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九季 卧虎藏龙

第0008章 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徐云笑了笑:“昨天吃灰没吃饱吧,说话怎么那么没有底气啊。”
“干爹,你这么生气做什么啊。搞的人家现在一点心情都没有。”黄海河的床上躺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妙龄女子,头发凌乱,也没有穿衣服,一脸娇气道。
“废物!都是一群饭桶废物!”黄海河咬牙切齿道。
基本所有人每天都要被黄海河骂一次,这样黄海河心里才会舒服似的。
黄海河回头看了一眼这女子:“行了行了,没心情就想要包是不是?”
“有人在村里把运输石料的车给堵了。”万城康小心翼翼道。
万城康虽然脸上被徐云说的一点面子都没有了,可他还真是不得不承认,比起面子来,有些东西更重要。这小子敢这样拦着,肆无忌惮的,鬼知道什么来头!
这马屁拍的……一个已过中年早被掏空的黄海河,在床上连二分钟都坚持不了,还居然说他作风英勇?现在的女孩真的是为了包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啊。
当黄海河把气都发泄出来之后,他才继续道:“不是村民堵的,是一个青年,开了辆卡宴。”
不劳而获就要任http://www.hetushu.com人宰割!这就是黄海河对现在年轻女孩的看法,只要是有那种想要不劳而获的女孩,他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种女孩在他眼里一文不值……因为那些她们眼里价值上万的包包,在黄海河眼里也是一文不值。
“打电话吧,问问正主儿,到底怎么办。”徐云道。
“你……”万城康咬牙道:“跟我装是吧?觉得自己挺了不起的是不是?我告诉!这里是宇达水泥的石料厂,你最好给放聪明一点,在这里闹事儿,你就是找死!”
万城康哼了一声:“怕死了?怕死就别他妈干这种找死的事儿!”
肯定不能啊!这个笨蛋!黄海河决定,这事儿如果万城康还处理不好,就让他滚,回水泥厂的车间去干活去!
徐云已经非常不客气的揭穿了万城康心中所考虑的事情,他是真有顾忌,这可一点都不说假,就像是车队头想让他来处理,把事儿让万城康扛着一样。
“黄总。有件棘手的事情要向您汇报。”万城康其实还是挺怕黄海河的,因为黄海河这个人的脾气很不http://www.hetushu.com好,平时开会的时候,就总是动不动张口便骂人。
“别一个劲儿的就知道嘴巴上过瘾,我就是找死了。”徐云道:“你是敢动我,还是敢动我的车?如果什么都不敢,那就别吹。”
这些女孩就跟那些包一样,谁有钱,谁就能挎着。当然,也和那些包包一样,早晚都会有被看过的一天,到那时候就只能被扔到某个角落,再也无人问津。
但是听到万城康说有事情汇报,他也很快让自己心平气和了下来,石料厂最近的事情闹得他挺头疼,但好在一切都搞定了,一些刁民根本翻不起什么水花来。
“我当然了解了。”妙龄女子道:“干爹心情不好的时候最想要我了,干爹,我最喜欢你床上英勇的作风了!”
万城康回头瞪了徐云一眼,伸手指着徐云狠狠的点着:“昨天就是你是吧?开车到石料厂去……哼,小子,挺有种啊,那是你能去的地方吗!”
“是!我一定把事儿处理好。”万城康得到了明确的指示,心里也就有谱儿了。
黄海河一听这话就开口骂了:“我养你是干什么吃的m.hetushu.com?万城康?你是吃什么东西长大的?这点屁事儿还用跟我汇报吗!你自己想办法啊!打!撞!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给我把路冲开!那些村民有什么?我不是已经说过了,一切我都打理好了!在那地方你他妈就是土皇帝!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去把谁家的寡妇给干了都没人敢把你怎么样!明白了没有!?”
面对黄海河的一顿狂骂,万城康只能忍着。
万城康真到了现场,突然发现自己也不一定就能扛得起这事儿,让谁谁都会顾忌的。
“这小子说村里的路灯是他出钱弄的,我们的车撞断一根,他狮子大开口,要两千万。”万城康道:“黄总,我摸不清楚这小子的身份来历……这……”
最终,万城康在车队人一脸鄙夷中拨通了宇达水泥厂真正拥有者的电话。
黄海河一脸沉闷的道:“那你干爹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想要什么,你了解不了解?”
因为一个被人背旧的破包就再也不值钱了。
“那又怎么样?那你就给他两千万!?”黄海河瞪眼了:“我告诉你,真他妈有钱人就不会谈钱了,也不会跟那么一和图书群穷山恶水的刁民混在一起!你怎么知道那车不是他租来的?”
这个万城康啊,实在是没什么能力,没有担当,做什么事情都前怕狼后怕虎的,黄海河是真后悔自己把石料厂交给他负责了!若是换个有能力的人,那些村民还能闹到他宇达水泥厂的门口吗!
不过谁让人家是老板呢,端谁的饭碗那就要听谁的话,这都是有数的。黄海河平日里的脾气再不好,手下的人也都要对他服服帖帖的,没办法,吃的人家给的饭。
妙龄女子马上撒娇的爬了过来,整个前胸都贴在黄海河的后背上:“还是干爹了解我,知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想要什么。”
黄海河挂了电话之后还骂骂咧咧的喷了好一阵子,现在他这些手下真是让他越来越觉得能力不行了,真有能力的那种,这点事儿还用跟他汇报?早就三下五除二的处理完了。
黄海河直接掀开被子,巨大的身体轰的把女子压在身下。
黄海河一愣,谁找死啊!
“说。”黄海河这才刚刚睡醒,起床气正严重着呢,接到电话稍微有些不爽。
徐云咧嘴摇摇头:“那可不行,我把你的车都放走和图书了就没有底牌了。跟你去石料厂拿钱?你是想把我埋在里面吧?”
“小子!今天我们石料厂忙得很!我没时间跟你浪费!”万城康道:“要钱是吧?路灯钱是吧?把我的车都给我放出去,路灯钱你跟我去石料厂取!”
背后里也有很多人都叫他黄老邪,就是觉得黄海河的脾气太邪门儿了,很多时候一件非常非常小的事情都有可能让他暴跳如雷!
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石料厂的负责人而已,万一他扛了这事儿,最后的结果没人给他撑腰,那他岂不是死翘翘了?
一点能力都没有的人还当什么领导!当狗屁!
“万城康你那边有多少人?车队有多少人?打不过是不是?”黄海河越说越是恼火:“你他妈那么多人连一个人都搞不定,你还有脸给我打电话?!这事儿解决不了,明天就给我滚蛋!别干了!”
万城康呼的深呼一口气,是啊,他怎么就没考虑到这一点呢。
“行了,我看你也不是那有胆的人。”徐云道:“真有胆儿的敢动我,早就让你的人动手了。有顾虑是吧?怕惹不起我是吧?觉得我开好车,身份也不一定是你搞的定的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