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季 云龙风虎

第0053章 海老鼠

很快,兆舒海就被伍元冬带了回来。徐云还真是没想到这才第一天就有了收获,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这让徐云的心情变得非常好,一个好兆头,或许意味着接下来的事情也会一帆风顺呢。
但是伍元冬看过他们身上没有徐云要的那三道伤疤之后,马上就回绝了:“我看你还差点火候呢,回去吧,等以后有机会再说。”
“脱了衣服,让我看看你够不够强壮,这事儿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若是一般人能做,三莲会也不会出那么高的雇佣金了。”伍元冬道:“海老鼠的名字我听过,你也是水路上有一号的响当当人物了。”
“好,很好。”伍元冬对兆舒海道:“我看你的资质就很不错啊,适合这次给三莲会做事。我看你有这个资质,所以我给你这个机会,但是你到底能不能帮三莲会做事,那还是我们会长小姐说了算。”
好你这一只海老鼠,老子是请君入瓮呢,没想到你这么一只小老鼠还真的是钻了进来啊。
“他就在会客厅等着呢。”伍元冬道:“你们一起去看看吧,徐云老弟,那家伙身上有你说的那种伤疤,而且我看那眼神儿,也是做过穷凶极恶之事的人。”
“会长大www.hetushu.com小姐,我叫兆舒海。”兆舒海很讲规矩的道:“我是伍会长找来的,听说会长大小姐有一批货要往港澳岛去送?”
“海老鼠?”伍元冬一怔,这人的眼神里面有一种和之前那些家伙不一样的神态,只有真正凶残的家伙才有这种目光。
“伍会长,你选我是不会有错的,我一定可以搞定你需要我搞定的事情!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你需要,都能给你安全送到港澳岛。”这样对伍元冬保证的人已经不是第一个了。
“是别人那么叫我,我自己并不喜欢这称呼。”兆舒海道。
现在有这样一个好机会,一次就能赚到后半辈子的钱的机会,他当然无论如何都要抓住了。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一个好机会白白在自己面前溜走。
兆舒海摆手道:“那都是道上的兄弟们给面子而已。”
“我还真想见识见识这个海老鼠是什么家伙,杀人放火的钱也敢赚,这胆子也未免太大了一点吧?”林苏音道:“真是给我们太弯人丢脸。”
兆舒海的反应也真够快的:“老板!请等一下!”
紧跟着进来了一个身材矮小却长得很精神的一个家伙,他看到伍元冬之m.hetushu.com后,自我介绍道:“伍会长,我是南海岸的兆舒海,认识我的人都叫我海老鼠,太弯岛周围的水路,没有我不熟悉的。”
徐云点点头,他相信伍元冬是不会看错的。
这海老鼠跟伍元冬上车之后就已经琢磨着赚到这笔钱之后,自己到底要做点什么了。他这两年拼命赚钱还不就是为了能做完今年之后就远走高飞不做了吗。
徐云用质疑的目光看着兆舒海:“五十万新台币?你还挺能狮子大开口啊,若是我要你做掉一个人,你拿什么做?”
“拿刀。”兆舒海道:“老板,这个您放心,只要钱到位,我一定给你办妥。刀比什么都靠谱,一刀不死两刀,两刀不死三刀,早晚有一刀我会让你要做掉的人断气!那才是百分之百的安全放心到位!”
这个兆舒海的眼神里面就跟刚才的那些人不一样,这么阴狠的目光,这种人才是真正杀过人的人呢。
当徐云和林苏音一同来到会客室的时候,兆舒海正坐在沙发上静候着呢,看到三莲会的会长大小姐都出来了,他到是懂事儿,急忙站起身来。
“呵呵……我做事一直都非常干脆利索,请您绝对放心,事情交给我,绝对不会有任www•hetushu•com何差错。”兆舒海道:“我会保证按时把东西送到,若是还需要我做其他的事情,只要价钱合理,什么都没问题。”
有些人的话是装的,伍元冬一眼就看得出来,就之前有人进来就说自己杀过人,什么也不怕,只要钱到位,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
伍元冬的目光盯在兆舒海胸前的三道疤痕上,这三道疤痕,间距相隔一指,长约二十公分左右,完全跟徐云说的特点一模一样啊。
“那他妈就废话少说。”伍元冬道:“走,跟我回去见见会长小姐,如果能看中你,这事儿就算你小子赚了便宜,这钱就让你赚走,够你花个半辈子了也。”
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要拿到这次帮三莲会做事的机会。
“没没没,绝对没有,我绝对不敢有任何的其他想法。”兆舒海道:“伍会长引荐,是我的福气。”
“能让伍会长略有耳闻,还真是我的荣幸。”兆舒海道:“伍会长,不知道这次的事情,我是不是有资格为三莲会效力啊?”
“为什么啊?”那人显然不服气:“伍会长,难道你就那么不看好我吗?我真的可以的,我不是第一次做这样子的事情了,即便是你让我给你运送走私海洛因和图书,只要那边能有人给我接应,我也一样能给你搞定。”
“是!”
“还有什么话说?你最好不要打扰我和会长大小姐的时间,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徐云回过身,指着兆舒海道。
徐云说话呢一摆手,还真的是准备要走啊,这一出戏唱的让林苏音和伍元冬都没有准备好呢。
伍元冬瞪了这人一眼:“你什么意思啊?三莲会是不碰那种东西的!你难道不知道?看样子你做过这种事儿啊?行,回头我好好跟你聊聊,看看谁他妈敢在太弯做这种生意。”
兆舒海一脸诧异的看着徐云,虽然他不知道徐云是谁,但是能和林苏音站在一起的,那就一定不是简单人:“您觉得多少合适,您给个数儿吧?”
“只要开得起价,杀人的事儿做不做。”徐云二话不说就把问题给抛了出来:“多少钱,你自己说个数。”
林苏音道:“看起来你还挺着急呢,来到就开门见山了啊。”
“行啊,可以啊。”徐云道:“只是你拿刀还定价那么高,是凭什么让你有这开口要价的底气啊?”
兆舒海笑了笑:“这点事儿伍会长还做不了主吗?”
伍元冬现在没工夫理会他,也就任凭那家伙溜走了。
伍元冬点点头:“实www.hetushu.com话说,我也不喜欢你这个称呼……不过,我好像听说过你。”
越是那种人,反而越是不靠谱。真正杀过人的人,根本不需要说,一个眼神就能流露出他骨子里的那种狠劲儿。
“我没有,我就是随便说说的!”那人意识到说错话,赶紧道歉想要走人:“我真什么都没做,求冬哥原谅,这次的事情我做不了,有机会我一定好好表现。”
说完,兆舒海一把将上衣脱掉:“伍会长,恕我直言,这恐怕看不出来什么,若是要看力气或者看实力,组织一下,大家看看谁能打,谁够狠,不是更简单吗?”
兆舒海笑了笑:“我看老板您也是爽快人,那好,我就给你一个价格,五十万新台币一条命,我保证事情给你做的天衣无缝,绝对不会让人发现。”
“哟,是觉得我不懂规矩,想要讹我呢吧?”徐云冷笑一声:“伍会长,就这种人,你还是直接送走的好,我不跟玩儿心机的人做生意。”
兆舒海道:“不满老板说,这种活儿我还真的是刚做了一个,这个价格是市场价了……您若是觉得合适,那我愿意为您效劳。”
“这话是什么意思?”伍元冬道:“是看不起我伍元冬呢,还是挑拨我和我们会长小姐的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