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九季 卧虎藏龙

第0014章 残暴

对付这种人,徐云的方式很简单,以暴制暴。他要让黄海河见识见识,什么才叫暴力!徐云就是要让黄海河知道,老子玩儿暴力的时候你他妈还不知道做什么呢,老子从他妈三岁的时候就学会了以暴制暴!
黄海河脑子嗡的一声就空白了!这家伙要做什么?!不!他不敢!他绝对不敢这么对待自己!
“小爷……亲爷……饶了我吧,把……把指头还给我吧,求求您了。”黄海河现在已经不要什么尊严和面子了,他现在只要他的手指头,只要还给他手指头,让他做什么,他都无所谓!
徐云根本没给黄海河求饶的机会,也没有多说任何的废话!空心铁管套在黄海河右手的小手指上之后,猛的往上一掰!
说话间,徐云又把黄海河右手的无名指套进了空心铁管之中。
钢管硬生生的把黄海河的小手指头给掰了下来!!整个都掉了下来!
“只是以后这指头还好用不好用,那就另当别论了。”徐云道:“反正小手指头也没什么太大的用处吧?你看人家东瀛三口组,成为会员一定要切掉一个指头表示衷心,也没影响他们的生活。”
黄海河疼的浑身和*图*书冒汗,整个人都像是洗了个澡一样:“兄……兄弟……算你……狠!我……我错了,我……我求饶……”
“刚才我砸玻璃的时候,看你拿着手机玩儿股票呢。可以啊,眼光不错啊,买了不少中文在线的股票啊,我可是听说那公司有发展前途,围绕文学方面打造了好几个超级IP了,以后还要多元化发展……涨的很牛逼。”徐云道:“这样,你把股票抛了,不就有钱了吗?”
黄海河一边发出恩啊恩啊的惨痛呻吟,左手一把抱住徐云踩住他右手的脚踝:“我求求!爷!你是爷爷!亲爷爷!我求求你,有话好好说,我什么都答应你……千万别……求求你……千万别!”
徐云丢掉铁管,捡起黄海河的小指头扔进盒子里:“黄总,我给你考虑的够仔细吧,我这个人是非常够意思的。只要及时去医院,你的手指头凭借现在的医疗能力,是绝对可以接上的。”
“你要运转,那人家村民是不是就不要生活了?”徐云道:“你一天不运转都心疼,那你说这里的村民那么多天都没办法生活,他们心里是什么滋味?这种地和_图_书方你住的下去吗?”
看得出来,黄海河已经受不了了,这种疼痛几乎是他能承受的一个极限,眼睁睁看着自己小手指被掰断,没有疼的昏死过去,已经是表现的很不错了。
“啊——!!!啊!!嗷!啊——!”黄海河的叫声就像是脖子上插入放血刀的老母猪。
黄海河真的快要哭了:“小爷,我真没那么多钱啊!我求求您了!”
“小爷爷,求求您了,您给我少算一点吧!”黄海河的心都碎了。
“不给是吧?两千五百万。”徐云道:“黄海河,我告诉你,别逼我给你涨到三千万!你给老子记住,老子叫徐云,说话那是一口唾沫一个钉,绝对不变卦。”
黄海河可没心情聊其他的,他现在就想去医院,赶紧把他的手指头给弄好。这东西拖得时间越久,成功性就越小。
社会上还有他徐云这样的人,根本不怕得罪他们,敢用最残忍的办法去惩罚这些平日里总是残忍对待别人的家伙!
阮清霜一怔,冰袋盒?家里有吗?
他们把暴力当做他们最有效的武器,不论是任何事情,都喜欢用暴力来解决。这种人,是暴徒,是恶人,是毫无人情味hetushu•com的家伙。
“可是我若不把手指还给你,你去医院也没什么卵用。”徐云道:“是不是啊?”
“别那么多废话了。”徐云道:“黄海河,我很清楚,就算你他妈不抛股票,你也拿得出这笔钱来!宏达水泥厂每天只是消耗品就要耗费上百万,每天需要的原材料和煤炭采购也都有几百万,你说你没钱?”
“是不是很想去医院啊,黄总?”徐云道。
黄海河很诧异,自己心里竟然对徐云会产生那么一丝的感激?!
然而黄海河想错了,今天徐云的心情很糟糕,尤其是看到黄海河还敢带那么多人来村子里面。徐云太清楚这种人的心态了,这种人就是欺负老实人,欺负软弱的人。
徐云指了指那撞歪的路灯:“我把指头还给你,你是不是也把路灯的钱还给我啊?”
阮清霜点点头赶紧回家去拿,她也不愿意听黄海河那惨叫的声音了,搞的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也没看清徐云到底对那黄海河做了什么。
黄海河使劲点着头,脸上的汗珠很快就把地面打湿了,他真的是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现在是死的心都有了!
太恐怖了,实在hetushu.com是太恐怖了!
平日里耀武扬威的黄海河也会有今天?至少他的手下不敢相信。
“哦,忘了告诉你了,昨天晚上我想起来今天可能有用,就自己临时弄了一个简易的。”徐云道:“就在冷藏室的第二层。”
“我……”黄海河一下就傻眼了!如果只是一个路灯,他给起,别说一个了,十个他都给的起!可是徐云张口就要两千万啊!
紧跟着,徐云一脚踩住了黄海河的右手掌,二话不说把空心铁管套在了黄海河的小手指头上。
那血淋淋的相当凄惨,不过徐云一点都不觉得残忍,他一想到黄海河招呼那么多人对村民进行暴力殴打,心里就有一股子恶气,这种人为什么能在新华夏成立之后还那么嚣张霸道?
就是因为这种人他们仗着有关系,仗着自己有权势,没人敢招惹!今天徐云就是要让黄海河知道,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黄海河差点就哭出声音来,这是真的要他割肉啊!
“有话好好说?黄总,你说你这是何必呢。”徐云道:“如果刚才你就有话好好说,还至于发生现在的事情吗?”
郝部长看到黄海河手指头被掰断之后,整个人满头冒汗,脸和图书色惨白,他紧闭双眼,不敢再看。万城康吓得浑身发抖,就好像刚才那一下掰断的是自己的手指头似的,他一想到整个头皮都发麻!
这时候阮清霜把装有冰袋的盒子取了过来,但现场太混乱了,徐云不希望她过来,小张连忙接过盒子,给徐云送到了面前。
黄海河就差给徐云磕头了:“小爷爷,我的工厂要运转,那钱都是要用的啊……”
黄海河疼的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的点头。
小张连忙在叫苦连天的人群地上找了一根空心的铁管,迅速跑到徐云面前。
徐云看了看这实心的钢棍,然后随手丢到一边去,对小张道:“看看有没有空心的,那玩意儿太实了,打人太疼了,怎么说黄总也是一大老板,我得给点面子。”
“清霜,你回家到冰箱里帮我拿一个冰袋盒出来。”徐云起身对远处等待他处理事情的阮清霜道。
徐云接过铁管,二话不说,突然起脚在黄海河的脚踝处一勾,黄海河被这毫无征兆的袭击弄的一点反应都没有,扑的一下就趴在了地上,若不是双手及时的撑住了地面,恐怕整个脸也会摔得和老扒一样惨烈。
“十指连心。”徐云道:“这话说的果然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