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八季 怒龙惊天

第0211章 天罗地网

“龟山会长身体有些不适,所以一直在那边的木屋休息。”中田和也道:“舞奈小姐应该不会介意吧?”
“龟山会长真的说笑话了。”大久保舞奈道:“我一个小女子怎么好意思惊动龟山会长您呢。听说您的身体不舒服,那就快回去休息吧,这里的事情我们能搞定的。”
大久保舞奈松了一口气:“哥,我把人给你们带来了,剩下的事情我可就不参与了。”
所以龟山纯三郎和东瀛的各大政治家族走的特别近,所以他还有个外号叫政府犬,当然这个外号只能是一部分人背后里的叫他,敢当面这样叫他的人还真没出生呢。
手机再次响起,大久保舞奈打来的:“是不是你已经到了?”
这个消息对于大久保舞奈来说的确有些震惊,她一直都以为这事儿出面的应该还是中田和也,因为义和会外面的事情龟山会长基本都不会露面的。
“舞奈小姐,这事儿可不怪我啊,如果我知道你会来,我一定会恭候大驾。”龟山纯三郎是个老色鬼,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他也知道大久保舞奈的放荡,所以丝毫没和-图-书有伪装自己的本性。
现在可不是徐云吐槽的时候,徐云打量了一下这个林场,外面看起来风平浪静的。他知道,这越是外表看起来风平浪静的东西,里面就越是汹涌澎湃啊。
有些人都说了,就算龟山纯三郎在东瀛弄出大爆炸,只要不是核爆炸,都不会有人敢把他给抓住关起来。
不过,对此龟山会长很有信心。
大久保舞奈有些恼怒,可却无法发泄:“哥,之前你可不是那么说的。剩下的事情都是你和义和会的人处理,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啊!”
这就是龟山的实力,姓龟的人并不一定就是龟孙子啊。果然是人不可姓像。
而这时候大久保艺也知道自己应该出来和他聊一聊了。
徐云自然也注意到了那些监控设备,但是他一直都装作无所谓,没有刻意的去关注那些东西。
就算背后敢这样叫他的人也不多,并且即便这样叫他,也都承认他的实力。
义和会的现任会长,龟山纯三郎,曾经参与过本州岛最大的黑帮火拼事件,也正是因为那次事件,龟山纯三郎奠定了http://www.hetushu.com他在东瀛黑帮社团组织里面的地位,很快,他就成为了义和会现任会长。
面对面前这偌大的林场,徐云想到了经常活跃在电视画面里的那个光头和两只狗熊,一个看起来没什么意义也没什么笑点的作品,竟然能成为一个上到八十老叟下到二岁娃娃都耳熟能详的东西。
看着监控画面里走进林场的徐云,大久保艺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满足的笑容,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只要徐云进来,就别想再活着出去了。
对于这个话题,中田和也不想说太多,他差点都要被会长给骂死了!
正在监控屏幕面前的大久保舞奈连忙道:“我只是听到了刚才有汽车的声音,所以才打电话问问你。”
“艺君,这可是你的不对了,你也没跟我说过舞奈小姐会来啊。”龟山纯三郎笑眯眯道。
徐云挂了电话,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做了我?走起,管他里面是什么人呢。义和会又怎么样,昨天交手还不是被他打的屁滚尿流的,完全不是他对手啊。
中田和也在旁边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他是徐云http://m.hetushu.com的手下败将,而且被徐云教训的非常凄惨。面对徐云,他至今都有些胆怯,即便今天是天罗地网,在这个林场里徐云可以说是插翅难飞了。
大久保舞奈道:“你们要杀人我不管,你们杀了二哥我也不管,但别在我面前,我可是信佛的人!”
大久保艺计算了一下时间,起身道:“龟山会长,还是让我先会会他吧,就算是让他死,也要让他死个明白,不能那么毫不知情的就挂掉了。那样对他可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一点。”
“哟,有监控?”徐云微微一笑,他目光四下搜索,这地方绝对有监控,只不过一定是藏在了不起眼的地方。
大久保舞奈没再说话,就算是他不舒服不来见她一眼,那也应该有人跟她说一声吧?就她像是一个傻子一样来到林场,竟然才知道龟山纯三郎就在这监控室旁边的木屋里。
“到林场里面吧,这里面更安全一些。”大久保舞奈道,她已经成功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我在里面等你呢!快!”
“恩。”徐云道:“不管有没有监控,我都来了就是要见你的。你在哪?http://m.hetushu•com
而义和会也因为他而强势崛起,龟山纯三郎是聪明人,他很清楚自己应该和什么样子的人接触,自己才能更安稳的发展势力。
根据林场里面的主要路径,徐云很快就来到了那个给他准备好的包围圈。
可惜的是,大久保舞奈虽然本性放荡,但是她也是有选择的,她喜欢帅哥,面对龟山纯三郎这种又肥又丑又老的男人,她可是完全都提不起来兴趣。
“舞奈,你说话最好是注意一点。”大久保艺道:“龟山会长身体不舒服,应该多理解。”
当大久保舞奈表现出了自己不爽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传来,龟山纯三郎居然也起身到这边来了,估计也是觉得时间差不多了。
这时候徐云已经进入林场,一路的监控把徐云的行走路线记录的清清楚楚。
“龟山会长,您就放心吧,今天,他插翅也难飞。”大久保艺自信满满道:“我就不相信那么多人,那么多枪,连他一个人都搞不定。那天中田先生失误完全是因为准备不充分,不然怎么轮得到他嚣张。”
“这怎么可能没有关系呢,这事儿的关系重大着呢。”大久保艺hetushu.com道:“你若是走了,可就看不到好戏了。现在千美那边应该已经进入圈套了,你放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舞奈,我们都是自己人,你还想动什么心思?”大久保艺微微一笑:“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你不会以为你现在离开,这个男人若是出了什么事情,就都跟你没有关系吧?别忘了,他来这里是你约来的。”
龟山纯三郎摇摇头:“不行,这次的事情我必须要亲自参与,我必须要看看,那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能一个人摆平我义和会那么多兄弟,这口气我可咽不下去啊。”
大久保舞奈一怔:“龟山会长也在?!”
大久保舞奈看上去稍有不爽道:“我当然不会介意了,而且有什么资本介意啊。龟山会长那么大的人物,也不是我能随随便便就见的啊。”
“信佛的人竟然不戒色?”大久保艺不屑道:“舞奈,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你若这样,龟山会长会笑话我们的。”
然而即便是这样,中田和也仍然没有太大的信心,他不知道徐云可以做出什么样子的事情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就算能拿下徐云,他们也一定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