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八季 怒龙惊天

第0152章 信任

她看上去就是一个手无束鸡之力的柔弱女子,可实际上呢?徐云突然觉得自己完全看不透啊。
毒樱看到三人都带上眼罩了,便示意开车,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表情变得冰冷,可声音仍然像是刚才一样温柔:“小女子可不敢,我也不是第一次帮老板接待客人了,我知道但凡敢带文物到东瀛交易的,都是高手。即便是您看不到,我若是有什么不轨,您也能感觉的到。”
既然人家说的句句在理,作为“合作者”的徐云还真没有理由去推辞,罢了,为了不引起对方的怀疑,为了不让对方对他产生戒备心理,徐云带头拿起了毒樱手里的眼罩。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可是徐云既然已经决定要做的事情,那也是不可能再改变了,该发生的早晚都会发生的,即便是知道对方会有防备,到时候徐云一样会按照自己的计划行事。
“我说姐们儿,差不多就可以了。也该出发了吧?”文枭带上眼罩之后不耐烦道:“我抱着这么一个东西,现在眼睛又看不见,一点安全感和-图-书都没有。你最好不要暗中动什么手脚……”
只是这个道理并不是人们一时半会能想明白的,徐云一直以来记路的方式除了用眼睛看之外,就是用身体去感受,感受汽车的每一次拐弯,感受汽车的速度,然后在脑海里去绘制一个庞大的地图。
这女人说话可真的是滴水不漏,非常谨慎,就这本事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搞的定她的。
“就是因为老板已经在华夏黑名单上了,他现在才会变得更加小心,他不想自己再成为东瀛黑名单上的人。”毒樱笑了笑:“他相信愿意跟他保持长期合作的华夏朋友,一定会给与他支持和理解的。”
毒樱的脸上仍然挂着温柔的微笑:“是啊,人与人之间应该有信任,尤其是我们作为合作伙伴,我们之间更应该要互相信任。所以,在我们这里,还希望三位先生配合我们这里的规矩。因为如果有一天我们老板去华夏大陆的话,也一定会配合你们遵守你们的规矩。”
我擦,徐云心中苦笑,这遮挡的是真太黑www•hetushu•com了……
文枭点点头:“知道这就好,我若是感觉到什么就出手了,把你伤到千万别怪我。”
毒樱一首歌接着一首歌的唱着,一路上完全没有停下来休息过,她这嗓子也真是够好的,若是放到华夏参加个什么华夏好声音之类的节目,那也绝对是能让所有导师都转椅子的主儿。
“大约多久才能到?”林歌刚戴上眼罩之后就开始失去耐心了,这种任人宰割的感觉非常的不好,至少林歌是完全不能接受,他浑身上下每一寸的肌肤都特别的不安。
不得已,文枭和林歌也纷纷拿了一个眼罩套在自己头上。
毒樱根本没有犹豫,马上清了一下嗓子开始唱起了东瀛的歌谣,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声音还是很好听的。
“知道就好。”林歌也跟着道:“那就不要和我们这些华夏的合作者把关系搞的那么僵,不然以后没有人跟他合作了,他拿什么来养你们这些人?”
“你说这话就没意思了,黑鸦现在这身份回华夏?他敢吗?”文枭不屑道:m•hetushu.com“他就是因为不敢回华夏,才呆在你们东瀛的。若不然你以为放着华夏那么多还未被发掘的帝王墓他不去挖,跑到东瀛来撅小坟头?”
看样子这任务也不会像自己想的那样顺利啊,徐云意识到他必须做好随时发生变故的准备。黑鸦不能对他们有充分的信任,就一定会对他们有所防备,所以一定会增加他们动手的难度。
不得不说这东瀛货的质量就是挺不错的,只是一个小小的眼罩还真就比华夏某宝上卖的那些好得多,厚实,透气,最重要都是遮光性太强了。
徐云突然意识到这个负责接待他们的女人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她有超强的心机,而且她表面上完全不会表露出任何异样的状态。
就凭这辩论的反应速度来说,这女人也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柔弱女子,哪能那么快就反应过来,反将一军的呢?
林歌没得到回馈,知道是自己自讨无趣,也就不在多话,百无聊赖的坐在座椅上,这种忐忑真的是比他惹方娅生气之后还要让他觉得hetushu.com煎熬呢。
很快,徐云就感觉到汽车再绕路,因为他脑海里绘制的那幅地图已经开始有重复的路线了。
毒樱完全不会因为对方表现出对黑鸦的小看而生气,她仍然是用微笑面对文枭:“是啊,我们老板是华夏黑名单上的人,他不敢轻易回去。”
然而唱歌的毒樱根本没有理会林歌的问话,继续用那温柔的声音唱着歌。
呵呵……这就是所谓的信任?徐云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对方对他们真的没有多少信任度可言。
这么艳阳高照的天气下,愣是一丁点光都感觉不到!乌黑乌黑!
“那就来吧。”文枭道,他们眼睛看不到,听到点东西还是好的,至少能在女人的歌声里听出她是不是有什么其他行动。
“不会的。”毒樱道:“我就坐在这里,一动都不会乱动,如果您不相信的话,我可以给您唱歌听,一直唱。”
“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表明对黑鸦的信任。”徐云道:“我希望到时候黑鸦也能给我更大信任。”
“放心吧,徐先生,我们老板会让您通过一次交易便彻底了解hetushu•com他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信誉对于他来说,比生命还要重要呢。”毒樱说话间,拿着眼罩的手仍然没有放下。
终于,他们感觉到汽车的速度开始放慢了,这是到达目的地的节奏,随着汽车的缓慢减速,很快就停了下来。停车的一刹那,林歌积压了许久的不爽终于释放出来,他终于可以一把摘掉眼罩了!
有些时候不只是人的眼睛可以记得路,人的耳朵也是可以记的路的。每条街道都有每条街道特殊的声音,每条街道呈现的东西不一样,所以对外界的声音也就不一样。
说完,毒樱就把三个黑色的眼罩递在了三人的面前。
这时候即便是徐云,也和文枭犯了一样的错误,他们以为让毒樱唱歌就能判断出她不会有什么不轨行为。而毒樱的想法是她的歌声可以遮消车外的其他声音。
“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信任。”林歌摇摇头道:“黑鸦既然连这么点信任都没有,那我们对他也真的是没什么信心了。”
这种记忆方法对于徐云来说还是挺好使的,至少现在徐云还一直在脑海里绘制路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