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季 云龙风虎

第0055章 脏乱差的集中地

“没有人治理吗?”徐云道。
“因为你犯下的是死罪,所以你不相信有任何事情是可以洗脱你罪名的。”徐云道:“既然没有任何事情是可以洗脱你罪名的,那你一定不会配合我们。海老鼠,我不会给你逃走的机会,你省省吧。”
“你为什么就那么不信任我!”兆舒海有些恼怒。
海老鼠就是这样,或许他之前还只是一个小老鼠,但是随着时间不断的流逝,随着他一次又一次的犯罪成功,他赚到了越来越多的钱,他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改变了自己家人的生活。
“冬哥,你的意思是穷山恶水出刁民?”徐云道。
“你们不相信我?”兆舒海道:“我人都已经被你们给绑了,你说我还有什么敢跟你们耍花样的呢?我肯定不敢跟你们玩儿什么心机。你们就放心吧,我说的那些地方可不是你们这些社会上层的人会知道的地方。”
“那就一塌糊涂了?”徐云道。
因为这地方除了日常的海产品交易之外,还出现了一些其他的买卖生意行为,因为这里人多而杂乱,而且又方便出海入海,所以这地方就成了一个容易招惹犯罪份子的好地方。
伍元冬点了点头:“那地方的确是一个藏身http://www•hetushu•com的好地方,如果我犯了什么事情,我肯定也会往那里面藏。”
兆舒海招供的第一个地方就是太弯有名的渔民街,那地方原本是一个渔村,经过多年的发展之后,渔村的规模变大了很多,初步的有了小城市的规模,但是后来这发展突然之间就停止了。
“如果我不给你们带路,那地方你们真的很难找到人的。”兆舒海趁机道:“我从小就是那地方长大的。那地方我熟悉啊!真的,我求求你们,给我一个机会,只要你们给我机会,我一定将功赎罪。”
倒不是说再抓他有多难,也不是怕跑了他就不能结李荣天表弟的案子,就是怕他给顾明通风报信了,那就真的是大麻烦了。
徐云微微一笑:“就是因为他太熟悉那个地方了,我们才更不能带他去。他心里清楚在什么地方逃走是我们不可能抓住他的。”
伍元冬的脸上显然有些纠结,那该死的鬼地方就应该强行拆掉重新规划建立!
所以他就需要更多的金钱,他做的那些小的犯罪显然并不能改变这一切,那些只能给他和他的家人带去一些生活上的改变,但是却不可能有多么巨大的改变和_图_书
所以导致渔民街发展了一半便停止了,这种情况让渔民街当地居民非常的不满意,然后就开始出现了各种违章建筑,随意的搭建各种房屋,甚至是海面上也被很多不用的船只链起来,变成了当地居民便于生活的“条条大路”!
兆舒海彻底没了脾气,只能耷拉着脑袋认栽了。谁让他落到三莲会手里了呢,真若是给他全家人都给连累了,他就真的是千古罪人了。
“我当然不相信!”兆舒海道。
兆舒海哭丧着脸:“伍会长,这样不好吧?当真是一点生路都不给兄弟留下啊?”
“是啊,有人有了歪主意,想要一次性搞到更多的收获,各种手段就都开始上了,有用炸药的,有用电击的,各种手段人们都用上了,导致这里越来越恶劣。”伍元冬道:“现在很多人不得不去远海才能收获,然而那样的成本和代价就高了。所以渔民街的人越来越贫穷。”
贫穷是滋养犯罪的最好营养液,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会让人的心理产生一种特殊的物质,而这种特殊物质便是会让人产生强烈的犯罪感,而犯罪感往往是人们无法避免的东西。
想要彻底改变他们的生存环境,想要离开这个鬼地和*图*书方,他就只能去做更大的事情,犯下更大的罪。
“可是我……”兆舒海心里憋屈,这本来是他的谈判资本啊,可现在他却一点主导权利都拿不到。
而这一切却并非是改变,兆舒海落入了一个自己无力走出的困局,他只希望若是三莲会真的抓住人,会放过他这一次。
“三莲会的兄弟没有出生就是什么上层社会的人,这点就不用你操心了。”伍元冬道:“能不能找到地方,那是我们的事情,你只需要告诉我们地方就好。”
所以说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地方,杂乱的人员和复杂的地形即便是当地人都会觉得头疼,就更别说是外乡人了。
这个家伙既然有海老鼠之称,若是让他抓住机会逃到水中,恐怕还真的不容易再抓到呢。徐云可不想冒这个险,倘若真的一个不小心让这该死的家伙给跑掉了,那恐怕就麻烦了。
“把他给我看好了。”林苏音放话了:“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接触他,省的被他骗了。”
“越是这种地方就越是靠谱。”徐云微微一笑:“渔民街,听起来那地方并不大?”
然后,他接下顾明这单生意,赚到这样一大笔钱之后,他距离自己的梦想更近了。三莲会给的m.hetushu.com这样一个机会他只要抓住,就能改变一切。
“等一下。”徐云突然开口道:“其实你完全可以把顾明有可能藏身的地方告诉我们,就不劳烦你了。”
一旦有了第一次犯罪的冲动,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有了一次犯罪的成功,就会触发第二次,第三次……总之人们会不断的因此而拥有更强烈的犯罪欲望。
由于这地方的出现,还曾经一度导致太弯发生过几次大事儿呢。后来这地方的发展投资者也都担心自己的投资会因为当地势力的威胁而无法得到回报,也就都纷纷停止了投资。
徐云道:“那我说,不需要你做什么,我也能保证洗脱你的罪,你相信吗?”
“你还不配给老子当兄弟。”伍元冬冷冷的道了一声:“是不是我不给你上点刑,你就不打算老老实实的给我招啊?”
“没什么可是。”伍元冬根本不给兆舒海继续找理由的机会:“今天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抓紧时间把你知道的地方都给老子说出来。我会亲自带人去找。”
兆舒海咬紧牙关,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把徐云给生吞活剥了!
所以他才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开始帮人往公海送人,开始帮人把人带去公海处决,开始帮人运送和图书各种非法的走私的东西……
“是。”伍元冬点了点头:“那鬼地方的确不是一个好找人的地方,如果那家伙真的藏在那里面,我们恐怕还真的会有麻烦呢。”
伍元冬笑了笑:“治理就要出钱,这笔钱谁来给?这笔钱谁来出?谁也不愿意惹自己一身骚,那地方太难治理了。当地的居民生活条件都特别差,以前靠海吃海还能赚点钱,但是后来出海的人多了……秩序也乱掉了。”
伍元冬听了这话多少都有些动心:“徐云,说不定带上他真的有用。”
“是不大。”伍元冬道:“但是非常的复杂,陆地和海平面链接起来,各种违章建筑,各种船篷房屋,真的是太乱了。据说那地方住在船篷里的人家,甚至要比住在陆地上的都多。”
地理位置那么好的一个地方,就这样被搞得不成样子了,实在是太弯的损失啊。如果那地方能好好的规划一番,势必会是一个让所有人都会喜欢的地方。
然后他的胃口会越来越大,他想要改变现状,改变家人的现状,让一切变得更好,他想要搬离这个地方,想要逃离这个现状。
“看来那地方还真是个棘手的地方呢?”徐云看到伍元冬的表情之后,也大致能猜测出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