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季 云龙风虎

第0128章 给你个瓶儿

林歌百无聊赖的伸了个懒腰:“行,我不说了就是……这不是一路上太无聊吗,这车后面应该搞个影音系统,可以看看电影,听听歌。”
“林歌说的没错,这是高速上呢,没办法停车。就算停车,也没有卫生间给你用。”徐云道:“要不然……我们俩转过头去,给你个瓶儿……”
“你们两个都不要吵了。”故离道:“救长陌是重中之重的第一点要做的,夺回埃博拉是建立在长陌平安无事的基础上。问题就这么简单。”
徐云翻了个身,继续睡觉:“你少乱说话了,别打扰了我休息。”
“说谁呢?”林歌对这称呼相当不爽,他哥都没说他是跟屁虫,哪轮的到她一个丫头片子说教他呢。
“你瞪我也没用啊,我就是说一个事实。而且这是高速上,你去哪上卫生间啊!”林歌道:“哥,你给她想个办法吧,别回头真憋出什么毛病来了。”
长陌瞪了林歌一眼:“我告诉你,我从小就是被吓大的,而且我是懂历史的人,光绪三十一年修订大清律法的时候,就将凌迟和枭首还有戮尸等刑罚永远删除,俱改斩决。现在是文明社会,你还拿这个来吓唬我?”
林歌笑了:“我可不是骗你,这是我亲眼见和*图*书过的东西,到时候问你什么事情你若是不招,我就给你造一个碎头器用一用,看你能不能扛得住。”
念夜这才慢慢稳定下了情绪:“我承认是我情绪太激动了,我会冷静下来,你们放心好了。”
徐云闭眼往后面一躺:“我们两个轮休,我先睡了,等会儿你喊我。”
长陌冷冷的看了林歌一眼:“你只不过是一个跟屁虫而已,不配跟我说话。”
“那是你不知道什么叫酷刑!”林歌道:“听说过凌迟?一刀一刀地割人身上的肉,直到差不多把肉割尽,才剖腹断首!”
“那你听说过碎头器吗?”既然这个吓唬不了她,林歌就用其他办法,这东西是他亲眼见过的一种刑具:“你想不想试一试?就是将一个铁碗放到你的头顶,项圈和下巴板布满大螺丝钉,让你无法活动,这可是具有粉碎效用的粉碎机,然后将你的头部夹在铁碗和板子中间,然后转动螺杆,金属头箍开始不断施压,你的牙齿会先粉碎,然后眼珠从眼眶凸出来……然后……”
“不喝就算了,这样也用不着去卫生间,我们还少了麻烦呢。”林歌道:“反正熬二十多小时就到了,死不了。”
她永远都不会和图书想到自己第一次回华夏是这样的一个画面,她甚至都没有心情去看外面的世界。
“哥,你这不是给我拆台吗,我这刚有点成效,说不定她一会儿就吓得什么都说了,都不用等到燕京我就给你搞定口供了……”林歌无奈的长叹一口气:“哎,红颜祸水啊,真是祸水啊。”
“哎呀,云哥,我就说你不应该给她水喝,有句老话叫做,懒驴上套屎尿多。”林歌这比喻还真是不文雅,长陌极为恼怒的瞪了他一眼。
这是一个警告,也是一个忠告,所以华夏成为长陌最向往的一个地方。这是她离开普通人生活的地方,也是她命运转折的地方,她一直都渴望回到这片土地上来,没有什么原因,就只是渴望。
这时候长陌突然道:“我要去卫生间。”
“没错,我们四个只要一起行动,他们就会对我们有所顾忌!”戒伪认真道。
林歌气不过,决定吓唬一下她:“我告诉你长陌,等你回了燕京有你好受的,到时候你最好把你们天眼的事情都给我招了。不然的话,哼哼……小心大刑伺候你!”
武装防爆押运车内的四周都是封闭的,除了两个射击孔之外,没有任何地方是可以看到外面景色的。
虽然长陌知www.hetushu.com道林歌这也最多就是吓唬她,但是却也仍然会感觉到浑身上下都不舒服,这刑罚太残忍了,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想想都会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听到这里长陌却一把将徐云手中的矿泉水给夺了过来。
残空示意几个人现在说这些详细的作战计划都没有意义:“先调理好身体,想想办法到港澳岛去,这才是我们现在的重点。”
“别听他胡说八道。”徐云闭着眼睛道:“他根本不会参与剩下的事情,我们不会对你上刑的,只是想要跟你了解一些事情,如果你不愿意说,我们会等,等到你愿意说为止。”
“故离说的没错,念夜,你是要冷静一些。”戒伪道:“我们不能失败,残空是不希望我们救出长陌却带着失败回去,若是不能带着成功回去,我们这次出来又是何必呢?”
“你给我闭嘴。”长陌确实感到了浑身一阵冷颤。
“好好说话不听,非要听这些难听的。”林歌无奈的摇摇头,有些时候他是真不明白了这人脑子里面到底是想的什么呢?
“现在徐云身边的那个小子的实力虽然不俗,但是却绝对不可能在那猿飞拳传人之上。”戒伪道:“我有信心一个人和他拼一下。”
“别想耍什和-图-书么花招,我跟你说,现在你已经强弩之末,千万别想什么花招儿了。”林歌道。
“武装防爆押运车是干什么用的?就是执行任务的时候押运需要严格看管的人和物品时才用的,还给你搞影音系统,怎么不给你在车里搞一个桑拿室啊,让你蒸个桑拿多好啊。”徐云无语道。
“你以为我会害怕吗?”长陌不以为然道:“我什么没见识过,会怕什么刑罚?”
徐云睡了之后,林歌的目光就紧紧盯在长陌的身上,只要长陌稍有异动,他都会敲打敲打她。
她说着,晃了晃手中的矿泉水,似乎那意思是喝水太多了。
就这些发明这种刑罚的人,对于长陌来说那也都是该死的人,他们的阴毒恐怕都要比那些受刑罚的人还要残忍吧!
华夏大陆对于长陌来说是一个非常神秘的,有传奇色彩的地方,一个让她非常向往的地方。然而爸却不让她来,不让她靠近大陆,接近大陆,因为他说对于他们天眼来说,华夏大陆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
没等长陌发火呢,林歌就忍不住笑了:“哥,你把她当男人了,瓶口那么小,她能瞄准吗?”
“喝点水吧。”徐云把一瓶矿泉水递给长陌:“这里到燕京还有两千三四百公里的路呢,正常和图书行驶要二十五个小时,你若是不吃不喝的话,恐怕是会很难坚持下去。”
若是没有他的命令,不论是任何人,都不能自己擅作主张到华夏大陆来惹麻烦。
林歌一咧嘴,真没想到这长陌居然比他知道的都多,他都不知道这些酷刑是什么时候取消的。
“睡吧哥,我盯着呢,你放心。”林歌道,现在长陌被手铐脚铐都铐着呢,也玩儿不出什么花样儿来,况且这押运车的车舱内和驾驶座是绝对隔离的,她也没有办法袭击到两个驾驶员。
对此故离也表示赞同:“我们必须要随时保证四个人都在相互的视线中,这样就算他们有多大的能耐,也很难把我们全部拿下。现在对方具有威胁的只有两个人,那个猿飞拳的习修者并没有跟他们在一起,我们的胜算很大。”
长陌把目光落在缓缓坐起身来的徐云身上:“我要去卫生间。”
“你有什么对我不满的,等我们回去之后,你慢慢跟我算。”残空道:“留下来就听我的,不要擅自贸然行动,我们必须避免我上次犯下的错误,就不应该让长陌一个人独自行动。若是不独自行动,我们被抓的可能性就是微乎及微的。”
……
长陌没有理会徐云的好意,她是真不渴,也实在是没有心情。