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九季 卧虎藏龙

第0019章 分补偿

全村子二百多家都拿到了钱,还有十多家狗蛋这种特殊情况的家庭,也都多拿到了十万块,这对于徐云来说无所谓的东西,对于那些特殊的家庭却真的太不容易了。
“打是亲骂是爱。”徐云道:“你爸爸都是为了你成才,多多理解吧小子。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拿好钱,保护好你奶奶和妈妈,现在你家里你是唯一的男子汉,懂了吗?”
狗蛋的奶奶和妈妈真的是受宠若惊啊,她们连忙摆手说不行,说这样使不得,这样对其他人就不公平了。
徐云一看这毛头小子,哟,熟人啊,今天就是这小子拿石头砸了车队的人,还爬上树用弹弓打他们。后来那些打手来了之后,这小子也没害怕,一直都趴在树上,啪啪啪的帮徐云使劲儿用弹弓打那些流氓。
事情看似基本解决了,黄海河的下场肯定好不了,毕竟就连他自己的人都叛变了,郝部长和万城康为了洗脱自己,什么屎盆子都往黄海河的头上扣,黄海河现在是一丁点好的地儿都没有了。
老邢家的钱在邢狗蛋的保护下安全离开了,小张继续让下一家人前来领钱。
“我懂,我要是和*图*书能管得住那些警察,他们就会听我的。”狗蛋点头道:“我要是当大官,我一定不会和坏人勾结!”
“下一个!老邢家进去!”小张拿着一张徐云让他准备好的名单,一家一家人的念着,这事儿当然要仔细,不然有人多领了怎么办呢。毕竟不是小数,肯定对一般人都有很大的吸引力。
“叫什么啊?”徐云拍拍手,示意这小子过来。
徐云笑了笑:“没什么公平不公平的。这些钱是我要来的,我说给谁多少,就给谁多少人。没有人会有意见的。”
老张抱着锄头在老阮家门口充当临时保镖,他对老阮头道:“老阮啊,这下全村人都欠你家的了,你家以后就是咱村里的大恩人。”
放在小张面前,那无异于有种百万千万级的诱惑,可小张居然拒绝了,他不违心的说,自己的确想要,谁会跟钱过不去啊?但自己若真的拿了,也真的是会脸红。
小张一看,赶紧摆摆手:“我家又不困难……我家没必要享受特殊待遇吧,人家多拿钱的,都是家里男劳力有麻烦,孩子又小的……我家,我和我爸两个壮劳力呢,我多拿和-图-书这个钱……觉得脸红。”
老邢家儿媳有些不好意思的拉了儿子一下:“他叫狗蛋……今天……他给你们捣乱了,真……对不起啊。”
老邢家的男人一个在医院,一个在家里躺着,来的是老婆婆和儿媳妇,以及那正处于七、八岁狗都嫌弃年龄的毛头小子!
徐云点点头:“说得好!有志气。狗蛋,除了你们家应该拿的十万块之外,我再多给你十万,当做你的助学基金。你小子若是不好好上学,小心我有时间回村子来收拾你。”
“小张,这是你们家的。”徐云把二十万交给小张道。
所以这名单上,小张念一家,一家来拿钱,拿完钱就签字按手印走人。进进出出的所有人都对徐云和老阮家的人感恩戴德的。
“没有,他哪里有捣乱啊。”徐云笑了笑,看得出来对方的紧张:“他那是在帮忙呢,好样的男子汉。”
早上七点到十点,徐云只用了三个小时就解决了石料厂的麻烦。随后所有村民就都在阮清霜家门外集合了起来。
“懂!”狗蛋一脸坚毅道:“保证完成任务。”
大家伙的脸上都洋溢着无法掩饰的喜悦,http://m.hetushu•com当第一家人抱着十万块钱在老阮家走出来的时候,外面等待的人全部都瞪大了羡慕的双眼,看着那十万块钱,那么厚厚的一摞钱,真的……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狗蛋,这钱可不只是给你的。我知道你爸爸前几年在外面打工做事的时候断了一只手。”徐云道:“你爸爸以前养家就不容易,现在就更不容易了,你以后有了出息就多孝敬孝敬他吧。”
这俩老头都受着伤,却仍然一个站着一个坐着呆在门口守着家里的“金库”,说到多年前的事情,老阮这心里仍然是久久不能平息,很多事情就是这样,看起来不经意,可是一旦发生了,就会造成终生的遗憾。
“要谢还是谢人家小徐,不是小徐的话,就我老阮能做什么?”老阮头笑了笑:“我天生就是受欺负受苦的命啊,是清霜命好……呵呵呵,当年还好她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和理想跑了出去。”
分钱的工作量是巨大的,全部都搞定之后已经下午三点多了,中午他们也没来得及吃饭,没办法啊,那么多人等着拿钱呢,徐云和阮清霜都不好意思让人家在外面等着啊和-图-书
狗蛋啊了一声,有点惊讶,他目前对十万还没什么太大的概念,毕竟他最多才拥有过五毛面值的大票儿,过年磕头家里给的压岁钱,五毛的大票儿。
“说得好。”徐云道:“记住你今天的话,你已经是个男子汉了,说话要算数。不然徐叔叔回头要找你麻烦的。”
老张看了看儿子,他决定这事儿听儿子的,让儿子拿主意。
“妈,看见没,我就说我是男子汉!”狗蛋一脸正气道:“我就是要打那些坏人!”
老张拍了拍老阮的肩膀:“老弟弟,别说,都是过去的事儿了,你的自责清霜都知道,她早就不怪你们了。”
“徐运叔,你对我真好。”狗蛋道:“以后我好好学习,当牛做马也要报答你。”
“小狗蛋,你为什么要打那些坏人啊。”阮清霜怕小狗蛋惹上暴力习惯,毕竟年纪那么小,就开导道:“我们是文明法治社会,很多事情都尽可能的不要用暴力去解决问题。”
狗蛋有些不自在:“他整天就是打我骂我教训我,我才不要……”
“徐叔叔,你放心!”狗蛋还是蛮懂事儿的:“我肯定好好上学,当大官,我妈说了,只要我以后和-图-书能有出息,跟徐叔叔一样有出息,我们村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了!”
那些打手但凡是脑袋上被石头砸破的,那可都不是徐云干的,都是这小子用弹弓给打的。
狗蛋却说的头头是道:“因为可是法治没有解决坏人欺负我的事情啊,还把我爷爷和我爸爸都打伤了,我爸爸现在还在医院呢。”
现在终于搞定了,阮妈连忙到厨房做饭去了。
多十万,放在谁面前,谁都会心动,谁都会眼红,就算放在一般城市小康家庭,那都会怦然心动啊,一辆小车钱呢。
等不到黄海河判刑的消息徐云也没打算离开,反正最近天娱集团最要紧的事情已经被佐媚烟解决搞定了,他和阮清霜留在这里多住几天也没什么关系。
徐云伸手拍了拍狗蛋的脑袋:“你小子以后好好学习,考个警校,如果你能当了警察里的大官,就能改变一些事情了。你现在还小,慢慢就明白了。”
小张手里拿着村委会里借来的喇叭,得意洋洋道:“今天我们是撞大运了,徐云哥不仅仅帮我们赶走了黄海河这个大恶霸,还决定要把黄海河给他补偿路灯的钱分给大伙,作为石料厂污染对我们影响的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