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季 云龙风虎

第0018章 可以用生命去守护的人

念夜的情绪有些激动:“戒伪又何尝不是一次次默默的保护着你呢!长陌,反倒是我,只不过是照顾一下你的生活,我没有为你做过什么,你却以为只有我最疼爱你……其实不是的,不管我们是怎么样的,但我们都把你当做是我们的妹妹!你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愿意用命去保护的妹妹!你知道吗!?”
“长陌,你不要争辩了。我们都了解你,你的异常是瞒不过我们的。”故离也开口了:“如果你真的一直在酒店待着,我们回来之后你早就要抱怨了……但你一点反应都没有,你说你没出去过,我们是不可能相信的。”
“我知道,你只是暗中守着,没有去干涉她锻炼自己的生存能力。”念夜道:“我只是想告诉她,我们每个人都关心她,只是方法不一样而已。不仅仅是你,还有故离,那次长陌不小心被太攀蛇袭击,是故离第一时间用嘴把她腿部毒液吸出!长陌你知道吗,太攀蛇的毒性有多可怕,你清楚吗?”
即便是她身上那个罪恶的印记已经被父爸请来的最好的皮肤移植手术专家做了手术,永远的消失了,但她仍然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隐隐感觉到肩膀上疼痛。m.hetushu.com
“你是爸最小的女儿。”残空深呼一口气:“当你被带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才七岁……你还记不记得当时你是什么样子?”
很多时候,人都会用心灵鸡汤来安慰自己的疼痛,说什么时间可以抹平一切,时间可以让人忘记一切……但真的可以吗?时间是可以减轻人的痛苦,减轻人们对记忆的印象。
人生就是这样,发生了的事情就永远都不可能被抹去,没有人能彻底忘记过去。尤其是那些让人们撕心裂肺的痛苦。
房间内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气氛安静的让人感觉到真真的恐怖。
念夜在这件事情上也并没有站出来帮长陌说话,他只是无奈的摇摇头。
“他们不是说你,他们都只是关心你。没有别的意思。”戒伪一向都是话很少,也不得不开口道。
“当时的你,让我们看了之后是那样的心疼。”残空继续道:“在那一刻,我们所有人都把你当做了最亲的妹妹来对待,不仅仅是念夜,我们每一个人都把你当成我们手心中的宝,不想让你再受任何一丁点的委屈和伤害。”
“担心我?说的真好听!可我怎么感觉你就是没事儿找事儿http://www.hetushu.com呢,总是要挑我的刺儿是不是?”长陌不服道:“你凭什么啊你,我怎么得罪你了,你把话给我说清楚,我什么地方用你担心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长陌,我不是怀疑你,我是担心你!”残空道,他就知道长陌肯定没有老老实实呆在酒店里。
残空突然开口问道:“你上午去什么地方了?”
长陌真的没想到他们一直都这样保护着她,两行热泪再也忍不住,滑落脸颊。
长陌浑身一阵颤抖,那是她人生里最想要抹去的记忆,可是她却永远都不可能抹去!因为那段记忆已经深入骨髓,让她永远都将带着那段记忆度过人生。
残空已经沉默了有一阵子了:“因为我们每一次任务都不能失败,这不是一件小事,长陌,你明白失败意味着什么吗?”
“关心我就把我一个人扔到酒店啊。”长陌道:“我觉得你们就是排挤我,什么事情都不让我参与,还好意思说是关心我。”
“我没有做多余的事情,很多危险和危机都是让你自己面临的。”残空似乎不想要让念夜提起这件事情来:“念夜,不要多说了。”
残空看着长陌,认真道:http://m.hetushu.com“我说,如果你跟我们出来,我就算搭上我自己的命,搭上故离,念夜,戒伪所有人的命……都会保证你的安全。”
“我们是真的担心你。”念夜又道。
“我?跟我说话吗?”长陌一脸茫然的样子:“我能去哪啊,你们不是让我留在酒店接应吗,随时做好撤离的准备。我当然是一直都在酒店等你们啊。”
这就像是残空不理解父爸为什么要让他们带长陌出来一样:“你知道吗,当爸说让你跟我们一起出来做这件事情之后,我跟爸聊了一个晚上,我一直都是希望爸能收回他说过的话,不要你出来。”
长陌听到这个消息非常的惊讶。
“你们都说我?”长陌生气了:“为什么出来之后我什么都要被你们约束被你们管制。念夜,你看看他们,他们都说我,我们出来之前爸说过,让你照顾我,你看到没有,被你照顾的我都成所有人指责的对象了。”
说真的,这些事情长陌真的不知道,她也是今天才刚知道这一切的。她一直都认为他们管束她太多,却不知道他们爱护她更多。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故离摆摆手,“你现在说这些干嘛。”
“我当然要说,www.hetushu.com若不是你及时给她处理了伤口,还把随身带的太攀蛇抗毒血清注射给她,她早就已经没命了!”念夜道:“而你呢,你救了她之后都因为毒性的侵蚀而七孔流血了!若不是父爸及时赶到,你早去阎王殿了!”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长陌也冷静了下来,她真的没有想到残空会这样说,也真的没有想到残空宁愿搭上自己的命,搭上所有人的命,也会保护自己。
念夜无奈的看了长陌一眼:“长陌,你说什么呢?我们是怕你有危险,所以才这样做,我们怎么可能排挤你呢,你是我们每一个人眼中的小妹妹,你明白吗?”
但是那些深入骨髓的东西却是时间永远不可能抹去的。
念夜道:“长陌,或许你眼中残空对你一直都很苛刻,总是喜欢管教你,但他真的是关心你……你还记得你那次去亚马逊的原始森林吗?父爸说,你是我们中野外生存能力最强的人……但是那次,你进入森林之后,父爸马上就让残空去暗中保护你了。”
“我现在说,当时爸都动摇了,你肯定不会相信。”残空道:“但事实的确如此,爸是想收回他说过的话,不让你跟我们一起出来的……但后来爸问了我一句,他问我hetushu.com,如果你跟我们出来,我是不是可以绝对保证你的安全。”
“爸是因为我这句话,才做了最终的决定,决定让我们带你出来。”残空淡淡道。
能被时间抹去的痛苦,根本就称不上是痛苦,充其量就是人生的一个小坎坷。而真正的痛苦总是可以深入骨髓之中,让人永生无法磨灭。
残空被说的一言不发,每一次他想要跟长陌说点什么,长陌总是有成百上千句话等着他呢,他是真的说不过长陌。
“可惜你没有得逞啊。”长陌有些恨,凭什么她就不能出来做事。
“不要说了。”长陌淡淡道,她心中那最软弱的地方已经被刺痛了。
“你觉得你这样说,我会相信你吗?”残空毫不客气的揭穿了长陌的谎言。
长陌翻脸也够快的:“你爱信不信呗,我为什么一定要让你相信啊?你回来的时候我是不是就在酒店呢?你有什么好怀疑的?你凭什么怀疑我呢?”
“我做就会失败?那你们都不给我机会,我是不是以后都不用做事了!”长陌对此完全不理解。
“我能说我不明白吗?”长陌道:“我出来也是做事的,也是为了任务才出来的,这一点你们明明都知道,可为什么却什么事情都不希望我去插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