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九季 卧虎藏龙

第0016章 翻脸了

郝主任那边心里也不踏实啊,郝主任也心慌!也害怕!郝主任害怕的是什么?郝主任害怕黄海河怪他办事不利,若是他找来的这些人能把徐云给办了,黄海河就不用赔那么多钱了,也不用忍受这断指的痛苦了。
“你小子能有什么正事儿?”万狂啸听到徐云吊儿郎当的声音,笑了笑:“说吧,碰到什么事儿要找我帮你解决?”
“那当然了,保护人民群众的安全和财产是我的义务。”徐云道:“只是我又发现,这恶霸竟然挂了一个这边军区的牌子,首长,你说这事儿怎么办?”
徐云的话太清楚了,就是在警告他们,别像那农夫与蛇的故事一样,傻乎乎的当农夫,救活一条蛇,然后被蛇咬……
黄海河看到徐云这轻松的样子,心中的怒火彻底的释放出来:“你现在还觉得得意?好……看看我的手指头,我能让你定一个故意伤害,重伤他人!到时候关你个十年八年,我看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听到这威胁之后,两人就更是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了。
“你们两个都他妈别听他瞎说!”黄海河早就习惯了对下属怒斥,所以根本不会说好听的,他担心,就是骂和-图-书,就是威逼,让下属听他的:“我不可能被关!宇达水泥厂永远是我的!”
黄海河彻底服了,服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就给了一个眼神儿而已,竟然都没能逃得过徐云的眼睛?!
“哎我说你这人的,怎么还说急眼就急眼了呢?”徐云道:“刚才你和那送钱的财务挤眉弄眼的,你是不是当我没看出来啊?黄总,说说吧,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万狂啸这个人就是不能忍侮辱部队的垃圾,竟然敢说这些话:“大了他的狗胆!你告诉那个人,今天我就让他看看部队的人是不是他惹得起的!”
徐云又对小张说:“先把狗带过来,一会儿不行的话,他这破指头咱真拿了喂狗。”
好!好好!那徐云今天就要让你知道知道,惹谁也别惹他们部队的人。你敢挂军牌,我就敢让你今天输的心服口服!
“我他妈都给你钱了?!”黄海河已经无法冷静,他若不是因为打不过徐云,早就动手了。
“哟,是吗?”徐云道:“给你作证之后呢?你就因为人家不肯为了你剁手指头,然后就带人抄家,把他们往死里逼?我觉得,他们如果是聪明hetushu.com人,应该知道怎么办,只有把你这种人给彻底弄了。他们生活才安心,家人才安全。”
徐云耸了耸肩膀:“行,我等着,反正我的手指头也没有断。对了,你现在打电话联系你们县里的领导。让他们也来给你做主。”
徐云没有理会黄海河,直接掏出手机给万狂啸打了一个电话:“首长,我有个事儿要通报一下。”
万城康唏嘘的看了郝部长一眼,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但他心里很清楚,这次事情之后,黄海河一定会整他的!他百分之百的确定,黄海河不会让他好过。
黄海河看到两人面面相嘘的样子,当时就火冒三丈:“你们两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想什么呢?!是不是觉得我平时对你们太好了!你们敢他妈背叛我,我让你们全家这辈子都遭罪!”
“说实话,你行了那么多的恶事,还没被抓起来,你们这地方的警察还真都是吃白饭的。”徐云道:“还有啊,你说那么多村民都看见了,是你自己弄断的,你说是我给你弄得?”
原因很简单,如果他把这事儿处理好了,黄海河不用来,就不会断手指头了,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首和*图*书长英明。”徐云笑了笑:“清霜他们老家这边有个水泥厂恶霸,把他们村民都给打了,我想着过来看看,结果这家伙带了一群打手来。”
一听徐云要变卦,黄海河忍不住自己的愤怒:“钱都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徐云点点头:“我伤害你?这事儿可不能怪我,是你打人的时候,自己不小心给弄断的。”
“想让你的人抓紧时间给你报警,等待警方来处理。”徐云笑了笑:“这就太好了,那么多人都在场呢,都能作证。”
黄海河恍然大悟,这才明白过来徐云的用心险恶啊,徐云这是挑拨离间呢!想要他们自相残杀啊!
“你给我钱了?谁能证明?”徐云不屑道:“我告诉你,黄海河,今天老子就是要玩儿死你,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绝望。你总是拿别人的生活不当生活,那自己也尝尝这个滋味。”
什么?!黄海河一下就傻眼了:“那么多人看着呢!你以为你一两句话就能洗脱你自己?你真当警察都是吃白饭的?!”
“首长,辛苦了,麻烦你联系一下。”徐云笑了笑,道别以后挂掉了电话,这事儿交给万狂啸,那还能有解决不了的?
徐云冷笑道:和图书“黄海河,你也太有自信了吧?你觉得你犯的事儿少?殴打村民不说,违法办厂不说……你的这辆路虎揽胜居然还敢挂军牌?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
他们都知道黄海河的脾气,谁做事如果让他不顺了,他一定不会原谅那个人,一定会给那个人颜色看的!所以他们心里都非常的顾忌。
徐云微微一笑:“黄总,你说你这些恶行若是被揭穿了,叛你个十年八年的,你的水泥厂也充公,交给国家……然后人家他们凭借实力竞争上岗,等到你蹲个十年出来,郝部长就是郝总了,万主任也是万总了。你在人家眼里算个啥?”
听到徐云这么说,所有村民当然都向着徐云说话!
“对付你根本用不着!”黄海河冷冷道,撕破脸就撕破脸,他今天既然不好过了,那他也一定要让这个徐云跟着他陪葬,让他也知道知道生不如死的滋味!
黄海河不相信徐云能整死他:“好啊,那就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他说他这边有人,军区部队没有人敢招惹他,部队的人在他眼里都是狗屁,什么首长什么的,他都不放在眼里。”徐云一顿添油加醋。
“这种人就应该严惩。”万狂啸道和_图_书
眼看着自己那么一大笔钱就被瓜分了,黄海河的心如刀绞,他咬紧牙根对徐云道:“兄弟,钱已经给你了,我的手……”
黄海河瞪着徐云:“假装打个电话就能吓到我?首长?哼,哪里的首长?可别跟我说是总军区的首长!我他妈才不相信呢!今天咱们就等着看看,等警方来了,我看你还能不能装的出来!我看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老子在地方部队里有人!我挂军牌又怎么样!谁敢管我?!”黄海河哼了一声:“你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大人物了?你有本事就把部队的人招来,我倒要看看部队的人敢不敢动我。”
“我告诉你!那些都是你的人!警察不会相信的,我的人都看到了,是你做的!”黄海河看看那些被打伤的,肯定没人给他作证,目光马上投在了郝部长和万主任的身上:“他们俩就能给我作证!”
万狂啸哭笑不得:“你把人都给打了啊?”
“着什么急啊,黄总,放心吧,你的手肯定没问题。”徐云道:“只不过,现在我还有一个问题。”
呼,想到这里两人还真的是担心呢。
徐云一听这话不爽了,你就是一个小老板,竟然敢跟部队叫板?看不起部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