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九季 卧虎藏龙

第0090章 王者归来

“云哥,他们也都是看你这两天关禁闭辛苦了,别介意。”阿天一边说还一边拿出他让表哥带进来的速溶咖啡,用热水给徐云冲泡了咖啡,这热水都是他午饭的时候想办法偷偷带进来的。
“我要是东北人,我肯定直接先做了他,说这种话他也不怕出门被人给砍死!”阿天道:“大陆可真的儒雅之乡啊,这种人都没有被打死。”
“这么说,那家伙挺能装的。”阿天道。
徐云一笑:“想吃肉啊,那就看你有没有那本事自己护了。”
至少打狗还要看主人呢,而捏死一条可怜虫却谁都不需要过问!所以他们宁愿做一条狗,做一条徐云身边的哈巴狗!只要把尾巴摇的漂亮一些,就能得到徐云的照顾,别人就不敢对他们怎么样了。
这些鼓掌的恐怕都是被老狼欺负过的人,那些并没有什么兴奋劲儿的,估计就都是老狼的旧部了,他们现在是真的一点招儿都没有了,陷入了一个监狱生涯最困难的阶段里了。
几个可怜虫里面有一个挺会来事儿,走到徐云身旁道:“云哥,我出去之后,就找人好好教训教训那个周厉播。”
因为就算是徐云身边的一条狗,也比做那种http://www•hetushu•com无人问津的可怜虫要好一万倍!
“几年前的事儿了。说了你也不知道,你是港澳人,肯定不知道大陆申江那边有一个叫周厉播的狗,喜欢乱咬人,说什么北方人吃大蒜低俗,说他喝咖啡就高雅。那时候我就不喜欢喝咖啡了,不是不喜欢咖啡,只是想起那人就恶心。”
“得,不说那傻叉了,一说就心烦。”徐云道,估计不只是徐云恶心周厉播啊,应该是所有北方人都恶心周厉播吧,嘴巴太贱了。
“你先在监狱里面把腰板给挺直了再说大话!”徐云道:“在这里面都是个软蛋,出去之后你能做什么?你能教训谁啊?我告诉你,那周厉播也不是好惹的,曾经一言不合就把前任老丈人的眼睛给弄瞎了,你以为你能跟人家玩儿得起吗?”
“知道了监狱长。”两个狱警点头道。
徐云耸了耸肩膀:“谁也不愿意为了一条贱命而搭上自己的一条命啊。”
狱霸一般都跟监狱长的关系比较熟悉,所以徐云相信这句话监狱长一定会给他们两个人带到的。徐云并不想惹麻烦,但更不想麻烦惹上自己。
徐云一句话把监狱长说和图书的都怔住了,他真不敢相信徐云说话竟然敢这么嚣张,这小子真的是不怕事儿大啊。这是徐云变相的在警告监狱长,他什么事儿都不怕,就算打死人,他也不在乎。
“那倒也是。”阿天道。
徐云让他们往东,他们绝对不敢回头看一眼西边!就是这么牛。
“你把老狼给废了,相信监狱里面也没有人敢再招惹你了。”监狱长道:“他们都不惹你,你也就别惹他们。”
监狱长哼了一声:“小子,这次算你幸运,老狼是没死,如果老狼真被你那一拳给打死了,你的事儿就麻烦了。”
徐云一怔:“哟,你好东西还真不少呢。不过我现在不太喜欢喝咖啡了。”
“那还真的是算他命硬。”徐云微微一笑:“监狱长,说实话,我那一拳就是奔着打死他的目的去的。看来老狼还挺抗打的啊。”
阿天赶紧迎接徐云回到他们的牢室里,其他那几个可怜虫也都纷纷堆起笑脸,甚至有人走上前来给徐云捏肩膀,一脸谄媚的笑容,就巴不得给所有监狱里的人证明,他就是徐云身边的一条狗。
“哟,突然之间那么客气,我都有点不适应了。”徐云道:“行了,别那么做http://www.hetushu.com作了,我不是那种人,你们不用给我来这一套。”
阿天道:“我一个港澳人都知道汉服啊,很漂亮啊。”
可以说这监狱里一杯咖啡都是相当奢侈的东西。
“为什么啊?”阿天一怔。
监狱长皱了皱眉头,对两个部下道:“好了,带他出去吧!记得让他下午正常参加劳务,关禁闭都让他逃了两天的劳务了。”
“那是自然,我可没有那么大的精力去找他们的麻烦。”徐云道:“只是希望成东和白鬼两个人也别有什么鬼主意,不然就算你再关我十个四十八小时,我也一样不会放过他们。”
很快,徐云被两个狱警带回了牢室内,本来已经都准备午休的犯人们一下就来了精神,全部都起来趴在铁栏门上往外面看着,徐云就像是一个凯旋而归的英雄似的,居然得到了有人带头的掌声。
“何止是装啊。”徐云道:“简直是太装了,而且还无知啊。前几天我看一个新闻,在一个电视节目里,人家几个姑娘穿着汉服出来表演,他问人家是哪个洗浴中心的。作为一个华夏人连汉服都不知道,那么无知,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会欣赏这种人。”
虽然徐云http://m.hetushu.com这话没那么友善,但是表情却并没有生气的意思,所以那几个兢兢战战的可怜虫多少都会让人高看一眼。
“云哥,我以后都跟您了,您下午的劳务我全包了,以后我当牛做马,为您鞍前马后!”又一个可怜虫也赶紧表达了自己的忠心,他们现在都是以徐云马首是瞻。
阿天点点头:“这种人若是来港澳,一定会被看他不爽的人给做了的。”
“明白了。”徐云道:“我其实没做什么,监狱长你是清楚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老狼那是自找的。”
哟,徐云这下可舒服了,劳务也不用做了,在监狱里面简直就是来享大福的嘛。
一听这周厉播那么牛逼,那可怜虫直接就又变成软蛋了,他这种人,也就是欺负欺负那种只会在舞台上作秀的娘娘腔,没想到有些娘娘腔私下里也挺狠的,也就软蛋了。
“别啊,人家周厉播可牛了,说他们那里的人都是不会动手的文明人,不过若是惹了他们,他们就会直接找人做了你,而且找的都是东北人。”徐云道:“害怕了不?”
“云哥,您那天说我们以后跟着您就有肉吃……现在……现在我们想跟着您了……您是不是可以让我们有肉吃啊?”又和_图_书一个可怜虫可怜巴巴道,他真的是太久没有吃过肉了,就算老狼被干之后的这两天,他的肉仍然会被成东和白鬼的人给抢走。
“到点儿了,反省的够清楚了吧?”监狱长亲自来给徐云开门:“别怪我没有告诉你,在这个地方,是我说了算,所以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在外面有多么大的势力,来到这里,一切都要听我的。”
“想清楚搞明白我的意思。”徐云笑了笑:“然后就像个男人一样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他也不明白徐云的意思,如果他自己护食,徐云会给他撑腰吗?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点。
徐云百无聊赖的在禁闭室里待了足足四十八个小时,一分钟都没提前,就连最后一顿午饭也是在禁闭室里面吃的,吃过饭之后,也到点儿了,徐云的禁闭室门终于被人打开了。
阿天反应了半天也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有一点的确,他确实不知道周厉播是什么人,因为那人的名气根本就仅仅局限在那一块和那几年而已。
而且也都是靠着到处乱咬人才走红的,骂北方人,骂东北人,骂什么德纲和沈阳他们,后来被人骂的一个屁都放不出来就说骂他的网民都是贱民的一个二货,阿天怎么可能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