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九季 卧虎藏龙

第0114章 不给面子

“哟,看不出来还挺爽快的一个人啊。”猪头哼了一声:“那好,那我就好好跟你聊一聊。”
丧飞赶紧在徐云耳边低声到:“云哥,我们的兄弟因为前一阵子坤哥和光哥之间的矛盾,大部分都打伤住院了,现在实在抽不出人手,猪头今天带了那么多人,我们会吃亏的,你就……”
然而猪头一个眼神儿就足够了,徐云就可以肯定这事儿是丧飞搞鬼了。
猪头被徐云一番话堵的半天不知如何作答,他心里憋火,相当的憋火!
那足疗小妹就在旁边站着呢,哭哭啼啼的,脸上还挂着泪水,赶紧解释道:“云哥……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故意做什么……是猪头哥用脚踩我的胸,我躲了一下……他……他就翻脸了……”
猪头肆无忌惮的躺在按摩床上,一脸不屑的看着徐云:“哟,这就是你们新来扛把子啊,小白脸啊?怎么,说话能当家吗,能当家那就坐下来跟我猪头聊一聊,今天的事情应该如何处理。”
现在徐云的话里已经开始带刺儿了,猪头都有些坐不住了,这和他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徐云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
看到徐云出现,丧飞马上进入到状态之中,迅速来到和图书徐云的身边:“云哥,他就是猪头,就是他带人在场子里面闹事呢。”
现在的处境让猪头很尴尬,猪头是想给徐云一个下马威,却并没有真的对他动手对洪东社的地盘动手的意思。
“你若是收不了我两条街?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徐云道:“我是不是应该直接就灭了你,让你永远滚出油尖旺区?”
“云哥,你这是什么意思?!”猪头当时就不乐意了,一脸震怒的看着徐云,他指着那足疗小妹道:“让我给她道歉?!她算什么东西!?!”
她心里害怕,害怕徐云会为了平息这件事情,直接把她交给猪头去处理。猪头又不是什么好人,而且还那么好色,如果她被交给猪头处置,那肯定是前途堪忧了。
“猪头哥,我听这个小妹的意思,是说你在我的场子里惹麻烦在先啊?”徐云笑着问道:“如果说猪头哥有需要,隔壁不远的地方就有专门给你排解寂寞的按摩店,那里面你想要什么服务都有。但是旺角足浴城是正规的足疗店,没有那么乱七八糟的服务,猪头哥若是承认自己找错了地方,我就给你一个台阶下,给我场子里的足疗小妹道个歉,今天这事儿也就小和_图_书事化了了。”
“你他妈想死啊!”猪头怒斥一声,起身就要对那足疗小妹动手。
看到徐云动手了,丧飞赶紧使了一个眼神儿,他的兄弟们都给猪头的人让出了一条路。猪头带了二十多个人上来的,而且这些家伙还都早有准备,直接就抽出了藏在背后的砍刀,毫不犹豫的就往徐云身上招呼了上去!
“猪头,我今天就借给你两个胆子,你带着你的人去外面试试,试试能不能收我两条街。”徐云道:“你若能收了,那是你的本事,但我怕你罩不住啊。”
“猪头,我刚才给你台阶下了,是你自己不要的。”徐云道:“你若是现在后悔了,那我也只能不好意思的告诉你,晚了点。”
“云哥,我这可都是为了你考虑的。”丧飞的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被徐云当众训斥,要知道他是想要成为油尖旺区扛把子的男人啊。
“不是人多就能欺负人。”徐云哼了一声,对猪头道:“猪头,你也别跟我废话了,我也懒得和你墨迹。既然你不肯道歉,那我也不会让你那么轻易就走出去。”
丧飞的脸色也冷了,他没想到徐云那么大的胆识,他可以说是一个人都没带,单枪http://m.hetushu.com匹马的,就敢和猪头叫板。
猪头咕咚咽下一口唾沫,星联会根本是不可能和洪东社相提并论相抗衡的,徐云把话说的那么绝,让他一点台阶都没有了。
这是猪头也没预料到的,他认为自己有那么多人给撑着,徐云怎么也要给他面子的!
猪头的额头上已经开始渗出了细汗,现在的情况让他的心中一点底气都没有。
徐云说完对那足疗小妹招招手:“过来,站在这里,让我听听猪头哥现在是不是有点诚意了,今天他只要给你道个歉,事情我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徐云!你还真的是够大的胆子,也不看看外面有多少我的人!”猪头情绪有些紧张,所以未免会失控。
徐云笑眯眯的看过去,不愧是猪头啊,他这个称号简直就是根据人来起的,长得跟猪真像,肥头大耳,尤其是那鼻子,简直就是现成的双孔点插座啊。
就连足疗小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徐云居然真的站出来为她做主了啊!
猪头的面子挂不住了,徐云羞辱他也就算了,想不到这个足疗小妹还真敢站出来啊!
这话显然就是放屁呢!徐云根本不相信,这明明就是他丧飞不想吹哨子摇人和_图_书
现在她多么希望徐云能挺身而出帮她做主啊,如果徐云不能给她做主的话,她想死的心都有了。来这地方做足疗按摩师,她也是迫不得已,毕竟做这个总比那些出卖身体做事的女孩强。
说完猪头拿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一口水,呸的吐出一根茶叶梗:“今天我来洗脚,那洗脚的小妹不仅仅用热水烫到了我,捏脚的时候还给我捏的那么痛,什么意思啊?看不去我猪头?整我呢?!”
徐云不屑的笑了笑:“那你觉得你的人能干点什么?砸了足浴店?你真当洪东社的场子是你猪头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地方吗?”
“云哥,这地方是你们洪东社的场子,你作为负责人,是不是要给我一个交代啊?”猪头道:“你们的足疗小妹是不是要补偿补偿我啊?我这脚可现在还疼呢。”
“我告诉你徐云!油尖旺区的大坤已经没有了,我可不会是谁都给面子的!”猪头道:“今天的事儿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马上就下令手下动手做事儿,我就不相信一个晚上收不了你两条街!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一听徐云让猪头给足疗小妹道歉,在场的人当时就震惊了。
徐云仍然还能勉强挂着笑脸:“猪头哥,工作不m.hetushu.com分贵贱,只要是靠着劳动赚钱的人,都是值得我们尊重的。你道个歉又能怎么样?能少了你身上二两肥肉吗?”
这女孩哭的很委屈,显然是受到了猪头的侮辱,现在猪头还那么肆无忌惮的,让洗脚的小妹心里一点底儿都没有。
可是徐云把话说的那么开,让他如何收手啊!他不得不把目光看向了丧飞,丧飞赶紧回避猪头的目光,生怕被徐云看出什么来。
“收我两条街?”徐云当时就乐了:“猪头,我就纳闷儿了,到底是谁给了你勇气啊?足浴店那么多镜子呢,你快点找一个好好照一照,看看镜子里面的人到底算个什么东西。”
“闭嘴。”徐云没有让丧飞继续说下去,打伤了多少人徐云心里清楚,如果真的叫不到人,那天田胖子妻儿葬礼的时候为什么又能去那么多呢?
徐云快他一步,一个翻身而起一脚就给猪头踹回到了他的位置上!猪头在徐云面前那就是一点还手的余力都没有啊!
徐云点了点头,走到猪头旁边:“猪头哥,你想要聊什么?我来了就是陪你聊的,到底是什么事情惹了你,你想怎么样处理,你都可以尽管跟我开口。”
足疗小妹小心翼翼的来到猪头面前,她敢站出来完全是因为徐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