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季 云龙风虎

第0093章 原则

说完之后,长陌把上身仅存的内衣也解开,直接搭在了徐云的肩膀上,那种女孩身上独有的幽香让徐云不得不为之一振。体香不同于香水,徐云一点都不喜欢那种浓烈的香水味,而这种来自于女孩身上的味道,却让人很难自拔。
“如果埃博拉没有被安全销毁,你一定会后悔!!”徐云突然喝斥一声。
“这我承认,无风不起浪,黑白总不会颠倒,是非自有公论。”徐云道:“时代不一样了,有些和尚会委屈,觉得不能用百年之前的那些规矩来约束,和尚一样可以开车可以玩儿手机……清规戒律已经只是一个名衔了。”
“可惜没有如果。”长陌的表情麻木着:“我也没有再一次选择的机会,我的人生早就在那个时候被定格了……我从未后悔过我做过的任何一件事情!”
长陌哼了一声:“有恶念就该死。人之初,性本善,三字经里的东西是有道理的吧?”
这样的世界没有人不向往,相信所有人都会向往那种世界,然而那种世界根本就不会存在。任何一个社会,都会存在罪恶。不论到任何时候,罪恶都不会消失。
长陌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直接把自己整个人都贴在徐云的身m.hetushu.com上:“那你想做什么,那就做吧。”
长陌道:“那说明你也想!只要有这个想法的,就都是可悲的人。”
“佛教徒该守什么规矩,他们信仰什么?修行者就是要有自我约束,僧人就应该不饶外界,清净修行。自诩信佛,却不按照修行的规矩来的算什么和尚。”长陌道:“入此门当守戒律规矩,最基本的都守不住,却又何必披一身袈裟,做出出家修行的模样?一面享受着信徒们朝奉的香油而不去弘扬佛学真谛,反倒是自己享乐,和佛法教义背道而驰……这就是如今的和尚吗?”
“这样值得吗?”徐云道:“为了证明你心中所认识的一切,宁愿这样做?不值得。”
长陌的确不敢相信今天这一切的结果,徐云真的没有碰她,没有产生心底的邪念,这对长陌有特别深的触动。如果没有徐云,她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存在没有邪念之人的。
“世界的复杂总会改变一个人。”徐云道:“就像是你也一样,如果你生活在另外一个环境中,也不会变成如今这样吧?”
“那种人很多见。可惜我不是。”徐云道:“食色性也,这都是很正常的www.hetushu.com心理状态。”
徐云道:“你说的那只是个别,我相信并非所有的和尚都是那样的。总是会有人真的去弘扬佛学真谛的,总会有人真的去修为成佛。”
“我若是不穿呢。”长陌道。
长陌真的不明白,那埃博拉病毒武器跟他徐云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他面对自己这样的诱惑还能把手抽回去呢?!
长陌道:“那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
原来他们天眼向往那种完美乌托邦的世界,没有任何罪孽的世界。
和尚的清规戒律其实是很有必要的,五戒杀盗淫妄酒,三毒贪嗔痴,如果这些都守不住,那还修行个屁?
“想法永远不代表实施。你又何必那么偏激呢?”徐云道:“若是有过恶念的人都要死,整个世界就没有活人了!能压制住恶念的人,说明是有道德底线的,只有那些不去压制自己恶念的才是你所谓的。”
“哼……我看不然。”长陌道:“出家人应当心中释然万物,不必为世人言语所累。而现在这些和尚做得到吗?和尚都能娶妻生子……真的是很可笑,就算是还俗的都不应该!”
“你真当我是和尚吗?”徐云道:“我可不是和尚,如果你一定要hetushu.com送上门儿来,我可没有那么清高。”
“你真的那么想?”徐云终于睁开了眼睛:“如果有选择,你还会希望你过这样的生活?我不相信。”
长陌道:“可惜我没有生活在一个让我默然接受一切世界丑恶的环境中,我感谢我生活在了一个能让我去毁灭这些丑恶的环境之中。”
徐云何止没有脱,反而还给她穿好了。不是徐云不想做些什么,只是因为徐云知道他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若是这点原则都没有,何谈为人?
“和尚愿意做什么那是和尚的事情,我又不是喝太平洋的水长大的,我也没必要管的那么宽。”徐云道:“我只管好我自己,做好我自己应该做的就可以了。”
只不过很多人都不是真正的明白这些东西,所以才认为和尚做这些没什么区别。
“那你这样忍耐又值得吗?为了给我证明你不是我说的那种人,放弃这样的一个机会?”长陌道:“你知道我这次出来看到多少男人对我看直了眼睛吗?只要我勾勾手指头,我相信那些男人甚至会为了我舔脚趾。”
“酒色财气四道墙,人人都在里边藏,若是谁能跳过去,不是神仙也寿长。”长陌仍然坚持站在徐云面前:hetushu.com“这还是以前和尚写的诗,你若是一点反应都没有,那你还真应该去做和尚。”
教义讲究苦谛,集谛,灭谛,道谛。当人在没有悟道之前,执着于六道轮回之间,佛教认为一切众生都再天、人、阿修罗、地狱、鬼、畜生六道之间升降无穷。
世界本就是这样,有黑就有白,有光明就有阴暗,有善良便有邪恶,这是永远都不会消失的东西。
“你为什么就不明白呢?”徐云把手抽了回来:“你的怨念太深了。”
大牌的奢侈品香水味道固然有特点,但是能舍得花数千上万甚至十几万买一瓶香水的人却并不多,大部分人用的仍然是几百块的廉价香水,这种香水的味道永远不如体香更柔和。
“我有我的原则,希望你不要逼我对你下手。”徐云道:“穿回你自己的衣服。”
“饮酒不醉最为高,见色不迷是英豪,世财不义切莫取,和气忍让气自消。”徐云道:“并非不碰就能如何,而是只要知道一个度,就算是一种成功。”
因此佛教所追求的解脱,就是要摆脱这六道轮回的命运,达到无爱无嗔的涅盘境界。如果结婚生子就是执着于六道中的人道,就等于甘愿沉沦于六道之苦,与佛教苦集灭道的四谛教和*图*书义相违背了。
徐云突然出手在长陌后颈砍了一下,长陌眼前一阵发黑,整个人就昏倒在了床上。徐云帮长陌把衣服重新穿回身上,他对天眼的了解也更深了一些。
“你早晚都会明白的。”徐云看着昏睡在床上的长陌道:“世界上仍然是充满了光明的,如果真的有一天,没有任何东西可能是完美的。即便是一块至纯的美玉,在几万倍的显微镜下面仍然可以看到内部的杂质。”
“哼,和尚就清高吗?”长陌不以为然道:“不是所有的和尚都真的是清高的修为,当面对的诱惑足够多了,一样会把自己的信仰抛弃不顾!就连和尚CEO不都被自己的弟子举报了吗?贪污,玩弄女人,滥用职权……这些在你们华夏不都闹得沸沸扬扬吗?”
很简单的道理,一张太极图就能说明一切。
长陌抓起徐云的手,直接放在了自己的身体上:“你还是先给我证明你能不能坚持过我这一关,再关心埃博拉的问题吧。只要你不再追究埃博拉武器的下落,放他们离开,以后我就是你的人,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做。”
“睡吧,明天你就知道了。”徐云也躺在了床上:“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男人能够睡在你身边还不去脱掉你衣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