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九季 卧虎藏龙

第0021章 书记造访

“程书记,您去那边坐吧。”秘书指着那个单人座的沙发道。
“啊?”小张一愣,但还是按照吩咐的哦了一声,真的要过去和书记平起平坐了。
这个小小的县委书记倒好,微微抬额,傲气逼人,挺着肚子,目光看望斜前方四十五度,完全一副不把阮清霜看在眼里的样子。
阮清霜不是不明白这县委书记来这里是什么目的,肯定是因为那黄海河的事情!
门口两个人站了足足有一分钟,发现门儿还没有被打开,秘书忍不住的,低头对领导道:“程书记,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啊?”
阮妈赶紧招呼老阮把吃饭的桌子抬到一旁去,别耽误了书记来客厅里坐下。
徐云笑了笑,原来是这样,那就让他们在外面多等一会儿吧。
可是阮清霜还真不把一个县委书记放在眼里,申江的市委书记,济北的市委书记,哪一个的官儿不都比他大好几倍!她都见过,而且人家那官都那么大,也都用平近的方式和人接触交流。
然而阮清霜却根本没有请他们进去的意思,哦了一声,县委书记又怎么样?在这个青年看来,县委书记那绝对是要他们这些屁民膜拜的m.hetushu.com啊。
“我为什么要让他们进来。”阮清霜道:“你是没看到他那高冷的样子,搞的自己多伟大多厉害的级别似的,就连他身旁那个秘书都狐假虎威的,看了就让人觉得生气。”
徐云笑了笑:“为民的为什么就一定要害怕当官的,当官的就是要俯首甘为孺子牛。为民的才应该挺直腰板,他们拿的工资就是为民的老百姓们的纳税钱,为民的人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若是有意外,这钱是不是就会被收回去啊?
青年应该是书记的秘书,他是满脸的不可思议,他也被震惊了,这可是他这辈子都想不到会碰到的情况。跟着书记混,竟然还被人直接给拒之门外了。
家门口停了一辆黑色的帕萨特,站着一个秃顶了的中年男子和一个夹着文件包的青年,阮清霜不解的看着两人,:“你们找谁?”
程树林和秘书两人终于被请进了房间,程树林一进屋,看到的并不是受伤的老阮头和老张头,而是这房间里面的家具,都是好东西啊,一看就不便宜,那沙发恐怕比那个家居广场老板送给他的都好啊。
“那我就给他们踹m•hetushu.com开!”秘书咬牙道。
“这位就是我们县委书记李书记。”青年道,他觉得他这样说,对方就能明白他们的意思了。
但她一看到这官儿的架子就觉得恶心,为什么每个地方都会有那么一些领导,根本意识不到他们做官不是作威作福的,而是为人民服务的!
“谁说我不坐。我坐!”秘书见状,赶紧坐在了书记的旁边,他可不能让书记和一个屁民坐在一起,那可太丢书记的身份了啊。
阮清霜和老阮头老张头两人也坐到了三人座上,这时候小张则是搬了一个板凳,坐在了徐云的旁边。
“怎么办?我要你跟我来不就是解决问题的。有问题了你问我怎么办?”程树林,县委书记,今年四十二,他奔波的地方不少,但从未吃过闭门羹,他哪知道怎么办啊!
秘书被阮清霜一句话堵的不知道如何应对。
“老婆子,你还是去开下门儿吧,毕竟是县委书记,我们这样……也说不过去啊。”老阮头道:“当官的毕竟是当官的,我们为民的毕竟是为民的。”
徐云指了指程书记坐着的沙发:“那边不是还有空座吗,那哥们儿和*图*书又不坐,你去那边坐,坐这个多难受啊。”
秘书指着阮清霜就想教训她,可阮清霜一个眼神儿瞪过来,秘书就彻底无语了,根本就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你知道里面有什么人吗?如果说那个少将还在里面,你这就是找死!”程树林哼了一声:“继续敲门,别愣着了。别忘了我们是来做安抚工作的,不是来耍威风的!”
就在这时候,突然传来了敲门儿的声音,阮清霜放下筷子就前去开门儿。
敲门声继续响起,徐云和阮清霜坐得住,可其他人坐不住了啊,在老阮头和老张头的眼里,这县委书记那就是县太爷,那就是一县之首的父母官啊,这可不能得罪。
小张的脸上也有些心虚,这么大的官儿主动上门儿了,不会是有什么意外吧?
小张见状又坐回了他的小板凳上,说实话,他还真不稀罕去和书记坐一起呢,多难受啊。看那秘书就看得出来,小心翼翼的,也不敢接触到书记的身体,坐的那么僵硬,比站着都累吧?
他当然知道不是来耍威风的,但是刚才大家也都看到了,就程书记那高冷的状态,让他以为一定要端起范儿呢!安抚工作怎么可能是这和图书样的状态呢!
程树林微微一笑:“我也是没办法,一下班就赶过来了。姑娘,我可是饭都没吃,就来这里想跟你们谈一谈正事儿,你这样不客气,可不是做主人应该有的态度啊。”
徐云一听,放下筷子,往外看了看:“没进来啊?”
几个男人一直喝到了下午七点多,这时候天色仍然挺亮,若不是电视上新闻联播开始了,阮清霜还真不知道已经到了这个时间了呢。
阮清霜关门之后赶紧回到屋里通知徐云:“门口,县委书记来了,我估计是为了黄海河的事情。”
这坐沙发是有讲究的,单人座,那叫唯我独尊,是领导或者一家之主坐的地方,所以秘书才会赶紧张罗。
再看看饭桌上,鸡鸭鱼肉虾蟹海鲜应有尽有,喝的是五粮液啊,这生活简直,比他的生活都滋润啊,这是一个村里老百姓的家里吗?!
“不认识。你们找错人了吧。”阮清霜说完,直接就给了门口两人一个闭门羹!
老阮头虽然觉得徐云讲的有道理,但还是觉得这事儿不能做的那么没礼貌:“还是开门让人进来慢慢聊吧。”
“那好吧。”阮清霜再次起身,她可不希望妈妈看到当官的时候http://m•hetushu•com被震住:“我去开门儿,就让他们进来聊。说说那石料厂的事情到底应该怎么处理。”
这一幕虽然让程树林有些不爽,但他还是忍住了,坐在了单人座对面的双人座上,而秘书就站在了旁边。
阮清霜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懦弱的阮清霜,她也不会在一个小领导面前就不知所措了,她同样笑了笑:“那就请进吧,只可惜我的态度就是这样,因人而异……如果领导能真的给我们当家做主,我肯定客客气气的。”
“我来这里就是帮助咱老百姓解决问题的。”程树林一边说,一边看着这家,盖得挺好的啊,一看家里就不穷。
“早解决,就不会那么多人挨打了。”阮清霜带着两人穿过院子,直接推开房门儿:“进去吧。”
然而不成想,徐云听到这话,直接起身就走向了那单人座,二话不说做下去,直接翘起了二郎腿。
就算他去他们市里书记家里送礼,那也没吃过这种闭门羹啊!
“明白了。”秘书连忙继续敲门。
这一关门,县委书记就愣住了,一个村民,居然给他摔门?
阮清霜再次打开门儿:“行了,别敲了,我们还吃饭呢,你们这个点儿来,也太不是时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