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八季 怒龙惊天

第0162章 出发

这种打死人白打的情况下,这些暴力分子怎么可能对徐云他们心慈手软呢,这是徐云将要面对的最大麻烦。
清晨的阳光总是伴随着鸟语花香,如果是出来度假的话,徐云真的会蛮喜欢这个地方。
毒樱已经两天没睡好了,能不熬出黑眼圈吗。
终于又是一夜熬过去,毒樱比所有人都早起一步,她收拾好一切,整装待发。
这话的矛头直指林歌,当然这一切都是做给毒樱看的而已。林歌瞪着文枭这边,却最终一言未发,扭头生闷气。看到这种关系,毒樱心里就放心多了。
黑鸦这种人可绝对不会有什么心软这种概念,威胁到他的他一定会铲除,只有这样他才能高枕无忧,继续在东瀛做他倒卖华夏文物的教父。对付他,徐云必须要万分谨慎。
徐云深呼一口气,希望如此吧!
“越是最关键的时候就越危险,黑鸦就是因为知道这个道理才会让他的人这么谨慎的。”徐云道:“咱们也要打起精神,这可是最后的时刻了。”
把文枭安排进入对方阵营,无非也就是为了和*图*书给自己争取一个擒贼先擒王的可能性,只要黑鸦足够相信文枭,那文枭就有机会控制现场。
“我跟谁走得近,都轮不到你过问。”文枭对林歌的态度仍然是昨天那副样子,一言不合直接出口就堵!
第一个走出房门的是林歌,他看到毒樱就在他们所住之处一夜未归,当时就笑了:“你也太辛苦了吧,担心我们会跑?怎么可能,我们还有一半的钱没有拿到呢。”
“既然还要等,那我们是不是要做点什么打发打发时间呢。”徐云道:“一二三四,四个人,够一桌麻将了,只可惜你们这边没有棋牌室啊?罢了,弄个扑克玩儿斗地主吧。”
难不成黑鸦这次压根就没打算让他们活着出来?
文枭和毒樱敲开徐云房间之后,林歌阴阳怪气的看着两人:“看不出来你俩还挺配呢,什么时候走的那么近了?”
“扑克都没有啊?那你们的生活也实在是太没有情趣没有滋味了。”徐云无奈道:“那就各自看天,等呗。”
一旦真的伤了那些人,东瀛方和图书面会参与调查将给他增加麻烦,而且暴力组织也绝对不会轻易放下这种事情。
这种猜想也真的说不定,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徐云,他自己会怎么办呢?当然也是要直接把对方给喀嚓了……
得知要去属于黑鸦个人的山庄时,徐云既感到了兴奋,也感觉到了不安的味道。原因很简单……黑鸦既然在明明怀疑他们的情况下,还请他们去他的老窝,显然是别有目的。
“为什么不回去?”徐云一怔:“华夏还有很多生意等着我们去做,难道你不想赚钱了?”
林歌去了徐云房间,中途路经文枭房间的时候,连看都没看一眼。毒樱心道,这两边似乎是真的不会那么轻易融合了啊。
“我也在等电话通知。”毒樱不等两人开口问:“得到通知我会第一时间带你们去。你们放心,不用着急。”
徐云点点头:“是啊,等手里的事情搞定,我们慢慢谈。”
好在黑鸦没有让他们等太久,九点多就打来了电话,让毒樱安排带他们前往他的山庄,他已经和买家联系好m.hetushu.com了,十点半,大家都在他的山庄会合,交易完成之后,一起吃个午饭喝杯酒,庆祝一下。
徐云也已经穿戴整齐,就等毒樱那边给他通知,林歌笑了笑,指着门外道:“那妞估计是一夜没睡,俩眼都瞪肿了。”
最让徐云头疼的就是黑鸦的手下,他显然不可能有那么多钱养那么多人为他做事,毕竟他不是那种大型的黑暴组织,但是他能有关系跟那些东瀛黑暴组织的头目借到那么多人。
所以徐云不能动那些前来助阵的家伙,徐云不能去招惹那些家伙,却不代表那些家伙不能招惹徐云。一旦黑鸦有命令,这些暴力分子才不会理会那么多,他们真的会开枪。
“去,当然要去。”文枭点点头,指了指自己怀抱的这木盒:“这东西现在可不只属于我一个人。”
“我当然不担心这个,我是来接你们的。”毒樱脸上挂着习惯性的微笑:“我们老板已经安排好了,等到电话之后我就会带你们去交易。”
“放心吧哥。”林歌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发生什么事和图书儿,那也不可能难得住咱们。”
这些人的手里还有那么多只枪,这是徐云觉得最难搞定的。毕竟是在东瀛,他要抓的是直属黑鸦犯罪集团的人,而那些东瀛暴力组织的人他不能轻易去碰。
说到这里,徐云和文枭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毒樱的身上,毒樱当然知道两人心里想要问什么。
毒樱摇摇头:“没有扑克。”
“林歌,你少说两句。”徐云让林歌退下,自己则是用比较缓和的态度对文枭道:“文枭,一切马上就要结束了,辛苦你了。昨天我们发生的那些不愉快,你千万别往心里去,都是大家过于紧张造成的。”
文枭摇摇头:“徐总,我可不像是某些人小肚鸡肠能记恨一夜。”
文枭微微一笑:“是吗?那我可怕承受不起……不过,如果我不准备回去了呢?”
这种感觉让人相当的不爽,徐云的担心绝非没有意义,黑鸦这种人脑子里会有无数种鬼主意,让你完全猜不透他。
“看来你休息的还挺好。”毒樱淡淡道:“他们已经都在徐先生房间了。你要不要过去。”
“文枭http://m.hetushu.com,你就当给我一个面子。”徐云道:“等到交易结束,我们回国,我一定摆场,让他个小兔崽子亲自给你倒酒赔罪。”
徐云这次可属于豪赌,不仅仅是拿了黄金佛头去赌,还拿了他们三个人的生命安全去赌,一旦稍有失误,后果不堪设想。
“想是想,只不过我的风险可比你们大太多了。”文枭说完,皱了皱眉头,似乎不想说太多这个问题:“等交易结束再说吧。现在手里的事情还没搞定,想其他的都太遥远了。”
“那敢情好,终于不用再熬了。”林歌道:“你这熊猫眼都熬出来了。”
可惜他现在的心情跟这鸟语花香完全不符,昨天一晚徐云一样没有睡好,紧张的时刻到了,徐云虽然已经安排文枭成功打入对方内部,可是却仍然无法预判黑鸦下一步到底将会要做什么。
这时候文枭也终于走出房间,装有黄金佛头的木盒那绝对是和他形影不离啊,他刚探出半个身子,就看到了毒樱的身影:“你还真是在这里待了一夜?够拼的啊……我也是服了你了。”
呼……终于等到了最后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