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八季 怒龙惊天

第0179章 双管齐下

“你们已经把黑鸦给……抓起来了?”大久保千美这下就更惊讶了。
“其实我觉得我们比电影学院毕业的还专业,他们还有笑场卡机的时候,我们可是来到东瀛的那一刻就在演戏,一直到抓捕黑鸦才停机呢。”徐云道,其实演员还是蛮辛苦的。
“他在华夏当然很臭,臭气熏天,一点都不弱于之前的小犬蠢一郎呢。”徐云道:“所以如果我们走正规申请,他一定会叨逼出来一些乱七八糟的规定来……其实他就是犯贱,看不得别人好。”
“看来安培在你们华夏名声真的很臭。”大久保千美皱了皱眉头。
两人之间的气氛异常的缓和,很快徐云就意识到不对劲儿了。
大久保千美这才意识到她整个中午看到的都是一场戏,真的好逼真的一场戏:“你们难道都是电影学院毕业的吗?”
林歌百思不得其解,无色无味的……难道是迷散?呼,如果是那个东西可就麻烦了,他虽然有过抗药性训练,但是这迷散太厉害,就算他能抗住不昏迷,也是非常勉强的。
林歌一下就紧张了起来,他很清楚的和图书意识到出事儿了,可是当他意识到这些的时候,似乎一切都已经晚了,他感觉自己的双臂软绵绵的,几乎无法抬起,这种感觉相当的不棒。
“如果你们东瀛能让你大久保小姐当选,我觉得我们两国关系一定会出现空前的缓和。”徐云道。
徐云怔了一下,是啊,他们的行踪早已经让大久保千美怀疑了,所以她会提前一步做出安排也是很正常的。现在就要看林歌的造化了,如果林歌能躲过这一劫最好,如果不能,那也真就麻烦了。
“……”徐云现在很谨慎,对方越是表现的那么平淡,他心里就越是没底儿,万一她和他的谈话只是拖延时间呢?
任务完成了,以后东瀛就再也没有黑鸦这样一个靠谱的文物中介者了,这意味着什么?这对东瀛所有华夏文物搜集者将会是多么沉重的打击啊。
这迷散相当厉害,徐云虽然能抵抗住不昏迷,但是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他脑子始终有种昏昏沉沉的感觉,就好比那种平时八两酒量的人,这次喝了一斤的感觉。
“文枭啊。”徐云hetushu.com道:“看来他的确是个好演员……很适合演戏。”
徐云没有否认:“没错,黑鸦已经在被我们的人带回华夏的船上了。虽然我们这次抓捕的行动并没有按照正规的规定来执行,但你应该知道,如果走正规手续申请到东瀛来抓人的话,就凭你们现任的首相,绝对不会轻易答应的。”
大久保千美的下巴已经彻底惊掉了,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竟然陷入了这样一场大事之中,可是作为买家,对方难道不应该把她也给抓了吗?
房间里面有人来过!因为他记得非常的清楚,他们离开的时候他是开着窗户的,因为他特别不喜欢那种空气无法流通的感觉!
徐云似乎看出了大久保千美的不解:“如果你是华夏人,我也一定会把你带回华夏去受审的。但你是东瀛人,我没有那个权力。你购买是你的自由,但这个东西只是一个任务道具。任务结束了,道具必须收回。所以……只能对你说抱歉了。”
“大久保小姐,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徐云知道大久保千美一定想不明白事情的复杂:“hetushu•com我根本不是什么聚才集团的人,也根本不是什么倒卖文物的贩子,我来东瀛只是为了能把黑鸦这个文物走私中转点给彻底解决。那样我们华夏的文物就不会再流入到你们东瀛了,我这样说你就明白了。这个黄金佛头只是这次任务不可或缺的道具。”
“东瀛社会男尊女卑,不可能的。”大久保千美道:“你就不要幻想了。而且国家政治的事情我不想参与,勾心斗角的太累了。我现在只想知道,你们两个人都留在了东瀛,谁扣押黑鸦离开的?”
大久保千美摇摇头:“没什么。我不介意,一点都不介意。”
林歌就算是能扛得住药性,恐怕也是这个状态,昏昏沉沉的这个状态还怎么跟对方反抗。徐云中午又不是没见过大久保千美的保镖,显然都是相当职业的欧美高手。
对付起来一点都不简单,迷散状态下的林歌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徐云耸了耸肩膀:“难道我还说的不够清楚吗?黄金佛头不属于任何人,属于我们华夏,属于政府,只有政府把它保护起来,展示出来,它才能属于m.hetushu.com所有人,属于全人类。不是吗?”
徐云皱了皱眉头,如果是这东西,林歌还真的就悬了。
大久保千美简直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难道这个人是个疯子吗?盗墓得到的黄金佛头,拿出来卖掉然后再偷回去,抢回去交给国家?天呐……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林歌按照徐云的吩咐,一口气跑回了酒店,回到酒店之后他就开始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他的心情很混乱,既兴奋又不安。
房间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能让他有这种感觉呢?
就现在这个状态,他们之间……难道真的是要交朋友?可即便是交朋友,这佛头事情上的原则也不能改变。
说着,大久保千美指了指自己手腕上的智能手表,示意她的指令是在这上面发出去的。
“大久保小姐,其实我非常乐意跟你交朋友,但是这佛头的事情……我不能放弃。”徐云道:“如果因此而得罪了大久保小姐,我也只能是不好意思了。”
虽然徐云这骂的相当直白,但大久保千美却并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似乎这一切都是应该的。
此地不宜久留,林歌和图书踉跄着开门准备离开,可当他开门的时候,门口已经站了五个戴着简易空气过滤面罩的彪形大汉,这五个人可不是普通打手,那都是国外特种兵退伍下来的高手,都是大久保千美身边最安全的保障。
徐云这样说,她是相信的,因为她自己都觉得安培家族做事没有脑子,任何决定都是那样的有病,尤其是一些针对华夏的变相挑衅,真不明白他是为什么。
林歌的第一反应就挥出一拳,虽然将对方其中一人打开,但是却被紧跟着的另外一人踹进了房间。他感觉身体很软,很软,完全无力反抗。
……
“我想,不出意外的话,他是很难逃走的。”大久保千美道:“我不相信你们两个人都对迷散有抗性。”
“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一定很忐忑。”大久保千美道:“但你现在带佛头离开的话,回酒店也没办法跟你的朋友会合呢。因为你进入我房间的时候,我就已经安排人去酒店对他进行抓捕了。”
当林歌觉察到自己有些头昏的时候,他甚至以为是因为他跑的太快而缺氧了。随后林歌发现紧闭的窗户时,他的心就咯噔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