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八季 怒龙惊天

第0177章 心智超高的女孩

比如说,知人知面不知心。
“我特别不喜欢你们这种人,把自己国家的文物当做自己发财的东西。”也不知为何,大久保千美说出这样一句话:“如果我能代表华夏法律,一定会严惩你们这种人……对文物的犯罪是可恶的,是不可饶恕的。”
“我会自己打扫房间的。”大久保千美淡淡道:“所有人都知道我的房间进不得,进来就不可能再走着出去。你算是很厉害的了,进了房间还坚持了一阵子才迷倒在地。”
他敢这么赌也是因为他觉得大久保千美不是那种会直接致人于死地的女人,而让徐云没想到的是她非但没有置他于死地,甚至都没有通知手下来对他怎么样。
“我还是第一次在男人面前没穿衣服,说真的,的确有些不适应。”大久保千美淡淡道:“但是我没有带换洗衣服去温泉池的习惯,也从没有过其他人进入我的房间。所以我在自己房间换衣服都习惯了……”
徐云有点忍不住了,他真有点忍不住了,刚才大久保千美穿衣服hetushu.com的一幕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它,一个世界级的魁宝,将永远无法进入博物馆,永远不能把自己展现给世界。
这话徐云还真不爱听,正所谓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一个道理,没有买卖就没有盗卖。如果说没有人喜欢收藏这些东西,没有那些有钱人那么自私的想要把文玩古物放入自己的口袋里,那谁还会去倒斗啊,谁还愿意下墓啊。
“可是……今天的白天你却根本没有出门儿,一直到晚上才离开酒店客房。我知道这一切当然会觉得刻意。”大久保千美淡淡道:“我的房间角落点了迷散木,无色无味,没有人能抵挡住它。可我却从小就闻习惯了,早已经有了抗体。”
就好像说的倒斗跟玩过家家似的没危险一样,还真不知道这黄金佛头是死了多少人才最终得到手的呢。
“你们这些文物倒卖的家伙,真的是太给祖宗的脸上抹黑了。”大久保千美对徐云他们的这种行为似乎特别的感到不耻。
大久保千美和图书就这样面对昏迷的徐云自言自语着:“你们既然留下,就一定是图谋不轨。我安排酒店的人一直都注意你们,你们昨天放下东西就跑出了酒店,这我可以理解为你们迫不及待的想要品味东瀛的美食……”
说完,也不知道为什么,大久保千美就突然失声笑了起来。
我擦,你既然知道,那为什么还要买呢?那为什么还要助长文物走私贩卖者的气焰呢!?徐云真的是差点被气的起身瞪眼。
大久保千美把徐云处理完之后,并没有按照正常的步骤喊人,或将徐云关入什么密牢之类的地方,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残酷严厉的拷打之类的。
“妈,你经常说的那句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今天才算是彻彻底底的理解了。”大久保千美仍然自言自语道:“但我真没想到,这一句话会符合在这样一个人的身上,这个人真的很难让你对他产生恶感,是吗?”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有这样的心智,想必也只能是大家族里成长起来的孩子才会拥有的吧。
现在和*图*书这黄金佛头被大久保千美藏的一点线索都没有,她还说这些话,真能把死人都给气活,好在徐云的定力比较深,还真没被她的话给气醒过来。
大久保千美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在黑鸦那个地方完成交易之后,就有过要对付徐云的念头了啊!
“既然你们做了这生意,还想要返回时暗中把东西拿走,那就不要怪我对你不仁义了。”大久保千美淡淡道:“当我从酒店碰上你们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你们不对劲儿了,真正的交易者只对金钱有兴趣,不会对东瀛的风景有兴趣的。他们会更迫切的希望回到国家分赃拿到属于他们的那部分钱……而你们却不是。”
大久保千美再一次的陷入到沉思:“一个黄金佛头,对华夏到底将会有怎么样子的影响呢……这对华夏的历史研究又会有什么样子的影响呢,对佛学历史又会有怎么样的历史意义呢……”
“果然,会贩卖自己国家文物的人,绝对都并非善类。”大久保千美似乎是跟什么人说起话来的自言自语道:hetushu.com“我本以为这会有意外,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在这个人的身上看到任何奸诈的气息……所以我才没有安排人对他们动手,却真想不到他居然会主动找上我。”
反而是就坐在他的旁边,自言自语的说了很多话。就仅仅凭借这一点,徐云也敢说大久保千美绝对是一个有胆识的人,也是一个绝对自信的人,不然她不可能选择自己一个人和徐云留在房间。
她似乎特别喜欢这种自言自语,或许是太聪明的人都有一点自己的小怪癖吧。
这大晚上的,大久保千美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对空气说话还挺吓人呢,难不成这屋里有鬼啊!还有,同样都是一个屋子里有迷散,但大久保千美就跟没事儿人一样,完全不受影响。
大久保千美把这黄金佛头给收藏了,就意味着这个黄金佛头失去了原本属于它的那么多的意义,只剩下一个给人欣赏和感叹的意义了。而且这种欣赏也只能来源于收藏家和少数人。
这一切显然都是这个黄金佛头的意义,如果没有这个黄金佛头,那华夏http://www•hetushu.com就不会有研究这些东西的机会。这一切的意义就是如此的重大。
看样子,大久保千美这迷散木是必备品,怪不得她房间根本不用锁门,敢进她房间的一定都是徐云这样的下场。
没错,这种程度的迷散还不足以让徐云真的失去知觉,只会让徐云短暂的感觉到头脑部分的不适应,因为徐云特别想要搞清楚大久保千美把佛头藏在了什么地方,所以他才会赌博式的装作昏迷。
她一直认为自己对面相的研究算是不错的了,但是她却万万想不到自己在徐云的脸上没有看出来半分“奸诈”的面相来。这让大久保千美不得不感慨,华夏有些话真的是精练而有道理的精辟之语。
不过,从她会把徐云仔细的捆绑束缚上,也可以看的出她是一个自信的人,做事会给自己留有退路,即便是对方真的有万一情况清醒,她也不会把自己置身于一个危险的处境。
就这样,大久保千美盯着徐云十多分钟,她似乎是想要在这个男人的面庞上找出一些什么东西,可是最终却让大久保千美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