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九季 卧虎藏龙

第0003章 徐云接管

两人关系从年轻的时候就不错,所以老阮也总是喜欢喊他来家里陪他喝酒。
“徐云哥,只要你有需要我们做的,就尽管吩咐。你是唯一能给我们村老百姓当家做主的人了。”小张道:“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绝对毫无怨言的配合你。”
两人开车穿过这满是粉尘的道路,根本就不敢开车窗啊,汽车后面扬起的尘土让徐云在后视镜里完全看不到路。
就算是卡宴在这地方也没少吃亏,跑起来挺费劲儿的,这种地方应该更适合路虎发现4,越野性能一般的车跑起来挺累的。若是真的下雨碰到泥泞的情况,一般的小型车还真进不了这个地方呢。
“你放心,跟乡亲们说,不需要他们做任何事情。我会把车开到路上。他们就负责帮我看着别被刮到了就好。”徐云笑了笑:“若是有谁想要赚钱的,那就提两桶水帮我擦下车,我给劳务费。”
但老张执意带着儿子离开了,其实小张到想留下一起吃个饭呢,和阮家搞好关系,等回头这事儿处理完了,自己也回城市找工作,说不定徐云和阮清霜还能帮他一下呢。
毕竟上次堵路的时候还有吕支书帮忙呢,现在吕家的hetushu.com人都在医院躺着呢,他们谁也不敢冒这个头吧?谁也不希望自己会变成吕家那样啊,吕家的人被打成重伤还有钱治病呢。
这环境实在是太恶劣了。
小张点了点头,他知道徐云不是那种有点钱就耀武扬威的人,只是想用这种方法吸引一下大家。
“张大爷,你叫我小徐就挺亲切的。一点都不显得见外。”徐云笑了笑,他看得出老张的紧张和激动。
“小张,这样吧,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呼吁大家。”阮清霜道,今天时间也不算早了,刚才那一批拉运石料的汽车也已经离开了,晚上再来的话也说不定是什么时间。
徐云也需要再多了解一下情况,毕竟这都是小张一方面的话。
而且甭管是什么医生护士的,百分之八十的人员永远都是摆着一张僵尸脸,说话不清楚,有气无力,一般人都听不清楚多问两次,换回来的就是不耐烦。写的字也都是天书,鬼才他妈能看懂是哪国的。
老张头连忙摆手,其实这石料厂的事儿没出现之前,他没少到老阮这里混酒喝,当然老阮也大方,而且人家女儿有本事,给他买那么多好酒都扔在厨房喝不http://www.hetushu.com完。
徐云当然不会下车吃灰,他在这里停车那么好几分钟,就是想让外面那家伙多吃点灰。
“我在家也没什么事情做。”阮清霜不放心徐云一个人:“再说了,这里的路你也不熟悉,我能给你指路。”
办公室里出来的这个人应该是负责开采石料的头头,他看到卡宴停在这里也没动静,自己也没轻举妄动,在这漫天粉尘里硬是坚持了一分钟,一分钟之后就受不了啊,使劲儿咳嗽了几声。
但是这时候还是要听老张的,老张考虑的周全,这时候若是留下,人家家里人嘴上不会说什么,心里肯定也会感觉他们不懂事儿。
其实不用人出来,徐云自己也能处理这事儿,他让大家伙都出来也不是为了堵路,其实是想让大家看看还有他给他们撑腰,不希望他们一直都生活在一个人心惶惶的局面下。
他们可都已经好多天都六神无主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那自然是一定要抓住的啊。让谁谁都会激动和紧张。
三、五千块钱恐怕都不够检查费的,更别说什么住院了。
现在徐云特别清楚老百姓需要什么,需要的是一颗能够得到安抚和-图-书的心。
“你想帮忙,那就明天再次说服村里的人,等他们拉石材的车一进山,就把路给我堵住。”徐云道:“哦,对了,就堵在他们撞坏的路灯处。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老张的情绪明显比小张更激动:“小徐……哦不,徐先生,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我需要做点什么吗?你看我……这一紧张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话了,瞎喊了……”
“让她给您下厨做两个菜,您和张大爷喝两杯。”徐云笑了笑。
然而车内的人仍然没有下车的意思,这负责人还真有点发毛了,搞不明白是什么情况。
小张皱了皱眉头,上次的事件发生之后,村民的确是被打怕了。这次恐怕还真不一定敢站出来帮徐云这个忙儿。
“我跟你一起去。”阮清霜道。
“你就不用跟我一起了,好不容易回趟家,在家里陪老人说说话吧。”徐云道:“我就是上去看一看,一会儿就回来了。”
徐云看到一辆大众途观停放在临时搭建的办公室板房外,就把自己的车也开了过去。
徐云按照阮清霜的指路,很快到了村里的后山处,这时候山上开采石料的工作还没有停止,机器声音轰轰的,噪音厉和图书害的很。而现场的人更是都带着防尘口罩。
还是领导有魄力了,直接开卡宴上山,有钱就是任性,也不怕瞎了这么好的车。
现在那家伙也吃饱了,徐云二话不说,直接掉转车头,一脚油门下去,汽车绝尘而去!这石料厂的负责人差点没被卡宴轮胎掀起的粉尘风暴给呛死!
所以徐云说要集合村民再一次堵路的事情,的确让小张感觉到有些困难。
办公室板房里的人看到来了那么好的车,连忙走出来,还以为是什么大领导来了呢。要知道他这神车途观可是几年前的时候买的,当时买这车都要加价两万呢!可在这破路上都差点断了轴。
过了稍微好走的水泥路之后,就是一段硬土路,最近这段时间都没有下雨,所以路面干硬的很,粉尘更是比水泥路上还要严重。
路面也被运送石料的汽车压的坑坑洼洼,可以说这路是真的不好走。
送走了老张和小张,徐云便和阮清霜两个人上车直接前往了后山。现在也快到晚饭时间了,老阮头催出老婆子赶紧去做饭,心里挂念孩子们都饿了。
老阮头也道:“是啊,就让她跟你去吧,后山上她熟悉。家里也没什么要忙的。”
“坐一会儿吧。和-图-书”阮妈客气道。
“这样,张大爷,小张,没什么事儿的话,今天下午就在这里一起吃饭。”徐云道:“我现在先去村里后山上看看具体是什么情况,了解一下。”
但是今天这可不是他馋酒来这里解馋的时候,人家老阮的“贵婿”好不容易来一次,他这个外人怎么好意思打扰呢。
有些老百姓家里穷的每年就那么三、五千块钱收入,进医院?开什么玩笑啊,医院现在算什么机构啊?救死扶伤?开你妹的玩笑,医院那都是宰你没商量的黑店,一点小事儿动不动都让你全身检查。
老张头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这点为人处世的道理还是看的明白的。
“你们一家人好不容易一起坐一坐,我可不能跟着参合,那我显得多没出息啊。”老张连忙起身招呼儿子走:“我们回去,回家还有点活儿没做完呢。明天我们就呼吁大家团结起来,配合小徐的工作!”
其实什么情况都没有,徐云看了看大致情况也就清楚了,完全没有任何防止粉尘污染的措施,这石料厂肯定是违法搞的。
当然,如果你能碰到不是熟人不是亲戚,还能对你客客气气的医生护士,那绝对是你上辈子积德了,这辈子得到了好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