鸦的目光已经转移到了文枭手中抱着的木盒上,他的笑容还是很友好的:“徐总,千万不要介意,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们来交易,身边带的都是高手……我不得不警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