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季 云龙风虎

第0005章 真正该死的人

几人恍然大悟,长陌惊讶道:“你是说……这个乞讨者手里的孩子,并非是他自己的亲生孩子?”
按照长陌的性格,她现在肯定会对残空说,凭什么你让我说我就说,刚才可是你打断了我的话!我现在还不说了呢!
“一旦她进去你还控制得住她吗!就她这么任性的性格!”残空深呼一口气,平静下自己的情绪:“你们可真是太胡闹了!”
“胡闹!”残空看上起相当的愤怒:“念夜,你不是不知道长陌的体质,爸为什么从小都不让长陌饮酒的原因你也很清楚,她去酒吧会发生事情你难道不知道吗!?”
残空点点头:“如果父母患有哮喘并且对花粉或者粉尘之类的东西过敏的问题,那么孩子遗传这个情况的几率几乎是百分之百相当高的,除非有条件的选择过敏原少的配方奶粉,而且傍晚花粉较多的时候不要出门儿,才能有效预防。显然,乞讨者没有这个条件,不管什么时候,他都要带孩子在外乞讨,所以孩子若是亲生的,必然也会对花粉过敏,不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故离的表情严肃而认真:“残空做什么都是为你好,长陌,你应该学会多去理解一下别人!”
这显然是有问m.hetushu•com题的,如果是自己的孩子,谁会舍得这样?哭了哄还来不及呢。
等到所有人都没有什么要说的了,残空才缓缓开口:“我觉得,最可恨的一类人,是我们都忽略的一类人。”
“那你们是什么意思?她喝多了,所以她活该啊?万一她不想喝,是被那个混蛋给灌醉的呢!”长陌也给自己争理。
残空头疼的很:“长陌,这件事情我现在不跟你们计较,等到回去之后,一切都由爸来定夺!”
残空也不想继续在这件事情上争吵:“你就继续说吧,酒吧门口发生了什么。”
“我不否认你说的这些,但你也应该考虑一下或许有其他的原因。”故离笑了笑:“这种人的确很可恶,我是支持你的。”
这时候长陌忍不住了:“其实昨天我和念夜还碰到了更令人气愤的事情。”
“我们刚离开机场不久,我便在一条街口看到了一个抱着小孩的乞讨者。”残空道:“当时我很可怜他们,觉得那个乞讨者真的不容易。但后来我无意回头又看了一眼的时候,发现那个乞讨者有问题,每当有路人经过的时候,他都会狠狠的掐怀里的孩子一下,让孩子的哭声引起http://www•hetushu.com路人的注意。”
而整整一个上午,他们也并没有闲着,都在商讨同一件事情。
故离却摇摇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昨天那个大排档的老板,在我们离开之后遭到对方回来的报复,可以毫不犹豫的出卖我们,说明他也不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他们之所以会为难他,或许也是因为他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人罢了。”
残空带着几人来到港澳岛已经是第二天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残空都没有让任何人出门儿离开。
残空一直都没有说话,他想要听一听所有人的想法之后在做出自己的决定。
长陌几乎无聊到爆,这真的远不如不出来,不出来至少不会被残空这个没有一点意思的家伙给限制在一个破酒店里。
残空想开口说话,但是却忍住了,因为他知道不论他说什么,长陌都会以为他是针对她的,所以他只能把目光投到故离的身上。
“哼。”长陌不跟故离争辩,她知道她根本说不过故离,他们几个人之中,故离的口才是最好的,说什么都能说的人心服口服的。
“我觉得昨天晚上吃面的时候,碰到的那几个人就很过分。平日里他们不知道这样欺负过多少人呢。m.hetushu.com”念夜道:“就拿他们开刀便是!”
长陌很恼怒:“你就那么希望我出事儿吗?我没出事儿你很不开心是吧?难道你眼里别人不听你的安排就一定会出事儿吗?昨天没有你,我和念夜不也都很好吗!你凭什么无缘无故又教训我们。”
残空对此却一点都不与认同:“一旦出事情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是昨天我和念夜在酒吧门口碰到的事情!”长陌道。
“你们去酒吧了?”残空当时就皱起了眉头:“念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你还打小报告?你也不看看自己是多大的人了,从小到大,你就知道打我的小报告,就知道告我的黑状!”长陌道:“我每次被爸罚的时候你都很开心是吧?好啊,那你去告啊,我就是去酒吧了怎么样!反正你要告我,我今天还要去呢!”
“我……我……”念夜不知如何解释,只能无奈的低下头。
“你说他做什么,是我想要去的。”长陌道:“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就冲我来。”
“你够了没有?”故离一旦生起气来的时候,似乎比残空生气更让长陌感到害怕,她一怔,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残空看了念夜一眼,念夜点点头,表示事情就是这样和*图*书的。
“这又怎么了?”长陌道:“这也看出什么问题了?”
“没错。”残空道:“这个孩子很有可能是乞讨者在其他地方偷拐而来的……所以他才会那样对孩子,没有任何恻隐之心。”
“凭什么对与错都是他说了算呢?”长陌道:“我不服!”
“好了,你消消气。”故离对残空道:“现在不是没出什么事情吗,别生气了,他们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控制的很好了。”
真是畜生!长陌一下都把徐云那个“畜生”的事情给忘掉了,这种偷拐孩子的人才是最不可饶恕的畜生!没有人性的畜生!
“所以我觉得,那种人才更可恨!更应该被处决!”长陌道:“我现在一想到那个人的嘴脸就觉得恶心,这么卑鄙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这种人的内心真的是太黑暗了,绝对不可原谅,不可饶恕!”
“我还发现一个问题,当一个女孩带了一束花去施舍的时候,那个乞讨者明显是对花粉过敏的哮喘病患者,花粉让他很痛苦很难受。而那个孩子却一点都不在意,还特意闻了一下花香。”残空继续道。
众人迅速把目光都集中到残空的身上,每一次的任务爸都会让残空带队,那不是没有原因的,残空对任何事情的观察都http://www•hetushu.com是极其入微,很多时候别人没有注意到的东西,残空都能看得到。
“长陌,你少说两句,错了就是错了。”念夜道:“你就别争执了好不好?算我求求你了。”
念夜心中一惊,完蛋了,她肯定是要把他不让她说出来的事情说出来了,残空一定会生气的,哎……这个长陌啊,他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她什么才好了。
“这种事情上我没有什么主见,你们决定,我去执行便是。”戒伪淡淡道,他似乎对这个话题一点都不感兴趣,但是却又不得不再这里听从最后决定的吩咐。
“你这样说,那就真的没有真的可怜的人了。”念夜道:“那戒伪,你说说看,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念夜自责的解释道:“长陌只是想去看看,她并没有说要喝酒……”
但是看到故离的目光之后,长陌最终还是收起了自己的小性子:“酒吧门口,我和念夜碰到了一个无耻之徒,他把女孩灌醉之后带出来,然后开车就离开了……若不是碰到两个不分青红皂白的巡警,我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故离明白残空的意思:“那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真的有可能是认识的朋友呢?或者说……那个女孩本身也不是什么好女孩,会在夜场喝成这个样子,恐怕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