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季 云龙风虎

第0047章 太弯兄弟给徐云的面子

由于直升机座位的限制,所以没有安排接应人,只是跟徐云他们说好了地点和飞行员碰面。
面对现在的情况,李荣天只能把船亲自开回去。
李荣天一怔,的确是这样。
伍元冬接到徐云电话之后显得异常激动,得知徐云就在澎湖列岛旁的岛屿,需要他们安排人去接一下,马上就亲自安排了这件事情,直接安排了直升飞机去接人。
“我们也不能让你们两个单独去冒险啊,这事情非常危险,我们还是先请示一下上面吧。”有人提出了不一样的意见来。
杨琦想了想:“那好,就听你的,我和你一起去太弯岛,让他们都回去。”
……
李荣天低下头:“杀我表弟我也不会让他那么轻易的就逃了,我要跟你们一起去抓了他!”
杨琦虽然仍然有一定的疑虑,但是徐云的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她也没有什么好去质疑的了。她已经和徐云相处有一阵日子了,对徐云的信任感还是很强的。
直升机飞扬过海,一路上海景美不胜收。
徐云笑了笑,没有说话,他可不就是会长级的待遇啊。就他往三莲会那么一站,谁敢不毕恭毕敬的?
“何止是认识啊www•hetushu.com,还特别的熟悉呢。”徐云道:“我和三莲会的人有一定的渊源,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不行。”杨琦道:“我不能让你自己去冒险,顾明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没有人知道。”
“死了一个王锦津,还会有另外一个站出来的。”李荣天道:“你们还真的是太天真了!”
“就算是安定又怎么样,一样会有好人被欺负!”李荣天道:“我李荣天谁敢欺负?就算是洪东社的人也都给我几分面子,他们的人犯下事情要跑路的时候也要联系我帮忙!我有的是面子。”
“你和三莲会的人认识?”杨琦一怔道。
当然,这么装的事情徐云做不出来,他只是道:“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可能只是觉得这样比较方便吧。”
李荣天发动船只准备离岸,徐云和杨琦两人送走了同行的几个同事之后,便和三莲会取得了联系。
“这事儿就轮不到你了。”徐云道:“你没有这个权利,法律也没有赐予你这个权利。你还是乖乖回去接受审理,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清楚了,说不定能给你宽大处理。”
“可是我还没有hetushu.com抓到顾明,现在就要我回去?”李荣天瞪大眼睛道。
“杨琦,你带着他们都跟李荣天一起回去吧,我自己去一趟台湾。”徐云道:“顾明一定是有计划的安排,我们去的人多了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儿,我自己可以的。”
这架势可真够可以的,杨琦看到是直升飞机来接人,还真被徐云给惊到了:“你到底多大面子啊,给三莲会一个电话,人家就安排直升机来接你,你简直就是会长级别的待遇了。”
徐云道:“出来之前,你们吕处长已经说过了,在外面,我有绝对的自主权,有绝对命令的权利,现在我要你们做什么,你们必须执行。我去太弯岛不会有危险,因为我跟太弯三莲会的人都是相识。所以你们完全可以放心这一点。”
“你要面子的代价,就是死。”徐云道:“这次死的是你表弟,你继续做下去,说不定哪一天死的就是你了。”
“徐警官,这话可不能这么说,你这样就是过河拆桥了啊!”李荣天有些不乐意了。
徐云道:“现在王锦津已经死了,洪东社也已经受到了法律制裁,说明法律最终还是会给好人一个和_图_书说法的。”
但是如今他表弟的死就在眼前,如果这次若不是因为他当时有事情抽不出时间来,他也不会把这么丰厚的报酬让给自己表弟去赚了。
杨琦仍然坚持摇头:“至少让我跟你一起,有个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顾。”
“来的人里面只有你一个人会开船,也只有你一个人叫水鬼。”徐云道:“你不开回去谁开回去?”
几个人面面相觑的看了看对方,谁都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应该听徐云的话。
“这次你没做这个活儿,那是你命大。”徐云道:“但却不能代表你永远都命大吧?早晚有一天你会碰上麻烦的。”
李荣天只能认命,还真的是要他自己把船给开回去,这船也不少值钱啊,他不能说丢掉就丢掉吧。虽然死过人的船有晦气的说法,但是他回去清洗一下转手卖掉便是,反正又没有其他人知道船上死过人。
这时候直升机已经落地,徐云和飞行员沟通确定之后,两人就迅速上了直升机,直接飞往了太弯岛。而这时候太弯岛方面也已经都准备好了,在伍元冬的安排下开始准备迎接了。
“那就辛苦你们两个人了,如果有任何的事情你们都要及时跟和*图*书我们取得联系,我们都会在第一时间给予你们帮助和支持。”
其他人最后也都没有什么意见。
徐云点点头:“一定。”
若不是这次的事情让人心中烦闷,还真是能让人有个好心情。
徐云道:“毕竟你们都是警方的人,让你们都去势必会引起三莲会的顾忌,所以我们两个人去就可以了,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相信他们也不会吝啬的。”
“徐警官,这是我唯一能给你们的线索。”李荣天道:“你若是还问我有什么发现没有,我是真的完全不敢乱说。我表弟被害了,若是抓不到顾明,我也没办法给我姑妈家里人一个交代啊,我求求你务必要抓住顾明那个王八蛋!”
“他的话没有错,如果你们做正经生意,就不会出这种问题了。”杨琦道:“你们本来就做了违法事情,还想指望法律来保护你们吗?你表弟的事情我们也不想看到,但说到最终,他这也是咎由自取。”
徐云点点头:“你不回去谁回去?这船是要开走的,这里面的一切都是需要经过调查的,你表弟的尸体也需要赶紧运回去火化吧,不然就真的腐烂掉了。”
“王锦津起势的时候是趁着形式而走的,和图书那时候港澳交接,出现很多漏洞。”杨琦道:“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现在港澳岛属于华夏,所以再也不会有王锦津这样的人出现了!”
李荣天被徐云一句话给噎住,这种事情的可能性他不会去否定,因为他自己也曾经想过,是不是会有一天,他会因为做这个行业而不得不知道一些别人不想要被人知道的秘密,而直接冤死他乡。
“那……”徐云想了想:“好吧,那就让他们押送李荣天回去接受调查。”
徐云道:“这一点你还真应该相信,社会只会越来越安定。”
每一次李荣天这么想,都会安慰自己说不可能的。
李荣天哼了一声:“做正经生意?那你们怎么不问问,港澳做正经生意的有几个没受过王锦津的压榨,没受过洪东社的气?那是受法律保护了,可不还一样被欺辱!我这样至少活的痛快。”
若是他自己做这趟活儿,死的人就是他了吧?
徐云道:“这就不用你嘱咐我了,至于你如何交代……那是你的问题。你做的这个生意原本就不是什么合法的生意,根本不受法律保护的,你表弟惨死,那也都是因为钱害的。”
徐云道:“你放心吧,太弯岛我还是吃得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