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八季 怒龙惊天

第0187章 徐云临时改变决定

“是的,他们又来找麻烦了。而且这次他们请来了两个高手,我们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您一定要快去看一下,不然的话事态会变得更严重了啊。”那人道:“大久保小姐,我们没有那样的高手去和他们的那两个高手相抗衡啊,这次恐怕真的……”
“现在真的……哎……”那人看上去相当的懊恼,还能有什么路?除非能有更厉害的高手站出来帮他们硬碰硬的解决事情,不然根本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
大久保千美这一刻的感动差点让自己哭出来!
今天,徐云同样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这只手就像是有魔力一样,瞬间帮她全身都注满了力量!
谁都不能体会她这两年的辛苦,真的,而今天不一样了。
大久保千美虽然脸色很不好看,但她仍然保持着自己的冷静:“你放心,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会有办法的。”
大久保千美的脸色似乎变得不太好看:“是不是他们又找麻烦了。”
“出事儿了,出大事儿了。”那人的声音很焦急,好和_图_书在徐云听的懂日语,他停下了上船的脚步,想要知道他们碰到了什么麻烦。
林歌怀里抱着装有黄金佛头的木盒,就像是抱着自己的孩子,爱不释手。徐云和大久保千美道别却有些依依不舍,心里的那种感激真的会让徐云记一辈子的。
徐云转过身:“碰到什么麻烦了吗?”
大久保千美微微一怔,她看了看时间,距离开船只有十几分钟了,游轮再次鸣笛了:“没什么的,祝你们一路顺利,我就不等着开船了……实在不好意思了。”
真正的心痛和流泪,她也只能深深的埋藏在自己的心底,没有任何人在这两年里看到过大久保千美的泪水,她一直都认为自己的泪水早已经随着父母的离开而永远的干枯了。
在她的话里,徐云听得出来,她一定是碰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若不然她不可能着急离开,连这十几分钟都不等了。
“又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徐云无奈道:“去吧。”
而她的温柔,她的软弱,她只会留给她爱m.hetushu.com上的这个男人!
“我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如果不是还有事情要处理,我一定会跟你一起去趟华夏。”大久保千美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希望你回到华夏之后不要把我们的约定忘记哦。”
自从两年前他的父母去世,就再也没有人能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挺身而出帮她一把。她永远都只能自己帮助自己,永远都只能自己咬着牙挺过一个又一个的难关。
在她再一次陷入这种绝境的麻烦中时,一个男人是那样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挺身而出。
可就在这一刻,她才知道,当有一个强有力的肩膀和胸怀能让她依靠的时候,她仍然是过去那个也有脆弱的天真女孩。她仍然可以肆无忌惮的去流露出自己内心一切被别人视为软弱的东西。
大久保千美毕竟是女孩,不论她有多么的坚强,但是在这一刻,她还是没有忍住,流下了不争气的眼泪。
“徐云,谢谢你。”大久保千美毫不顾忌周围人们的目光,直接扑到了徐云的怀抱中http://www.hetushu•com,这个男人是她这一刻最强大的依靠,是她这一刻最值得信任的依靠!
时间总是那样,当你希望能过的快一些的时候,它会走的非常慢,让你有度日如年的错觉。然而当你希望它能够慢一些的时候,却又觉得它是那样的如光如电,转瞬即逝。
徐云轻轻的抱了一下大久保千美的肩膀,低声对她道:“这里有好多人呢,你不能让他们看到你的眼泪,如果要哭的话,等麻烦解决了,回到家里,我借给你肩膀,多久都可以。”
稍作迟疑之后,林歌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保证完成任务。哥,你就放心留下来帮大久保小姐解决麻烦。佛头有我呢,人在佛头在。人就算不在了,也一定是把佛头亲手交给首长之后!”
大久保千美的手机在车里的包内,她只顾着最后送走徐云,完全没去想其他的事情,就更不可能听到电话声了。
“怎么了?那么着急。”大久保千美皱了皱眉头道。
“东西林歌会保护好,而且上船后还能有什么危险呢。呵和*图*书呵……”徐云笑了笑:“但是你有麻烦,我这个时候若是见死不救,那我可现在就不是男人了。”
“是!”林歌说完,头也没回就上船了。
大久保千美微微一笑:“那你们就上船吧,等船开了我就离开。”
徐云点点头,他知道,该走了,越是迟迟不肯分别,越是会让分别变得难舍难分。
大久保千美则是到现在也没回过神儿来,游轮又一次的鸣笛才把她惊醒:“徐云,你应该回去完成你的任务啊,你为什么要……”
大久保千美被徐云的话逗的破泣为笑,是的,徐云说的没有错!她不能流泪,她要让外人看到她的坚强。
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候,准备开往华夏的那满载汽车的邮轮还有半小时就要起航了,大久保千美亲自送徐云他们来上船。
徐云简单的一个决定,却给了她多么大的鼓励和感动,这是其他人谁都无法理解的!这种感觉让大久保千美一下就回到了两年前……
两年前,不管她碰到什么样子的麻烦,碰到什么样子无法解决的问题,她的父亲总会和-图-书站在她的身后轻轻的拍拍她的肩膀,告诉她,还有我。
徐云突然回头对林歌道:“鸽子,新命令。你先带佛头离开,到岸之后的事情已经联系好了,首长会安排人接应你们。我随后再回去。”
说完,徐云拍了拍大久保千美的肩膀,示意她不要慌张,任何事情都有解决的办法。
就在这时候,一辆汽车赶到现场,车内的人下来之后气喘吁吁的跑到大久保千美的面前,脸色非常的难看:“大久保小姐,我打你电话你一直不接,知道你在这里我就赶来了。”
“不会的。我绝对不会忘记。”徐云说完,深深的鞠了一个躬,这是替佛头鞠的,他代表所有华夏流失的文物向大久保千美鞠躬。如果世界上多一些她这种真正懂得什么才是文物价值的人,就不会有那么多文物流失了。
林歌和大久保千美都愣住了。
其实这才是她最真实的写照,她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而已,她有她的脆弱,可是生活却让她永远不能把自己的脆弱展现出来,她只能用厚重的伪装,把一切的脆弱包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