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八季 怒龙惊天

第0219章 还了千美的清白

“我还有事情,就先告辞了。”徐云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两个了。一定要亲自送龟山会长回家,好好处理义和会受伤的那些兄弟,别让龟山会长那么难做人。”
“谢谢两位今天敲醒了我,让我知道我龟山纯三郎到底是什么层次的人。”龟山纯三郎这话是发自肺腑的:“义和会只是一个小势力,还差远了。呵呵呵,也谢谢两位帮我拦阻了山口组长没有去动我的家人,谢谢……”
吴皓也自信的点点头:“我们绝对不会让云爷失望。”
吴皓看了龟山纯三郎一眼:“没错,的确是你们不该招惹的人。龟山会长,不是义和会不够强势,是云爷根本就是你们不应该碰的。”
而就这种情况下,大久保千美得到她一切清白释放的消息,真的让她无法相信。
“龟山会长,走吧,我们送你回家。这里受伤的兄弟,相信中田君很轻松就帮你搞定解决了。”骆土笑了笑,回头看看还郁闷着的中田和也:“中田君,没问题吧?”
而她的司机也早已经按照徐云的吩咐去等hetushu.com着接她,接到大久保千美之后,这个跟了大久保千美多年的司机也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
中田和也尴尬的点头:“没问题。会长……您先回去休息,这里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好,我等你。”大久保千美点点头,现在徐云对她说的一切她都会毫无理由的顺从,徐云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个神奇。
临走之前,徐云突然想到什么,指了指佛头对龟山纯三郎道:“龟山会长,我想以后你还是相信佛祖的好。说不定他以后也会保佑你。今天是你不信他,所以你才是这个结果。佛头送你了,记得每逢初一十五的时候都烧香祭拜一下。”
龟山纯三郎:“当然不敢。”
等待的过程异常煎熬,龟山纯三郎的耐心也一点一点的被磨掉,他相信手下人做事的效率,只是因为一些繁琐的手续和过程需要走。
想通了,龟山纯三郎做了一个深呼吸,自己并没有蚀把米,他做的一切就当作是给大久保家族的道歉吧,毕竟之前多次骚扰过大久保家和-图-书族的工地。
龟山纯三郎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愤怒,淡淡一笑:“客气了。”
“龟山会长,你还记仇啊?这可不太好。”吴皓道:“你最好别有什么其他想法,不然我们两兄弟可不会原谅你。”
“今天的事儿麻烦你们了。”徐云笑了笑,他真的很感谢这两个人:“以后常联系,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了,千万别客气。”
龟山纯三郎对中田和也一直都特别的信任,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中田和也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当做一个看客,目睹一切他完全无法控制的事情发生在眼前。
这次事情之后,他觉得义和会应该消停一下了,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发展未来,在这样自以为是下去,早晚会完蛋的。
“你先回家,等会儿我慢慢跟你解释。”徐云道:“我这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徐云摆手跟众人再见,和林歌迅速离开赶往大久保家。
以后安倍家族若要再找他去招惹大久保家族的麻烦,他也绝对不敢去帮安倍家族的忙了。就算安倍家族不再当他的保护伞www.hetushu.com,那也无所谓。
龟山纯三郎怔了一下,看了看佛头,看来世界上一切事情都像是佛说的,因果循环,有什么样子的因,就有什么样子的果。自己今天还能留的青山,还真的是因为自己种下的果。
他觉得自己很失败,他以前一直都觉得自己特别牛,任何事情都能搞定。可今天他才知道,他还差得远,差的太远太远了。之前他觉得自己无所不能,那都是因为对手太弱了,而今天碰到了强大的对手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什么都不是。
一直等到徐云离开,龟山纯三郎的情绪才逐渐的平静下来,一切都结束了,他知道自己输得彻底,自己也输得心服口服。
如果不是他没用,今天的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一步,中田和也的心里还是很自责的,他觉得自己特别对不起龟山纯三郎。
她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被洗脱了罪名,因为她这两天时间里被严格监控,甚至连见律师的机会都没有申请到,警方在一些事情还未确定之前是不准许她和外面的人进行接触的。
骆土满和*图*书意道:“这就对了,龟山会长,以后我们还是朋友,云爷早就跟我们交代了,大久保小姐的事情他对你做的一切都是真心感谢的,所以我们以后绝对不会难为龟山会长的……只是前提是龟山会长也别再招惹大久保家族的麻烦了。”
在外面等待大久保千美的是义和会的人,他们让大久保千美第一时间联系徐云,她知道一切都是徐云做的,尤为惊讶。
龟山纯三郎脸上阴晴不定,哭笑不得:“我一定会把佛头供奉起来。今天的教训,我会记一辈子。”
“早点想清楚这一点,我就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下场了。”龟山纯三郎苦笑,他浪费了那么大的精力,偷鸡不成蚀把米。
“两位真是看得起我,我可不敢记恨徐云先生。”龟山纯三郎道:“徐云先生给我上了这么生动的一堂课,我感激还来不及的呢。”
挂掉千美的电话,徐云的心情放松多了:“龟山会长果然有手段,这次的事情还真的是要谢谢你。今天的晚饭就不吃了,如果有机会,我请你。”
终于徐云接到了大久保千美的电话和图书,大久保千美的声音听起来很诧异:“徐云,你是怎么做到的?”
两人受宠若惊的使劲儿点着头。
“中田,今天的事情不怪你,你不用自责。”龟山纯三郎看得出自己手下心里的难受:“吃一堑长一智,以后我们也应该好好看清楚,什么样子的人是我们惹不起的。”
“云爷,你放心。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处理了,保证后患无忧。”骆土拍着胸脯道。
龟山纯三郎无奈道:“其实我早应该想明白,连你们两个看到之后都不敢交手就逃走的人,我根本就不应该去惹。是我高估了我自己的势力,我根本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强势。”
“别煽情了,送你回家我们还要回去给山口组长交人呢。”骆土拍拍手,打断龟山纯三郎的话:“走了!”
“还是龟山会长明事理。”吴皓笑了笑。
“你还真别后悔自己帮了大久保小姐。”骆土看得出龟山纯三郎失意的地方:“就算你不做这件事情,我们云爷也早晚能解决。若是那样,你可真就没有一点恩情于他了,你觉得他还能向现在这样轻饶了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