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季 云龙风虎

第0067章 乔五爷

“那今天这地方还真的是没有选错呢,一会儿你给乔开宇在这里讲解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儒家文化,他绝对会对你另眼相看的。”林苏音道:“我可是听说乔开宇很崇尚儒家文化。”
“乔老板对儒家文化如此有研究,果然是一个儒雅之商。”徐云开口,指着伍元冬道:“这就是我们三莲会的伍会长。”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德不孤必有邻……徐云抬头随处都能看到这种浮雕论语的字眼,这地方还真不愧配得上儒雅二字,当然,这儒体现在儒家思想,而雅字却不体现在咖啡上。
乔开宇摇摇头:“这我可就猜不出来了,绝对不是我对林会长有什么调查和打听,而是三莲会的名声在外,实在是一般人想不知道都困难啊。伍会长的名声也是很响的,我若是说自己不知道,那才是有违背君子所为呢。子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林苏音微微一笑,落落大方道:“乔老板真会说话,您也比我想象中的年轻潇洒的多了。”
“看来乔老板对我的情况还是很清楚的呢。”林苏音淡淡的笑了笑:“那你猜猜他们谁是咯。”
儒雅阁的环境犹如其名,或许是老板太和-图-书崇尚儒风的气息,所以整个会所都充满了那种只有孔圣人之地才会感受到的儒风之息。
这的确是有够不同的,一眼就能让人感觉到他的不凡。
“这有什么压迫感啊。”徐云道:“儒家文化的精髓是仁义礼智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这有什么好感觉压迫的啊,应该更自在才对啊。”
“幸会。”乔开宇虽然是对伍元冬说这番话,但是心思却转移到了徐云的身上,他可没听说过三莲会还有第三个会长啊,而且这家伙看起来有些面熟的感觉。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乔开宇也终于是现身了,他看上去四十出头五十不到,但人却显得很精神,给人一种三十多岁的感觉。
“我懂,明白。”徐云点点头:“我一定给足了他面子。”
乔开宇泯一口茶,笑盈盈的看着林苏音:“林小姐,果然是冰雪聪明,但是我个人的隐私问题。呵呵,还请见谅我不能回答。”
这老东西还挺会说话哄女孩开心的啊,说这番话都不会脸红,还真是脸皮够厚呢。
“这里的人还挺会享受呢。”徐云道:“想不到太弯还有这样一个http://m.hetushu.com崇尚儒家文化的地方。你怎么没早点带我来这里玩玩呢。”
“林会长能这样说,我可真的是借你金玉良言了。”乔开宇道:“我们请吧,一起去里面坐一坐,尝尝我在大陆带来的茶叶,绝对不比儒雅阁里面的那些极品茶叶差啊。”
一身唐装,脚上穿着那种最普通的黑布鞋,手里把玩着一串儿太行山万年崖伯手串儿,这可是极品货,不是网上那种几千块钱的那种东西。
林苏音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徐云:“你还尊崇儒家文化呢?没看出来啊,我还以为你对这样的地方肯定不感兴趣呢,所以我才不会把你带到这种地方来玩儿,你不会觉得这里太庄重,太有压迫感了吗?”
整个会所都是茶香四溢,华夏真正有生活品味的人可不会端着一杯猫屎咖啡出来显摆。喝的都是数万元一斤或者几两,甚至更贵的茶叶。
林苏音一瘪嘴:“说的就好像你是那地方的人似的。”
“哈哈哈,多次来太弯,一直都想结识一下三莲会的林会长,真没想到林会长居然如此年轻美丽,让人着迷。”乔开宇老远看到林苏音之后就招呼道,虽然他是第一次见林和*图*书苏音,但之前也都听说和看到过其他方面的消息,当然认得出。
看到徐云和伍元冬也跟林苏音一起进来了,乔开宇也好奇的道:“林会长,不知道哪位是您的左膀右臂,伍元冬,伍会长?”
徐云不屑道:“崇尚儒家文化的能有这种败类?别逗了……就他充其量是打着这个幌子骗钱的吧?”
“我还真就是那地方的人。”徐云道:“虽然从小没在那地方长大,但是那地方的文化我必须了解。”
乔开宇怔了一下:“难道说我只是去渔民街走了一走,太弯的同胞就都认为我会去投资开发那个地方吗?那可真的是实在太可笑了一点。”
乔开宇没有弄一串儿一看就能显示自己身份高贵的十几瓣的满肉大金刚菩提,而是把玩这样一串很多人看了都会举得不稀奇的崖伯,显然是要彰显自己和其他人的不同。
看得出来乔开宇对和三莲会结识非常重视,连自己在拍卖会上高价买来的极品大红袍都带来了。
福元昌号蓝内飞圆茶一筒能卖到五百零四万!这特么都能在世界上房价最贵的城市里面置办一套百平豪宅了。
500克的西湖龙井头茶就在预售义卖会上创出了十八万元和*图*书的天价,一款名为“大器”的信阳毛尖,100克售价高达两万六千八百元,仅50克重的陈年旧普洱,能拍卖到十三万八!
“不知道乔老板这次来太弯又要做什么方面的投资啊。”林苏音微微一笑:“我可是听说了一个特别可笑的传闻啊。”
紧跟着,林苏音话音一转:“只不过有一点我不太明白,乔老板不是一个浪费时间的人,若是渔民街没有你要得到的利益,你是不会去那种地方两次的吧?”
乔开宇看着林苏音,年纪轻轻的一个女孩能有这样的魄力,还真的是让人佩服啊,他年轻的时候都没有这个魄力吧?
“是啊,确实是有些太可笑了。”林苏音道:“怎么可能有人会去做那地方的投资,除非是疯了。”
在现在这个都玩儿什么小叶紫檀和金刚手串儿的社会下,玩儿崖伯的人并不多,懂得崖伯的人也不多。
“乔老板可真的是太客气了。”林苏音道:“这样我多不好意思啊。”
“你这还猜测的挺准的,据说他还搞了什么儒商协会,打着儒商的名誉进行融资,至于到底做了什么,谁都不知道。”林苏音道:“可你一定要搞清楚你今天是来做什么的,可不是来拆台的,www•hetushu•com别那么不给人家面子。”
“看不出来啊,你还是个学霸呢?”林苏音道:“我告诉你,我还真的在孔子学院读过书。”
“那就多谢林小姐照顾了。”乔开宇道:“在太弯,能和林小姐结识,那真是我三生有幸。若是我再年轻个二十岁,一定会全力追求林小姐啊,哈哈哈,林小姐真的是我眼中的女神。”
“乔老板,我可不是要探听你隐私的意思哦。”林苏音道:“渔民街是穷山恶水刁民多,如果乔老板那地方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三莲会一定会全力配合的,这就当做是我送给乔老板的一个见面礼,至于乔老板要做什么事情,说与不说,我都无所谓。”
伍元冬也回话道:“久仰。”
“客气客气!”乔开宇是那种不会给人留下不好印象的人,看起来还真是个很容易合作生意的对象。
“若是真有孔子学院,就应该设立在孔子故里曲阜,外面那些个孔子学院都是扯皮的。”徐云道:“知道什么是杏坛吗?位居殿庭之中,重檐,内用斗八藻井,瓦用黄色琉璃,彩画用金龙和玺。在那地方听一听儒家文化,那才叫真正的洗礼。”
几人来到了包间之后,乔开宇就让手下人把茶叶拿走去冲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