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九季 卧虎藏龙

第0049章 误会

她的心里真的好紧张,醉酒让她无法保持理智和冷静,她把被子裹在身上走出卧室,一眼就看到了沙发上侧卧的徐云,睡得那叫一个香沉。
这就是君子和小人的区别,人可以风流但却不可以流氓。
丽莲一脸茫然,显然她昨天喝酒断片了,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在自己身上。
清者自清,是君子就不会做趁人之危的事情,就算是徐云拿了毛巾帮丽莲简单擦拭身体的时候,也一点邪念都没有。倘若丽莲现在是清醒的,徐云不敢保证自己是什么坐怀不乱的君子,但是丽莲是昏迷的,徐云就绝对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
“徐云,田胖子那边我需要去处理一下。”李光道:“丽莲我就交给你照顾了……其实丽莲是个不错的女孩,并不是我们表面上看到的那样……”
这些到都无所谓了,但丽莲醉酒醉的厉害,一点意识都没有,完全不能自我控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身上的衣服溅的都是酒渍,实在是有些惨不忍赌。
李光并不知道下午徐云就陪丽莲去过孤儿院了,所以徐云也清楚的意识到,丽莲绝对不是那http://www.hetushu.com种随随便便的放荡女儿。
回到公寓之后,徐云把丽莲送回家,可再她的包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家门儿的钥匙,最后没办法,徐云只能把丽莲带回了自己的公寓内。
徐云开车带丽莲迅速返回公寓,丽莲的情况看起来还算没什么大碍,只是醉酒醉的厉害,恐怕一时半会儿都不可能有意识了。
但或许是从小独立的孤儿性格让丽莲即便是这样,潜意识里还迫使她嘴里念叨着她自己可以,她自己能行。
“对了,有件事情并没有跟你说。”李光道:“丽莲住的地方就在我安排你住的那栋公寓楼里。”
徐云一睁眼就被骂了一顿,整个人脑子都是嗡嗡的,他赶紧坐起身来,瞪着丽莲道:“你说谁无耻的呢,你说谁卑鄙啊?我下流?我怎么下流你了?我告诉你,我不仅仅不下流,我还是活雷锋呢!不是我,你能回到这里?”
李光紧跟在后,他现在也要尽快赶去医院,看看田胖子的情况,希望田胖子能尽快清醒一些,这样也利于寻找他的妻儿两人。
李光的脸上一直hetushu.com都很阴沉,他知道大坤这次绝对没做好事儿,田胖子被打成那样子,家里人又不知道被大坤弄到什么地方去了。现在的情况还真的是有些棘手啊。
这是哪里?!丽莲睁大眼睛想了许久,她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掀开被子发现自己居然只穿了贴身的内衣,她的衣服呢?丽莲的脑子嗡的一声……
“十八层。”李光道:“我想钥匙应该在她包里,你先带她上车,我让人去拿了她的包给你送过去。”
就这样,徐云把丽莲搀扶出了酒吧,丽莲刚出酒吧就不行了,整个人胃里犹如火烧一样的翻滚着,徐云一看赶紧把她扶到绿化带旁,丽莲哇的一声就吐出了部分酒液。
好在徐云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李光也信任徐云能应对他现在所要应对的事情。徐云也真没想到,到了港澳岛之后,连和王锦津正儿八经说一句话都还没有,就要面对那么多的麻烦。
“我知道,你放心把光哥。”徐云点点头。
这一夜丽莲睡的天旋地转,每当她意识稍微清醒一点的时候,都感觉整个床都是天旋地转的,醉酒的感觉真的太难受m•hetushu•com!这种眩晕的感觉让她躺在床上都仍然无法承受。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有鬼呢。你可算是醒了。”徐云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浑身上下一阵舒畅啊。
这时候丽莲也看到了阳台上自己的连衣短裙正在晾晒着……呼,丽莲深呼一口气,徐云这个家伙昨天到底对她做了些什么?!丽莲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她现在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搞不清楚。
现在李光不仅要安排手下兄弟去调查田胖子妻儿的消息,还要去看看田胖子的情况,更要预防大坤下一步是否会对他做出什么事情来,他必须准备好完全之策,不然根本应变不及。
丽莲仍然不明白徐云再说什么,但她指着自己阳台上的衣服道:“那我的衣服是怎么回事儿?不是你给我脱掉的吗?徐云,我虽然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一直以为你至少是一个敢作敢当的人。”
丽莲一脸不屑的骂了一声:“无耻!卑鄙!下流!”
其实她能吐出来,徐云反而更放心了,至少一部分酒精不会继续留在体内残害她了。
但是有一点她可以肯定,她昨天完全没有意识,就算在床hetushu•com上,也是天旋地转,觉得有人再动她……想必是徐云这家伙没有对他做什么好事儿!
这时候丽莲已经迷糊了,就在徐云给大坤灌酒的时候,丽莲就睁不开眼睛了,整整两大杯威士忌啊,谁能受得了!况且她还不是那种能喝酒的女孩。
“我告诉你,若不是我,你早被大坤给带走了,是死是活都说不定了!”徐云道。
等丽莲吐过之后,人稍微舒服了一些,徐云赶紧让她擦嘴漱口,她已经不行了,真的已经是不行了,现在需要及时送回家里好好休息。
沉睡的徐云突然感觉到一阵杀气,他猛然的就惊醒过来,这才看到站在沙发前裹着被子的丽莲正在瞪着他。
徐云昨天看电视看到很晚才睡着的,现在电视还开着呢,已经播放的是港澳岛的早间新闻了。
“我知道了光哥。”徐云说完就把丽莲架了起来,丽莲整个人都没有什么意识了,身体非常重,完全不能够自己控制自己了。
徐云无语了,他的确是敢做敢当,但是他没做,让他当什么当啊?!当个毛线!一点便宜没赚,就只是浪费力气了,现在还被扣上一个敢做不敢当的帽子,真是m.hetushu.com无语了。
搞定一切之后,徐云把丽莲放到床上给她盖被子睡觉,自己则是把洗衣机洗好的衣服给丽莲挂晾在小阳台上。虽然时间也不早了,可徐云却也睡不着,窝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看着港澳岛的夜间新闻,看着看着才睡着了。
好难受,丽莲真的好难受啊。
徐云差点说他知道,好在没说出来,毕竟李光旁边还有那么多小弟呢,他也不知道自己一言不慎会引发什么样子的情况,徐云只是点点头。
她真的好难受,难受的喘不动气。
当徐云把丽莲弄到车里之后,一小弟也拿着丽莲的包送了出来。
“去给她拿瓶水来!还有纸巾!”徐云让跟他一起出来帮忙的小弟赶紧准备。
归根结底,这家伙毕竟是个混蛋!
徐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给她脱下来扔到了洗衣机里,反正丽莲外面的衣服原本就薄透,酒水浸湿之后更是犹如一层薄纱。徐云这样做和不做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丽莲终于清醒了许多,她感觉不在那么眩晕了,可眼前的一切却是陌生的,虽然卧室的格局跟她家完全一样,可是这里的顶灯,这里的床铺,都是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