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九季 卧虎藏龙

第0004章 洞房花烛?

“七月份你还嫌冷?”阮清霜道:“我现在看到我妈给准备的这被子就觉得热。”
农村老年人都睡得早,这是他们多年的一种习惯吧,毕竟农村没有城市人那么大的精力,白天要做那么多活儿,晚上也没那么丰富的夜生活,所以早早的睡觉就是他们的习惯。
“等你明天把村里的事情解决了再嘚瑟吧。”阮清霜道:“万一明天处理不好,你在村里的形象可能就一下破灭了啊。”
“行了,别废话了,抓紧时间让兄弟们加加班,今天晚上还要运走一批,明天一早车还回来呢,抓紧时间干活!”万城康道:“趁着那些刁民老实,不给我们惹麻烦,我们赶紧赚够本儿。”
“那还真是闲的蛋疼呢。”刘波道:“让他们也来吃两天的灰,就知道这地方有什么好玩的了。”
整个石料现场的开采,基本就都是这两个人负责了。其他还有说话有权利的人,根本不会到第一现场来,来这里多脏啊,大领导能愿意来嘛。
晚饭吃过之后,老阮头想陪着两人聊天,无奈这酒劲儿太大,他坚持了几分钟就坚持www•hetushu.com不住了。加上身体有伤,早早上床休息,这一上床就直接睡着了。
阮清霜俏脸一红:“这是我自己的房间,谁说让你睡了,你去睡客厅去。还想洞房花烛夜呢,想得美。”
“万主任,刚才那是什么情况啊。”突然一个人跑到了办公室:“刚才来的那车里,不是厂里的领导?”
“别啊,这么无情的把我给抛弃了啊。客厅里面多冷啊。”徐云道。
阮清霜瞪了徐云一眼:“徐云,你可别得寸进尺啊,这可是在家里呢,你不想让人把你当流氓处理吧?”
“就算你说我是流氓,家里和村里都没有人相信你,你信不信?”徐云道。
这些东西也都不是他们舍得买的,都是两个孩子回来看他们的时候带的,还有就是阮清霜直接让人寄来的,都是用冰袋包裹在保温箱里面寄过来的。
刘波点点头:“也是啊,万一这若是没删掉,恶劣影响还是挺大的。好在咱老大有手段。”
阮妈不止一次的问老伴,他们上辈子到底是修了什么样子的福气,竟然能在晚年的时候得www•hetushu•com到这样的一个好报。真的让他们觉得死都无憾了。
这个万城康就是石料厂的现场负责人,跑进来的人是现场负责安全和环境的刘波。
阮清霜俏脸一红:“去你的,赶快去洗澡,身上都是尘土,你怎么好意思上床了呢?赶快……洗完之后把需要换洗的衣服直接放在盆子里。我一会儿帮你洗洗。”
“遵命。”徐云马上起身去冲澡,在这种环境下生活,就算一天洗八次,也不会觉得自己身上是干净的。粉尘实在是太多太多了,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看着那远去的卡宴,石料厂负责人呸的吐了一嘴尘土,赶紧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去。就这出来才几分钟,他头发上都是石尘了,也不知道自己吸入多少有害气体,会让自己少活多少小时。
“这也太丰盛了吧,那我就不客气了。”徐云笑了笑,直接坐下,他表现的越是轻松,越是能让别人心里轻松,徐云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一点都不客气的就开吃了。
徐云和阮清霜回到家中之后,老阮头拿出了好酒,阮妈也做http://m.hetushu.com了八道菜,平日里舍不得吃的那些大龙虾之类的,都在冰箱里拿出来给做了。
刘波嘿嘿一笑:“他们那些屁民能给我们惹什么麻烦出来,还不是老大一句话就搞定了。他们还闹事儿,那还打他们,就不相信他们不老实。”
阮清霜不断的给父母两人夹菜,徐云陪着老阮头喝了两杯酒之后,老阮头说话舌头也大了,精神也迷糊了。他就是这种喝多就能睡的人。
“那你就没透过玻璃看看是不是咱老大?”刘波道:“万一是老大,再怪我们接待不周到。”
他们现在为了赚钱已经不择手段了,因为他们知道,钱是去解决一切问题的手段,所以才会为了赚钱而不择手段。
其实这些人自己都是挺讲究的,特别清楚这种污染的影响,但是就是不把其他老百姓的健康当回事儿。只要自己没事儿就好,反正他们也不经常在这种地方居住。
“老板没什么事儿来这里找你玩儿啊?”万城康不屑道:“你来你也看不到,这车若不是隐私玻璃就是贴了隐私玻璃膜,根本就看不到里面,黑漆漆的。”
刘波皱和图书了皱眉头:“不可能是有来这里闲玩儿的吧?咱这地方可不是什么好玩儿的地方啊。”
“老刘,我就说你这个人不懂得与时俱进,现在这个社会是网络社会,消息传播的特别快。”万城康道:“好在是这里的屁民都不懂什么叫网络,有一个会上网的还发帖子了呢,咱老板给网监部门负责人意思意思,就给删掉了。”
这还真是!阮清霜无奈的摇摇头,徐云现在在他们村子里面那可是超级大英雄啊,绝对是不一般的大人物。谁敢说他的不好,那肯定是所有人都不愿意,就算是她阮清霜也不敢乱说。
……
“这点小事儿我若是都处理不好,那我还是徐云吗?”徐云微微一笑,自信满满道:“好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们也别浪费时间了,早点睡觉吧,以免晚上被来来回回路过的大车给吵的睡不着觉。”
“什么手段不手段的……钱就是手段!”万城康道。
万城康道:“那可不好说,现在很多有钱人的想法都古怪着呢,可能什么地方偏僻,他们就往什么地方钻,有可能。”
“领导个屁!”万城康再次吐了一口唾沫,和_图_书仍然觉得自己的嘴巴里面还是不舒服:“鬼知道是干什么的,别说到了下车了,连车窗都没落下来,直接给我吃了一嘴巴灰就走了。”
说完徐云就往屋里的床上一躺,舒服啊,这褥子给铺的,真厚!一点都不硌得慌。
阮清霜帮着妈妈收拾好一切之后时间也不早了,阮妈指了指给他们准备好的房间:“时间不早了,你们也早点休息。你爸身边离不开人照顾,我就先回屋了。”
看到徐云这样,老阮头对老婆子笑了笑,他们两口子看徐云,那真的是越看越觉得舒服,越觉得靠谱。
“你去照顾爸就好了。”阮清霜点点头:“我们一会儿就休息了。”
阮清霜看了看母亲给他们准备的卧室,心里也真的是醉了,那一床大红被啊,上面又是龙又是凤,也不知道这是她老妈什么时候给准备的,简直就跟结婚的新床似的。
徐云看到之后也忍不住笑了,低声对阮清霜道:“人生四大得喜,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这真的,搞的跟洞房花烛夜似的。”
“热了可以不穿衣服。”徐云道:“那样就凉快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