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九季 卧虎藏龙

第0093章 彻底丢了面子

“啊?我在哪看出来啊?”徐云故意装傻道,一脸不解的看着白鬼。
白鬼只能用干笑来掩饰自己内心的不爽,让别人感觉他自己一点都不在意徐云所说的这些话。可是任何人都知道,谁都不可能不在乎被别人看不起的。
“我当然知道,你若是不讲义气也不会为了光哥把大坤给做掉。”白鬼道。
徐云笑了笑:“鬼哥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哪配得上做鬼哥的兄弟啊。高看了!”
李光来到这里见到顾明,完全没有去控制自己的情绪,上前就差点一把将顾明给推进了那满是脏水的鱼塘内:“你们把人安排进来就要对他负责!现在出了事情你们一点动作都没有!到底是什么意思?!”
李光会爆发情绪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在洪东社卧底那么多年,会有压抑就会有爆发,很正常。
“云哥在外面是什么人物,我白鬼可是都清楚啊。”白鬼道:“以后这九龙城和油尖旺这些富裕的地方说不定就都是云哥的了,云哥可比我白鬼厉害多了。”
似乎是在告诉白鬼,你能和徐云“套上近乎”真的是太牛了。
可徐云根本没有把这当回事儿,一点都不将白鬼放在眼里啊。
所以顾和-图-书明并没有在意李光的爆发和震怒,任凭他发泄了一番自己的情绪,等到李光冷静下来,他才递过去一支烟,试图让李光抽支烟,沉淀沉淀。
所有犯人被带回牢室进行了简单的休息便开始了晚饭时间,那些第一天进入监狱就变成可怜虫的家伙们相当期待,因为他们再也不用担心他们的食物被抢了。
入夜的监狱相当安静,而这一夜也注定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心满意足的可怜虫们睡的比往常任何时候都安心,不用饿着肚子入睡对他们来讲绝对是一件相当奢侈的事情。
而顾明也早早的去了那地方等他,已经是夜深人静,废弃的钓鱼塘没有一丝生机,气氛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
徐云一脸不解的看着白鬼:“鬼哥这是什么意思啊?怎么,这些器材不都是监狱的公共设备吗?为什么来这里还要鬼哥欢迎啊?难道鬼哥不欢迎,别人就不能用了吗?”
……
“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呵呵。”白鬼尴尬的笑了两声:“云哥,以后我若是出去,还希望你能引荐我到社长手下做事啊。”
难道监狱里的规矩他徐云不懂?就算徐云不懂,那阿天也一定会跟他讲吧hetushu.com,他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他白鬼的地盘吗!这些东西得不到他白鬼的同意,就不能动,监狱里的人都他妈知道!
这一顿晚饭绝对是这些家伙们吃的最舒服的一顿,完全不需要那么小心翼翼,他们狼吞虎咽的干掉了属于自己的所有东西,而这一切都归功于徐云给他们撑腰了。
白鬼再次尴尬的笑了几声:“想要和云哥交朋友,那可不是为了什么权贵不权贵的,我就是欣赏云哥这个人,够男人,够义气!”
在一旁看好戏的成东忍不住的把笑容挂在脸上,当白鬼无意间把目光投过来的时候,成东还竖起大拇指,做了一个“棒棒哒”的手势。
面对现在这种挫折,白鬼只能是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谁让他自己占据的这块地方被徐云看上了呢?而成东占了偌大的操场,除非是有踢球的时候,平日里徐云根本不会跟他发生冲突啊。
李光终于在徐云判刑之后的第三天坐不住了,他和特别行动组的人取得了联系,在顾明的安排下,李光去了一家地处偏僻的废弃钓鱼塘。
而白鬼却翻来覆去的无法入眠,到底应该怎么样处理他和徐云关系,成为了他现在的头等和*图*书大事,今天注定是他的不眠夜。
徐云扭头看了看白鬼,咧嘴一笑:“鬼哥是吧?鬼哥是什么意思啊,我打你了?没有吧,我根本就没伸手啊。”
白鬼有些无奈也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说,以后云哥的人,想什么时候来这里活动就什么时候来这里活动,我白鬼非常欢迎。”
“鬼哥,外面的事情你又不知道,所以就不要乱说话了吧,很容易会惹祸上身的。”徐云道:“你说你一个外人,为什么那么想知道洪东社的那么多事情呢?万一我们老大知道了,不喜欢外人知道,你觉得你会是什么下场?”
白鬼当时就愣了,徐云这家伙是不声不响的就要抢他的地盘啊!这是什么意思?!
别说他白鬼还是一个狱霸,就算是普通犯人,就算是可怜虫,被人看不起了心里都会觉得自卑,只不过他们不敢说出来罢了。
“对对对,死不足惜,就大坤那种人,就是应该杀他一百遍,一千遍,那样的人死了一点都不可惜,真的,一点都不可惜。”
“高看了。”徐云道:“我可没什么地盘,我就是跟九龙城光哥混的一个小弟而已。鬼哥若是想要结识权贵,那可就找错人了。”
那些做www.hetushu.com完了引体向上的可怜虫赶紧站到徐云的身后,似乎是要向白鬼证明自己以后就是徐云的人了,让白鬼看清楚他们是谁,以后都不要再欺负他们了。
一场没有硝烟的风云之争在白鬼的忍让下风平浪静的结束了,这一次之后,白鬼在监狱里的地位真的一下子就降了好多,就连白鬼手下的人都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一个个耷拉着脑袋。
然而徐云并没有做什么,一切都是成东和白鬼给他面子,才不会去招惹那些自以为跟了徐云的可怜虫。
白鬼被徐云反问的竟然无言以对,他好半天才在震怒中回过神儿来:“云哥……你觉得合适就好,呵呵呵……我没有什么意见,大家能在一个监狱里面碰到那也是一种缘分啊,以后就都是兄弟了吧。”
徐云听到这话就笑的更无语了:“鬼哥真会聊天,咱俩这都算是第一次接触,你说我讲义气?鬼哥,义气是对兄弟讲的,就算我讲义气,咱也不是兄弟,你怎么知道的?”
“谁说我是为了光哥把大坤给做掉的?”徐云道:“鬼哥,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要乱讲,别给光哥的形象抹黑。光哥才不是那种会对自己人耍阴的人。”
“我告诉你,做掉大坤m•hetushu•com是我们老大的意思,跟光哥没关系。”徐云道:“大坤残害同门妻儿,是不可原谅的,死不足惜。”
甚至是白鬼都有些不期待下一次的放风时间了,因为到那时候徐云若是还要占他的地盘,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是好了。
而现在白鬼也不敢说出来对徐云的不满,这还真的是太难为他了。
白鬼被徐云说的一言不发,不敢乱说话了啊。
放风的时间终于结束了,这是白鬼来到监狱之后觉得放风时间最难熬的一次,以往他总是觉得放风时间好短,眨眼就结束了,而这一次,他觉得好漫长。
白鬼咕咚咽下一口唾沫,若是王锦津要灭了他,别说他在监狱里了,他就是在地狱里,王锦津也能把他给拎出来再杀一次。
当徐云终于给白鬼说话的时候,白鬼心里还真有些小激动呢,这种感觉可是他很多年都没有过的了:“不不不,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了。我一直很热情的跟云哥说话,呵呵,我是诚心实意和云哥交朋友,云哥应该看得出来吧?”
“你也不看看自己出去多大了,去洪东社养老啊?你以为我们是敬老院啊?”徐云说话是相当带刺儿啊,每一句都让白鬼无言以对,彻底的不知应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