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八季 怒龙惊天

第0214章 只有永恒的利益

“你跟了我这么多年,难道还不明白这么简单的道理吗?”龟山纯三郎道:“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谁给我们的利益多,我们就和谁合作。这个道理你能想明白吗?”
“我相信,佛头肯定不如你的命重要。”龟山纯三郎点点头:“但是,佛头这东西,你怎么样才能保证能……”
“这倒不必了。主凶肯定不能原谅。其他人就算了。”徐云道:“千美小姐可不是个不讲究情谊的人。希望龟山会长这两天就安排这件事情吧……我保证,两天之后把佛头送到你面前。”
大久保艺一怔,他知道,龟山纯三郎口中的附庸者就是自己!
“徐云先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龟山纯三郎道:“之前我们的过节,我都可以全都不计较。我给你时间,把佛头拿到我的面前。”
可大久保家族的千美一旦完了,其他人还有谁有这个挣钱的能力?
“我若是说,现在就把佛头给你拿出来,肯定是假话。”徐云道:“但如果龟山会长愿意跟我合作,其他的事情都好商量。”
龟山纯三郎笑了笑,其实如果大久保家族没有了大久保千美,一定会短时间就没落的,http://www.hetushu.com这点他很清楚。
徐云点了点头:“一个佛头,救千美小姐一命……这个交易非常的划算。龟山会长,我答应你,佛头我一定拿到你面前。这本就是千美小姐给我的,我现在拿回来救她,一点都不过分。”
“明白就好。以后做事,就要这样,只看利益……其他的都无所谓。”龟山纯三郎微微一笑:“我还真想见识见识,上百亿的佛头到底是什么样子啊。”
反复思考之后,龟山纯三郎觉得换一个合作方式,对他的利益来说或许可以最大化。
大久保家族彻底没落之后,那安培家族就不需要花钱雇佣他来找大久保家族的麻烦了,那他龟山纯三郎还有什么利益可图?靠大久保家族给的保护费?
大久保艺真的是恼怒啊,若不是因为自己的太贪心,就不会出这种事情了啊。
“你这时候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吗?我有阴谋诡计?今天的阴谋诡计可是你设下的,我是中计的人。”徐云笑了笑:“龟山会长,你觉得一个中计的人还会耍花招吗?”
“那我就先告辞了。”徐云没有回头,直接离开林场,他需要用最短的时间制和_图_书定一个方案,林歌现在这个时间已经回国,他要给万狂啸打电话,让他们尽快安排林歌做最早的飞机飞回东瀛。
龟山纯三郎看着徐云,试图看穿他的话到底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这点小事儿也太简单了。”龟山纯三郎哈哈道:“你面前就是真正的凶手啊。徐云君,只要有佛头,我就能让大久保这一代其他所有人因为这件事情蹲进去!”
龟山纯三郎自己心里当然已经有了自己的一个决定,他很清楚有些事情应该如何解决。
而且这眼前还直接损失一个价值百亿日元的佛头,龟山纯三郎还真舍不得。
“舞奈小姐,说实话,我还真舍不得你走。但是呢……我知道,你不得不走。”龟山纯三郎道:“我有事情要你去做,通知你的那两个兄弟,今天晚上,我想跟他们见面,包括你……有些事情,我们之间要好好的谈一谈。”
“龟山会长,两天之后,我们做过交易。你要佛头,我要千美小姐平安无事的出来。”徐云最后确定道:“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徐云道:“人不是千美杀的,是谁杀的,是不是龟山会长也可以帮我找出来。”
等到所有人www.hetushu.com离开,中田和也不甘心道:“会长,难道真的就那么便宜了那个徐云?”
“龟山会长果然是爽快人。”徐云道:“那就麻烦会长把这两个人给……”
“艺君,我觉得我们的合作应该到此为止了。”龟山纯三郎微微一笑:“你手里没有佛头。”
说完,龟山纯三郎一挥手,指着大久保艺道:“把他先给我押了。”
当然,林歌回来不能空手……要带佛头。
徐云拍拍手:“说的很好,你都以为我根本拿不回来,还跟我谈什么佛头的条件?我到底能不能把佛头拿回来,你自己心里清楚,所以你才会跟我谈条件。”
中田和也点点头:“是,会长,我明白了!”
“我知道会长的意思了,我现在就去通知他们!”大久保舞奈松了一口气,现在离开这里对她来说是最重要的,气氛太恐怖了。
龟山纯三郎道:“我相信你是一个讲情义的人,我等你。”
龟山纯三郎微微一笑:“徐云先生若是能先把佛头给拿到我面前,我们任何事情都好谈。你也听到了,现在千美小姐面临的是故意杀人的指控,我能帮她。如果你愿意的话。”
“大久保千美若是因为涉及故意和*图*书杀人罪而出不来,其实对我没有任何好处。”龟山纯三郎笑着摇摇头:“艺君,我突然想明白一件事情,宁愿要一个有能力的对手,也不能要一个没能力的附庸者。”
“龟山会长,信我还是信他,你完全可以自己选择。”徐云道:“如果会长愿意跟我合作,佛头的事情好商量……毕竟我的命比佛头更重要。”
大久保艺赶紧试图制止:“不要相信他!会长,你相信我,他一定是有什么阴谋诡计!”
而且,如果把大久保千美给扳倒了,安倍家族也一定会非常开心,这点龟山纯三郎也清楚。只不过,他总觉得若真的是这样,对他有什么利益呢?
“我只是……”大久保艺一时语塞,根本不知道如何解释。
“龟山会长!那佛头已经被这家伙的同伴带回了华夏,他根本不可能拿回来了。”大久保艺道:“您千万不要被他的阴谋诡计给骗了,他肯定是想要挑拨离间我们之间的感情,然后利用这一点让我们难做!”
大久保舞奈眼看着徐云离开,又看着大久保艺被扣押起来,她整个人都不好了:“龟山会长……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是不是也应该告辞了?”
龟山纯三郎点点头:“和图书当然,就这样说定了。只要让我看到佛头,一切都好说。”
大久保艺的脸色一变:“会长,我跟您承若过,只要我们合作,这次事情解决以后,你要多少钱,我们都好商量!到时候我就是大久保家族的当家人了。”
没有了,没有任何人有赚钱的能力了。没有赚钱的能力的人怎么可能满足龟山纯三郎的大胃口呢?
“龟山会长!你不能见利忘义!”大久保艺歇斯底里道,可是这林场之中,什么声音都传不出去!
“你说的也太肯定了。”龟山纯三郎道:“比起你能不能当上大久保家族的当家人,我更愿意去赌一下佛头。”
“一个佛头难道不足够让我变卦吗?”龟山纯三郎道:“一个佛头都能让你认为这地方是你的地盘了……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大久保舞奈一脸茫然的看着突然改变的局面,她真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是好,她害怕,真的很害怕!
“龟山会长,你不能就这样变卦吧?”大久保艺有些不敢相信:“就因为一个佛头?”
“我肯定能当上!但佛头肯定他不会拿出来!”大久保艺道:“会长,千美现在已经涉嫌杀人罪被带走了,只要我们兄弟之间口供一样,她就一定出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