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季 云龙风虎

第0092章 长陌的挑战

“你敢不敢跟我打赌。”长陌道。
徐云笑了笑:“提炼剂吗?那你们还真的是够不择手段的……不过,现在一切都晚了,王锦津手中的提炼剂已经被销毁了。那种能引发大规模暴乱的东西,绝对留不得。”
“人类社会发展了成千上万年,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再到当今的文明社会,都是一步步走出来的,所以才有了法律。”徐云道:“法律就是制裁,就是制定代价的。”
有多少人能承受这种诱惑呢?当诱惑足够的时候,风险又为零的时候,恐怕永远不会有人能抵挡得住那种诱惑吧。
“你胡说八道!”长陌哼了一声:“如果天眼做的事情都不是磊落光明的话,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事情是磊落光明的了!”
“你根本就没有理解这句话。佛的意思是可以深入地狱去拯救任何悔改的人,舍我其谁,说的是众生平等。”徐云道:“你根本就没有众生平等的概念,又何谈佛曰。”
所以这是让徐云完全无言以对的一件事情。
“你不要太自信了。”徐云道:“并不是所有的男人看到女人都会像是渴急的狗看到甘甜的泉眼,那都是东瀛岛上爱情动作片里的东西。有些原则hetushu.com上的东西,你没有必要跟我争辩,因为我不会输,你不会得到你想要的结果。”
长陌不以为然:“法律可以给你权力去杀掉大坤,甚至是杀掉王锦津,杀掉洪东社的任何一个人,因为他们双手都不干净,死有余辜。但是法律给你权力去羞辱那位杨警官了吗?法律给你权力去伤害李光了吗?都没有吧?”
“你以为你能承受,那是我没有那样做,如果我真的这样做了,送到你嘴边的美色你会拒绝?在我看来,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会拒绝。”长陌道:“道德会牵制到,都是因为诱惑不够大,风险又太高而已。”
“到底什么是对,什么才是错?”长陌反问到:“这个世界上本没有一个标准可以去衡量对与错,你认为的对与错是你心中所判断出的对与错,而我认识的对与错是我心中判断出的对与错,我们的标尺是不一样的,何谈对错?”
“那你们利用埃博拉病毒武器制造病毒感染事件的时候,为什么还要藏着掖着?”徐云道:“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拿到台面上。”
“我本来以为你没有那么天真,原来你也够天真的。”长陌道:“你不会以为提炼www.hetushu.com剂真的全部被销毁了吧?我告诉你……其实我们已经拿到手了,只要利益够诱人,就会有人挺而走险!”
长陌哼了一声:“你都不敢看,只不过是怕压不住自己心中的邪念而已。若是真的做到酒肉穿肠过,佛主心中留的人,根本不会在乎眼前的任何事情。”
长陌哼了一声:“那我们就试试!”
既然已经是畜生不如,那还何必挣扎纠结?伪装的活在面具下,就是一种虚伪。
徐云没有说话,他不知道长陌到底是想要证明什么,但她说的这些话也却是有道理。
这是徐云真的万万没想到的画面,长陌的行动是那样的突然,一切都让徐云猝不及防。
“那为什么仍然有人会知法犯法,挺而走险?还不就是因为法律的漏洞!”长陌道:“既然不完美,就要有人填补法律的空缺,而天眼就是用来填补法律漏洞空缺的!”
“既然你也知道我是卧底,那就说明法律给了我权力。”徐云道:“我是有授权的。”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有些事情总是要有人来做的,这个人不是你,不是他人。倘若还不是我,那应该是谁来做?”长陌道:“我们和-图-书的立场不同,所追求的东西也是不一样的。”
长陌就是要看看,徐云到底哪里来的自信!不管她今天要付出什么样子的代价,她都一定要让徐云的内心崩塌!
徐云道:“不是习惯,是麻木。”
徐云竟然无言以对,长陌的话虽然有些歪理学说,可是却让徐云完全没有反驳的理由。
徐云皱起眉头,他并不知道港澳都发生了些什么,这事情他也不敢随便否认。
“我说过,我是有原则的人。”徐云最终选择闭上了眼睛。
说话间,长陌真的一把脱掉了自己的外衣,半透镂空的蕾丝内衣暴露在空气之中,长陌那傲人的山峰和雪白的肌肤也全部都暴露在空气之中。
“有什么区别吗?”长陌道:“你一直认为自己是好人吗?但在我看来,只不过是诱惑不够而已,诱惑足够的话,你就不会这样想了。如果我现在就脱光衣服站在你面前,你以为你还能是个正人君子吗?”
徐云摇摇头:“我没有必要和你打这种赌。我不会输,所以我也不会有兴趣跟你赌。”
徐云笑了笑:“这是哲学上的问题,我的确没有什么发言权,我不是哲学家,但你也不是。只知道你们天眼的一切都是矛hetushu.com盾的,你们用你们不屑的行为去对待那些你们认为错的人,所以你们就跟那些人没有区别。”
“你还想要忍耐吗?我已经被你封穴,失去了任何反抗的能力,只要你喜欢,我可以任凭你摆布而无力反抗,你难道不想要尝试一下吗?”长陌直接对徐云宣战道。
这就是他们天眼为什么会做这些事情的原因,因为他们看到了太多丢掉道德面具的人所做的事情,真的是畜生不如。
她不相信世界上有那种男人,她就是要彻底揭穿徐云伪善的面具!她要让徐云知道,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带着一张道德面具才会做的,当这张面具被践踏之后,人和畜生就没有什么区别了。
徐云摇摇头:“谬论,天眼本身就是知法犯法,挺而走险,做的行为就根本不是什么磊落光明的。”
长陌哼了一声:“徐云,你不要把话说的那么好听,世界上就没有一个人不是心存恶念的,不是不想做恶,而是作恶的代价太高。如果没有制裁,你觉得世界会是这样吗?”
事实如此,那都是为了达到最终目的而做出来的一些迫不得已的行为,这样的行为跟天眼的行为又有何区别的呢?
对于自己给与李光和杨琦的伤害,是徐云和-图-书心中极为愧疚的一件事情,所以长陌抛出这个问题让徐云彻底无话可说了。
徐云道:“我或许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却也绝非下流小人,若是这点东西都承受不了,我还真不配在你面前说教了。”
“这种迫不得已的事情,我不会再做一次的。”徐云低头道。
徐云看着长陌,半晌都没回过神儿来,他真不明白这个女孩到底是要证明什么,难道她心中的“真理”有那么重要吗,甚至可以让她如此不顾一切的来证明。
“不是你没有兴趣,是你不敢而已。”长陌道:“因为你害怕输掉,输掉就意味着你失去了你所坚信的一切。”
“那不是你能明白的!你也无需知道。”长陌道:“王锦津手上有重要的东西,那是我们要拿到的,拿到那个东西,我们才能进行下一步更大的计划。”
“徐云,你是不是以为你很正直?难道你就不会犯错误吗?”长陌冷笑着:“你不会以为你在王锦津身边做卧底的时候,做的那些事情就都是合理合法的吗?”
“只要最终的结果足够诱惑,任何人都会做出自己不想要做的事情来。”长陌道,“你认为你自己是被迫的,难道我们就不是吗?只不过我们经历的多了,也就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